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40章 人生自是有癡情,此恨不關風與月(三)
  然而也就在少年言之鑿鑿、情真意切地放出這席話后,忽有一道冷厲鋒芒劃過那老人家脖頸,頓時令其搖搖欲墜倒下,一命嗚呼。

  “哼!為了活命而違背心中道義,居然還恬不知恥的認敵為友,像這等貪生怕死的蒼蒼老狗,多活在這世上一日都是多余,還不如趁早去死算了。”

  眼看著好不容易才促成的大好局面,卻因這么一位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老東西給攪合的顛三倒四、亂七八糟,如果在這個時候還沒人果斷站出來進行干預的話,不免有著‘一舉不得、前功盡棄’的極高風險。

  動手之人,正是玄陰教現任教主‘岳北北’。

  此前,在斷刀門老門主‘雷猿’的牽頭下,他與神隱派掌教‘離陽子’、銜月樓樓主‘楚月白’、赤血府府主‘葛一夫’以及天涯閣閣主‘呂驚蟄’相繼隨聲附和,為的就是他們幕后同一位主子的籌謀能夠得以實現。

  這既是別無選擇的效忠,也是不容回頭的豪賭。

  即便是拼上全部身家,終將也在所不惜。

  而這,便也正是經常被他們掛在嘴邊所謂的道義。

  當下,岳北北都已顧全大局的挺身而出,那么與其同穿一條褲子的雷猿、離陽子、楚月白等幾位自是不可能從旁麻木不仁、無動于衷,是以也都紛紛下場露了臉,給予陣仗上的支持跟助威,希望憑此可以震懾住群雄。

  奈何,與之站在對立面的一方又都是些什么人?

  論江湖閱歷,他們無不是歷朝歷代見過很多大世面的老江湖。

  論斗狠斗勇,他們亦是惡貫滿盈、心狠手黑的朝廷重犯。

  如今,外加上他們這邊的‘立場’深得人心,且又有著天選之人和當今朝廷在背后撐腰,要是連這樣的絕對優勢都令得他們心中沒底,那也就屬實是愧對當年的俠義之名了。

  “小子,你又算是白菜地里拱出來的哪一根蔥?在你熊爺爺面前大言不慚的指手畫腳,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一代妖修‘熊老哥’臉色陰沉,語氣不善,一對蒲扇大的熊掌暗自蓄力,饒有一言不合就把對方拍死當場的架勢。

  隨后,與熊老哥同在日月山河圖中飽受無盡歲月煎熬、眼下總算得見天日的一眾大妖跟綠林悍匪也都紛紛亮出大兇之相,或橫眉冷對,或齜牙咧嘴,不由令得對方眾人心驚膽戰、誠惶誠恐。

  截止到目前,他們才總算領教了這群江湖大佬的霸道與雄威,居然個頂個都是渡劫后期修為不說,各自身上還都繚繞著一種見慣生死且無懼生死的野蠻氣場,這又哪里是尋常人能招架住的,就是與之眼神上發生碰撞,都讓人骨子里感到慌亂與恐怖,就更別說鼓足勇氣與之一較高下啦。

  “諸位綠林好漢尚且息怒?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莫非我們之間可曾有過前仇夙愿不成?”

  斷刀門老門主‘雷猿’不愧是活了一把歲數,在當前騎虎難下的窘境前,他立馬識時務的轉變口風,試圖先以口舌化解彼此矛盾,此后再另做從長計議。

  可讓他很打臉的是,對方那位熊老哥卻偏生得勢不饒人,當下也不容二話,直接是說動手就動手,掄起一只熊掌猛力甩在其臉上,完后還依依不饒的爆著粗口,“他娘的,你又算是白菜地里拱出來的哪頭蒜?還想要打聽你熊爺爺的根腳!怎么著,你這是打算要事后報復呢?還是有意跟這兒膈應你熊爺爺呢?”

  “你……”

  雷猿手捂著一側老臉,只感覺眼前天旋地轉,卻強忍著心中憤懣不敢大放厥詞。

  因為他心里面很清楚,適才那一下要是對方愿意的話,完全可以要了自己這條老命,眼巴前只是被扇了一記耳光,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什么你!你個老東西都已是行將就木之年,不老老實實呆在家里享清福,非要跑到外面來丟人現眼,還帶頭竄楞什么起義聯盟。哼哼,那么我再最后問你一遍,這個起義聯盟的盟主由楊小兄弟來勝任,你可有何異議嘛?”

  見雷猿遲遲猶豫不答,熊老哥繼而又把目光落向雷猿身后幾人,“還有你們!別他娘的一個個都在那兒裝傻充愣!要是你們中有誰心存反對,不妨現在就立馬提出來。另外,熊某也不在此藏著掖著,楊小兄弟雖乃江湖后起之秀,卻和我等有著一段生死與共的莫逆之交,日后若有誰膽敢為難與他,也就無異于是和我等過意不去,萬望各位都好自為之。”

  言罷,場間依舊是寂靜無聲,針落可聞。

  不過,此時所有人的心聲卻都是一致的,那便是這個后起之秀的人緣和際遇是不是也太令人羨慕跟嫉妒了。

  羨慕到無話可說。

  嫉妒到不敢有話去說。

  盡管他們也都明知道這少年的崛起可能離不開背后朝堂的暗中助力,但如果從另一種角度去審視,這又何嘗不是少年自己所做出的人生選擇。

  有人曾說,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富貴由來自在天,達人識破始悠然,好花于樹終須落,明月一年得幾圓。

  也有人說,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有酒莫教杯放去,進山且與目留連,滄桑變幻知何盡,行樂春秋便是仙。

  還有人說,買只牛兒學種田,結間茅屋向林泉,也知老去無多日,且向山中過幾年,為利為官終幻客,能詩能酒總神仙。

  人生選擇不同,路上風景自然不同,結局也注定不同。

  而少年所選擇的人生道途,便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他曾嘗過相思之苦,也曾體驗過斷腸之痛。

  他曾有過牽掛,也曾經歷過風流。

  關于他的成長歷程,可能很少被世人所認可,因為情懷和初心各異,縱使不被理解也無可厚非。

  但是今時今日,他卻成了世人心悅誠服的少俠,與出身背景無關,與實力修為無關,更與風月無關。

  只因滄海桑田,他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少年,當初略顯稚嫩的容顏也已飽受世事滄桑的洗禮而日漸成熟,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他傲立于青云之上,不怒自威的沖著下方開虎口、放龍聲,滾滾音浪回蕩天地間,就宛如神明在向世人宣讀法旨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顧念爾等輕信小人讒言,才生出不臣之心,此前種種一概既往不咎,若待來日仍然不知悔改,我楊白衣必將仗劍登門拜訪,屆時可就再無任何道理可講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