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37章 煉兵圣樹(四)
  人皇槍與邪神斧之間發出無比耀眼的碰撞,就仿佛時間和畫面定格在了那一刻,直至許久過后,方才一觸即分。

  白衣少年傲立于蒼穹之上,嘴角處掛著絲絲血跡,他的一身白衣鼓蕩在凜風中瑟瑟作響,在其眼底深處卻依舊充斥著自信與孤勇的神采。

  而與之一觸即分的邪神,雖未見其身上受到任何創傷,但從那略顯呆滯的眼神來看,似乎對當前這一結局尤為不甘。

  在他看來,這本應是一場毫無懸念的生死對決,可到頭來,居然是以自己落敗而終結。

  是的,這場生死之戰已然結束。

  一方是為了俠之大義,不惜舍命也要厚德載物、救世安民。

  而一方則是為了洗刷當年恥辱,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重臨現世、荼毒蒼生。

  結果,兩者間早已冥冥注定的因果輪回得以應驗,終以‘前者幸存、后者隕落’而告罄天下。

  只是這樣的結果,又如何能被曾幾何時的一方天下霸主所接受?

  物競天擇,優勝劣汰,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原本也是他邪神始終如一所信奉的大道真理。

  可如今,當輪到自己被強者淘汰時,他的一顆心卻又是那樣錯亂復雜與波瀾起伏。

  倒也并非是貪生怕死所致,實乃是不容褻瀆的尊嚴受到挫敗,這才讓得他陷入靜默中反思己過。

  漸漸地,他的一雙眸光中又泛起極為幽怨的厲色,緩緩轉過身來,凝望向白衣少年的背影干笑幾聲,“哈哈哈!你小子很不錯,倒也難怪能得到人皇槍的認可。只可惜呀,你與吾之間終究還是有著云泥之別的差距。本帝尊乃上古正神之一,且擁有著天道循環往復的神之傳承,即便是今朝死去,來日也定會轉生降世,重歸神壇。而你呢,不過是凡人一個,雖說根骨還算尚可,但要想獲得一席神位,卻也無異于是癡人說夢,待到匆匆百余年過后,還不是照樣要塵歸塵、土歸土、繁華落盡一場空?”

  “邪神!有些東西,可能是你這輩子乃至幾輩子都從未感受到過的。比如,獨在異鄉時所渴望的親情。再比如,誓同生死不離不棄的友情。還有,前世今生至死不渝的紅顏知己。百年后,縱然我楊白衣與神位無緣,至少也尚還留存著對往昔崢嶸歲月的美好回憶,就是衣帶漸寬、人也憔悴,老死終將不悔。”

  楊洛并沒有隨之轉過身來,但自其口中回饋的這番話語,卻是直抒胸中情懷,外加上那偉岸挺拔的背影佇立在風輕云淡間,屬實給人一種獨領風騷的別樣意境與畫面感。

  “獨在異鄉時所渴望的親情?誓同生死不離不棄的友情?還有……前世今生至死不渝的紅顏知己?這些,好像確實都挺美好的吧。”

  邪神細細品讀著少年的回饋,像是在同自己過往人生做著比較,又像是原本郁郁寡歡的心結得以化解,直至神隕當空、化身為虛無,這方天地間也仿佛一切重歸平靜。

  與此同時,扎根于天幕穹頂處的寶樹也再度綻放出五光十色的奪目光彩,原本光禿禿的枝頭上綠意盎然,很快又長出葉片、結出果實。

  當人們紛紛仰望這一蒼穹奇觀時,居然驚奇發現,另還有一道老僧身影枯坐在樹下參禪守靜。

  那老僧衣衫襤褸、骨瘦如柴,卻又慈眉善目、藹然可親,看上去像是一位苦行僧四海云游到此,終于有所頓悟,便選在這棵樹下得證菩提。

  “快看!那位神僧又是誰?適才莫不是這位神僧暗中出手,才得以降服邪神的么?”

  “嗯,依我看也當是如此!不然就僅憑區區一介凡人,又如何能戰敗一位上古正神。”

  “哼!此番謬論,實屬太過荒誕可笑。適才,那少年同邪神殊死一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如果連這都還能有假的話,難道在場諸位的一對招子都是瞎的嘛!”

  “是啊,眼下的起義聯盟才堪堪成立,若能由此子來擔任盟主,豈非群雄之幸?”

  “不賴不賴,此提議實乃眾望所歸!此子雖年紀尚淺,卻是名副其實的救世主,若有誰不服,我老熊第一個就和他過意不去。”

  “還有小女子蛛兒,也愿同熊老哥同舟共濟、風雨與共。”

  “對對對,還有我!不不不,是還有我們!我等兄弟們可以不向皇權低頭,卻不能違背心中道義,如果這個起義聯盟的盟主不能由楊小兄弟來勝任,那我等同在場諸位自當不屬于同路中人,日后江湖再見,生死各安天命便是。”

  正當這七嘴八舌的議論聲與爭辯聲相互糾纏繚繞之際,樹下那位枯坐參禪的老僧終于睜開眼瞼,悠悠轉醒過來。

  他起身雙手合十,沖著當空少年露出輕笑,笑的有些苦澀,笑的又有些悵然,就仿佛心中有著無盡苦痛一言難盡,今日總算得以釋懷一般。

  “阿彌陀佛!施主宅心仁厚,大慈大憫,愿為護持天下蒼生免遭生靈涂炭而一往無前,實乃功德無量。”

  “敢問您又是……”

  少年懵懵懂懂的踩踏虛空上前,與老僧四目相對,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繚繞在其心底間。

  老僧再次沖其合十一禮,臉龐上的苦澀與悵然轉瞬不見,但少年卻分明能感受得到,在這位老僧的內心深處尚且還殘留著少許虧欠跟淡淡憂傷。

  “前世有緣遇見她,卻不懂得珍惜,今生為了遇見她,貧僧曾在佛前苦苦相求數百載,如今終得所愿,方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呀。”

  “你……你就是前塵?我的前世?”

  少年忽而明悟,立馬略顯驚異的追問。

  卻見老僧微微頷首,接下來也并未再多說一句話,便在樹下化作無數斑駁晶瑩,隨風飄向天幕遠方。

  便在這時,忽有一道白衣倩影憑空而現,與少年并肩而立,目望高遠,熱淚盈眶。

  她身穿一襲裹身素衣,青絲飄舞,眸波醉人,看上去就宛如龍宮龍女、月中仙子般,不帶絲毫人間煙火氣息。

  她沖著消失在天幕遠方的無數晶瑩欠身施以一禮,強擠出一抹好看的笑,柔聲道:“恩公前世恩情,妾身無以為報,愿以往后余生與君常相伴,至死不渝,永不離分。”

  言罷,就那么深情款款的把腦袋斜靠在少年肩頭,勾勒出一副風月無邊、佳人入懷的絕世畫面。

  此情此景可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