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36章 煉兵圣樹(三)
  “邪神!你可知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這時,忽有一道白衣少年的消瘦身影平地拔起,踩踏青云之上。

  他同樣也是掄起一雙拳頭,與邪神本尊拳拳硬撼,直至九拳過后,隱約竟有晨鐘暮鼓、打坐誦經之聲繚繞蒼穹,而后就只見一座浩瀚山岳自碧波天外砸落而下,生生將那狂傲不羈的邪神砸退十數步開外,方才消弭于無形。

  與此同時,通天之匙中正聚精會神觀望外界動向的趙山河抽冷子往身旁一看,果然發現楊洛已不在,不由一時沒忍住爆了句粗口,“臥靠的!就知道你這個不甘平凡的天選之人總會在恰逢其時的節骨眼上人前顯圣,不過你還真別說哈,就這風卷殘云的霸道氣場,連本皇子也要自愧不如啊。”

  “楊洛!楊白衣!看來流傳在修真江湖上關于你的傳聞應是不假,昔日你尚且能戰敗魔神,想來今日也不該輸給這尊邪神吧。”

  唐野、珈藍等幾女美眸流轉間,心聲亦是不謀而同,皆對這么個時而低調得不能再低調、時而拉風得不能再拉風的少年生出各種繁亂情愫,有傾心,有仰慕,也有少許彷徨與迷惘,可卻又說不清道不明的。

  自從楊洛出現在她們人生中以來,起初也沒覺得什么,純粹就是以普通朋友交往,甚至平素里都很少有機會了解彼此更多,但就是保持著這樣一種微妙關系,通過一次次大小事件的甄別與考驗,卻反而讓得她們對其越發印象深刻,鏤心刻骨。

  與出身無關,因為這少年原本出身平凡。

  與能言善辯也無關,因為只有見異思遷的衣冠禽獸,往往才具備如此頑劣品行,更不會博得一眾佳人感今懷昔。

  那么若是細細想來,恐也就只剩下一顆淳樸而守信的赤子之心,才是把他們聚攏到一起的關鍵所在吧?

  少年一怒沖冠為紅顏,曾被淪為階下囚差點就被問斬,實則也不過就是落入那女人處心積慮布下的一個局。

  后經光陰荏苒,百轉千回,總算是讓他放下心中牽絆,并結交下一位位志同道合的良師與摯友。

  他們從萍水相逢到彼此關心關愛,再到成為莫逆之交,就宛如是云窗霧閣、煙波浩渺、霧里看花、鏡中水月,雖有些不真實,卻又是那樣的真切。

  再后來,因良師佟大成的死點燃了少年一腔怒火,盡管在那時只要忍讓一步,便可平步青云、扶搖直上,但他卻一點都不稀罕。

  盛怒下的他,仗劍殺出一條血路,還同掌教仲天羽定下三年生死之約,就那么桀驁不馴的叛出了宗門。

  像此等豪氣干云的俠骨與丹心好不令人欽佩與嘆服,以至于關乎他的這一鐵血事跡曾在整個修真界和修真江湖掀起軒然大波。

  然而也沒過多久,來自于京都盤庚城的一則消息,更是將此子蓋世無雙的江湖地位推向峰巒之巔,不可被逾越,無人能出其右。

  那是一場凡人與上古正神之間的較量,最后竟還以前者完勝蓋棺定論,不免太過天方夜譚。

  當然,諸如此類市井傳聞也多有夸大其詞成分,要想憑此傳聞來還原真相,倒也實不可信。

  可眼前上演的這一幕,卻又用事實矯正了人們略微已跑偏的觀念。

  少年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連邪神都被生生逼退十數步開外,這又是何等的威武霸氣。

  “邪神!昔年你嗜殺成性、作惡多端,故而才遭到上古諸神同仇敵愾,并聯手將你鎮壓。今你打從封印中醒來,卻仍然執迷不悟、怙惡不改,我楊白衣為避免人世間血流成河,兵連禍結,斷然也留你不得,還煩請人皇槍再次降世,助我一臂之力!”

  少年以大須彌拳法替寶樹擋下邪神攻勢,而后振臂發出猶如洪鐘大呂般的憤怒咆哮,就仿佛一尊所向披靡的不敗戰神轉世重生,欲要替上蒼降下神之審判。

  話音方落,便只見一朵蓮花狀印記浮現在少年額頭之上,瞬間光芒萬丈,照亮天地彼岸,同時一桿熠熠生輝的長槍也應聲被少年掌控在手。

  第一槍: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相思!

  第二槍: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斷腸!

  第三槍:乾坤一簌天下游,月如鉤,難別求——風流!

  第四槍:書香百味知多少,天下何人佩白衣——無雙!

  第五槍:槍似游龍萬兵手,命若黃泉不回頭——白龍!

  他不動則已,動則勢如奔雷,一連五槍下來,居然連曾經的天下霸主之一邪神也都只有閃躲的份,根本不敢與之針鋒相對。

  “小子!想不到這上古神兵人皇槍竟已落在你手上,看來本帝尊若想順利重臨現世,非得先除去你這塊絆腳石不可呀。”

  說來也難怪,連與之齊名的魔神都被人皇槍擋住了回歸腳步,眼下失了邪神斧的邪神縱是再如何驍勇,要想在人皇槍下討得什么便宜,怕也是萬沒可能做到的。

  而少年接下來回應他的,并不是口舌,而是第六槍之璀璨鋒銳。

  第六槍:有過痛苦方知眾生痛苦,有過牽掛了無牽掛——忘川!

  第七槍:翻云起霧藏殺意,橫掃千軍幾萬里——鯤鵬!

  第八槍:縱使兵王斷了槍,也徒留我一人傷——百鬼夜行!

  第九槍:生死就在一瞬間,今日輪回為少年,愛過之后知情濃,佳人走,發不留——抬頭!

  第十槍:天地無情恨多少,夜里孤聲泣不長,冤魂不怨為天意,長槍出,君王泣——尋仇!

  又是一連五槍過后,邪神終于被徹底激怒。

  他曾是一位多么驕傲的天下霸主,曾與魔神稱兄道弟,曾與漫天諸神分庭抗禮,如今卻遭到這么個卑微螻蟻如此輕視跟挑釁,竟還對他不依不饒的咄咄相逼,要是連這口窩囊氣都能咽得下去,豈不有辱他邪神一世赫赫英名?

  “邪神斧!還不給本帝尊滾回來!”

  他暴怒長空,探手朝天穹處猛力一抓,頓時便有一道血色流光破開虛空,重新又回歸其掌握之中。

  緊接著,他再度以燃燒本命之源為引,將塵封在己身內的神之底蘊傾注于邪神斧之上,伴著一段簡短的魔咒誦念完成,那邪神斧陡然綻放出無比妖異的熾盛紅芒,攝人心魄,讓人不寒而栗。

  而也就在這時,白衣少年也已完成蓄力,抖肩立臂,刺出了輪回槍訣中最后一槍。

  第十一槍:上見君王不低頭,三軍將士長叩首——拜將封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