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32章 邪神臨世(一)
  約莫過了個把時辰左右,這一場以寡敵眾的廝殺便已接近尾聲。

  眼看著各方人馬遭到百余名鐵皮面具人的無情屠戮而放棄抵抗,紛紛作鳥獸散,那位縱觀全局的本朝國師不由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

  他從腰間取出一只玉牌把玩了片刻,而后手掌用力一握,便將玉牌攥成了齏粉。

  與此同時,正藏身于不遠處、早已到場的一對父子也是相視一笑,就像是欣賞了一出稱心如意的好戲,旋即身形一閃,便已雙雙現身在趙天一近前。

  “義父,天羽掌教,屬下已遵照您二位的意思幸不辱命!經此一役后,想必各門各派定會對本朝國師那條老狗恨之入骨,此后縱是朝廷那邊再如何想方設法去籠絡人心,怕也只會適得其反、處處碰壁。屬下在此提前恭喜二位主上,距離千秋一統之期又更近一步。”

  話音方落,原本易容成趙天一模樣的老者抬手在臉上一抹而過,其本來容貌也隨之逐漸顯露出來。

  不是旁人,正是昆侖仙宗煉器堂副堂主‘唐虎’。

  此時,如果楊洛、唐野等人也都在場的話,殊不知又會作何感想?

  平素在宗門內不顯山不露水的煉器堂副堂主,如今搖身一變,居然成了方天震、仲天羽父子倆私下里放出去的鷹犬,若非深得這對父子的絕對信任,恐怕是斷沒可能被委以如此重任吧。

  “嗯,吾兒辦事,還從未讓為父失望過!”

  方天震緩緩點頭,對其一如既往地忠勇表現給予口頭肯定與褒獎,卻見唐虎絲毫不為所動,接著又徐徐言道:“不久將來,若咱們父子三人真能推翻當今皇朝,并取而代之,為父也在此向你保證,定會竭盡全力助吾兒實現心之所愿,決不食言。”

  “多謝義父成全!眼下生逢亂世,又何談兒女情長?況且,那個女人早已嫁為人婦,如若屬下再對其抱有任何非分之想,豈非太過一廂情愿?!”

  唐虎躬身抱拳,回以一禮,臉龐上卻是流露出幾許痛定思痛的神傷之色。

  聞言,方天震也只是略顯牽強的笑了笑,便沒再多說什么,不過在其心間,卻是暗自感嘆躊躇不已,“哎!有道是‘自古紅顏多禍水,多情總被無情傷’。唐虎啊唐虎,大丈夫只患功名不立,又何患無妻?你實在是讓義父太失望了!”

  ~~~~

  風起云涌,天地色變,各方殘余勢力出于緊急避險考慮,紛紛又都折返回光門之內。

  他們選了一處攻守兼備的開闊地作為抱團取暖的最后戰地,如若朝廷依舊還是不依不饒的對他們趕盡殺絕,屆時,一場真正的浴血奮戰也必將無法避免。

  只是讓人出乎意料的是,這朝廷的怒火似乎也并沒有想象中燒得那么旺盛,近百余名鐵皮面具人的追殺悉數止步于光門之外,便再也沒了動靜。

  對此,有人倍感狐疑的猜測著,這有沒有可能是當朝敲山震虎的一次警告,實則本也不想把各方群雄逼上一條退無可退的不歸路?

  而緊隨其后,則立馬有人站出來進行反駁,并言之鑿鑿的蓋棺定論,聲稱這絕對是本朝國師的緩兵之計,后面等著大家的,指不定還有多少陰謀陽謀跟刀光劍影。

  另外,也有人一碗水端平的提出建議,既然朝廷都已適可而止的收手,我等何不暫且靜觀其變?畢竟起義聯盟的大旗還尚未正式豎起,若是各方無組織無紀律的各行其事,那么結局也注定毫無懸念,終將要落得個一敗涂地的下場。

  便在這眾說紛紜之際,突然一股霸道無匹的上古魔息從天而降,席卷八方。

  人們紛紛無比駭然的抬頭望去,就只見高懸于天穹之上的十二目鬼帝圖騰已然出現了幾道不深不淺的裂痕,其后,正有一雙孔武有力的巨大臂膀在撕扯著封印結界,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降世一般。

  “快看!那……那又是什么?”

  “天吶!該不會是傳說中的邪神已從沉睡中蘇醒過來,即將就要沖破封印、降臨凡塵吧?”

  “哼!我就說嘛,難怪朝廷會放任我們進入此地而停下追殺的腳步,看來這是要把我們當成祭品,活生生獻祭給邪神吶。”

  “哎!想不到這個本朝國師非但陰險狡詐,竟還如此歹毒,難不成他就從來都沒有想過,倘若這邪神一旦臨世,又會給這方世間帶來多大災禍么?”

  “……”

  圖騰封印眼看就要支離破碎,上古邪神眼看就要橫空問世,這不禁讓得各方勢力的逃亡殘部誠惶誠恐、戰戰兢兢。

  盡管他們中也曾有人考慮過,要不要趁著這方洞天崩塌之前再行沖殺出去,可一想到外面也同樣很危險,或早已布下天羅地網,就等著捕殺獵物,一時間也就有些猶豫不決起來。

  正因為這短暫的猶豫,他們也失去了最后逃出生天的機會。

  當那一扇通往外界的光門逐漸閉合,直至完全消失,眾群雄這才清醒意識到,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雖有少許后悔和遺憾,卻也沒什么可自責與抱怨的。

  認命,是他們當前唯一的態度。

  而這一態度,也是他們本想去選擇卻又遲遲難下決心的目標方向之一,現下事與愿違,不得不被迫留下來,或許未必就是壞事。

  冥冥之中,有些關乎大道機緣的定數與命數,誰又能說得準呢?

  轟!轟轟轟轟!

  這時候,天穹上的十二目鬼帝圖騰早已遍布龜裂,而那一雙孔武有力的巨大臂膀則越發顯得猙獰與狂暴起來,掄起拳頭不停地砸向封印結界,仿佛每一拳都蘊含著毀天滅地之威,直叫人噤若寒蟬、毛骨悚然。

  “該死的天道!當年,若不是遭到了你這卑鄙無恥之徒的暗算,本帝尊又豈會被封印在此近千載歲月,如今本帝尊歸來,定要屠盡天下卑微眾生,一雪前恥,你又能耐我何呀?哈哈哈哈……”

  伴著一個聽起來就很不好招惹的雄渾聲音自天幕后方傳出,就只見一道氣拔山河的偉岸身影自九霄云外破空而來。

  他將雙手高高舉過頭頂,并攏成拳,而后向著本就殘破不堪的封印結界猛力砸下。

  轟然一聲巨響震天動地,久久徘徊在天地之間。

  他終于沖破封印,重獲自由。

  曾幾何時,他只為‘魔神’馬首是瞻,許是曾與魔神一同在這方現世犯下太多滔天罪惡,故而其‘邪神’之名,也被這天下世人鏤心刻骨、沒齒難忘。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