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23章 小人無節(一)
  顯而易見,這先后現身的兩方眾人便正是北冥劍宮和昆侖仙宗參與黃泉鎮之行的絕對主力,一方是由劍宮之主親自領隊,一方是由門內兩位太上長隨行坐鎮,若是待到事后因分贓不均,又或是其中一方萌生了‘鵝食盆不許鴨插嘴’的貪念,必將會導致再無挽回余地的死磕到底。

  那么在陳寒月看來,與其事后真小人,莫不如事前就以小女人的狹隘胸襟先把丑話說在前頭,即便是談不攏破罐子破摔,也總歸要強過白白受人利用不是。

  當然,她也清楚現如今的修真江湖乃至整個修真界處處充滿爾虞我詐,往往口頭達成的約定,到頭來也未必就能作得了數。

  道理大家都懂!

  這就好比表面看似風平浪靜的江河湖泊,沒人知道水下究竟會暗藏著什么要人命的兇險,只有下水之后才能得以驗證。

  可是,陳寒月卻依然決定以身試水,這不禁讓得包括段紅塵、金宏遠、夏初在內的老江湖都對此感到尤為不解,更遑論是二郎山、金石、夏木靑這幾個半桶水的晚輩后生了。

  “哼!逞一時口舌之快也并無意義!眼下我等既已應邀到此,不妨還是先聽聽這丫頭怎么說吧。”

  面對金宏遠和夏初的出言擠兌,身為劍宮之主的段紅塵倒是拿出了該有的大家氣度與風范,并沒有以牙還牙的為自己找補臉面,而是言歸正傳的又把話題扯回到陳寒月身上。

  聞言,金宏遠和夏初也都紛紛點頭,沒再多言語什么。

  他二位雖已年邁,卻也都不糊涂。

  一方面,是當前形勢已容不得他們把過多時間浪費在打嘴架上。

  另一方面,也是考慮到段紅塵向來睚眥必報并且一旦決定報復從不隔夜的名聲在外,如若將其逼得緊了,那可就因小失大、失之東隅了。

  “好!既然前輩們都已親臨,若晚輩再存有任何私心,也確是實屬不該啦。”

  陳寒月很善于察言觀色,也很會說話,難怪能成為諸多天之驕子心目中無法取替的優異道侶,也不是沒有一定原因在里面。

  只不過,這所謂的優異道侶要是心術不正的話,儼然也就成了紅顏禍水。

  尤其在前段時日里,此女還曾在江湖上鬧出過沸沸揚揚的風波,甚至可以說是不堪入耳的丑聞,這就更讓人不得不格外加以提防了。

  一個女人若是生無可戀的落魄凡塵,天知道會做出多么瘋狂而又極端的大事件出來,故而在此行去留問題上,還是多聽聽老一輩人的意見和建議才更為穩妥些。

  見場中人也都沒有打斷她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接著,陳寒月便又繼續說道:“小女子決不敢當著各位前輩在場信口雌黃。此處封印之地,乃是許久歲月前‘血魔宮’的遺址,當年本也是魔族棲身的屬地之一,后來魔神戰敗遭受重創,只顧得上保全部分族群血脈與其一同逃離現世,而這里,則是被魔神親自布下了封印,以圖他日東山再起、卷土重來。”

  “也就是說,現下這里的封印已然松動,當年被魔神封印遺棄在此地的魔族分支隨時都有可能會蘇醒過來,繼而跳出外界去征戰四方,屆時,當前這方現世也必將會迎來血雨腥風,往后怕是再無寧日。寒月姑娘,不知在下理解的可還對?”二郎山若有所思的接話。

  “嗯,你理解的一點都沒錯。”陳寒月螓首輕點。

  旋即,夏木靑又從旁眉頭深鎖地試著補問一句,“可是即便如此,這又同我們此行有何干系?莫非寒月姑娘的意思是,想要奉勸我們趁早離去,然后盡早返回各自宗門早做籌謀不成?”

  “呵呵,正所謂深山藏虎豹、亂世出英雄!若依本姑娘的意思,當然是希望大家都能牢牢把握住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未來也好在這亂世紅塵中為自己以及本宗子弟謀求一條出路嘍。”

  陳寒月展顏一笑,笑得是辣么性感而不失清純、優雅而不失嫵媚,如果非要給出個‘接地氣’的形容,恐也唯有‘歐陽’失去偏旁方為恰到好處。

  然則,她的這一席話語雖也算是夠直白,但卻依舊令得很多人都感到一頭霧水,甚至隱隱有種被戲耍的抵觸情緒油然心生。

  什么叫做希望大家都能牢牢把握住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未來也好在這亂世紅塵中為自己以及本宗子弟謀求一條出路?

  聽這字里行間的韻味,怎么有點像是上位者對下位者抱以同情給出的選擇呢?

  他們自詡在這方現世中都是獨立不群的佼佼者,即便生逢亂世,自保也絕對是卓卓有余,又何須低三下四去另尋謀生出路?

  “陳寒月,我等此來可不是聽你講故事的,也不需要你對我等的各自未來作以規劃,接下來你不妨還是直奔主題,說一說那血魔宮遺址的具體所在,我想大家對此才是更感興趣的。”

  金石氣指頤使的冷笑道,那一頭火紅色披肩長發無風自動,顯然已經隱忍到了極致,不想再任憑眼前這個瘋女人不經大腦的滿口胡鄒下去。

  畢竟,他曾向自己爺爺很是篤定的傳遞出信息,斷定這個瘋女人的利用價值誠然不菲,若是到頭來壓根就沒見到半點利益,所獲全都是些不切實際而又不中聽的癡言妄語,如此可就是自己交友不慎、識人不慧了。

  而他的這一顧慮,又何嘗不是當前夏木靑和二郎山堵在心里面的南墻。

  是以,后者二人也都無不以一種劃清界限卻又飽含期盼的眼神望向陳寒月,靜待這個瘋女人會在接下來給出怎樣的作答。

  似是對這三個臭男人藏著掖著的為難心境洞若觀火,陳寒月輕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不疾不徐地開口道:“好啊,既然各位都對血魔宮遺址的所在很感興趣,那么小女子自當愿意帶領大家一同前往,只不過在此之前,小女子還尚有一個算不上條件的條件,只要在場雙方點頭應允,咱們立馬就動身如何?”

  “是什么條件?不妨說來聽聽!”夏木靑略顯難看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

  在他想來,就是此女獅子大張口提出的條件也未嘗不能先答應下來,因為待到此事一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約定總歸是可以有商有量的變上一變。

  而他的這一想法,也正合金石與二郎山的心意。

  古語有云:小人無節,棄本逐末,喜思其與,怒思其奪。

  說的,該就是這類品行不端的渣男敗類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