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22章 鬼目開,天地變(二)
  “寒月姑娘,難道說這就是你口中所提及到的莫大機緣么?若依在下看來,不免有些捕風捉影啊。”

  一處幽谷深處的地宮前,夏木靑貌似泰然自若的隨口問著陳寒月,而自其眼中隱隱透出的冰冷,卻是出賣了他滿腹狐疑的本心。

  同他一樣持有狐疑態度的,還有金石和二郎山。

  自從黃泉鎮那一晚遁走以后,他們并未就此分道揚鑣,而是在陳寒月的一番慫恿下,選擇了通力合作。

  直到此時此刻,這三人依舊是很清楚的記得,陳寒月曾向他們信誓旦旦說過的一席話。

  “鎮上的神樹也不過就是一把開啟門戶的鑰匙而已,目前我們雖已錯失先機,但在不久的將來,卻未必就沒有扳回這一局的可能。事到如今也不瞞各位,關于此處封印之地的存在,以及這里面深藏的莫大機緣,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流傳在南宮齋的先輩們之口,各位若是能信得過本姑娘,寒月愿無條件帶領大家深入此地,屆時無論收獲任何好處,大家一概平分如何?”

  當時某女放出的這席話可謂是言之鑿鑿,相當篤定與真誠,故而才令得夏木靑、金石、二郎山三人深信不疑的留了下來,甚至為了提防‘事前君子、事后小人’的風險,他三人還曾在暗地里聯系了各自宗門一方尋求援助。

  結果,這援助是請到了,誰又成想突如其來的變故也隨之降臨。

  這要是不能讓他們徹底打消后顧之憂,就是對某女心生愛慕的二郎山,怕也會在接下來是去是留的問題上重新作以慎重考量吧。

  畢竟以眼下境況來看,已經到了生死攸關并且必須立刻、馬上做出抉擇的時候,如果對方只是抱有一絲僥幸心理,就想要留下他們奉陪到底,那決計是斷無可能的事情。

  況且,即便他三人可以做到舍生忘死的完全信任對方,估摸著潛藏于暗處的同門援助也未必會答應。

  因為在這些老江湖的固有思維里,往往在有些不確定的利弊面前,小心駛得萬年船的道理總歸是沒錯的。

  許是也察覺到了這三個臭男人都向自己投來了各種不友善的眼神,陳寒月索性也不再保持之前柔弱女子的惺惺作態,當即把臉色一沉,便開門見山的嬌嗔道:“夏木靑!你若覺得本姑娘是在捕風捉影的想要留下你們,從而來共同承擔風險的話,那么不妨現在就離去好了。”

  說著又轉向金石和二郎山,嘴角掛起一抹揶揄的冷笑,“還有你二位也是如此,如果覺得本姑娘是在坑害你們,大可以隨時解除我們此前的聯盟協議,眼下究竟是去是留,不妨盡早做出個抉擇,以免拖得時間久了,連你們請來的后方援助也要跟著遭受牽連,屆時,三位可就成了本宗罪人啦。”

  “寒月姑娘,如今大家都已是一條船上的人,你與其在這個節骨眼上同我們反目,莫不如將隱藏在這里的大秘密詳細和我們說說,如此一來,我們也能更放心的陪著姑娘一起留下來通力合作不是?否則,真要是因為誤會而釀成沒必要的內斗,想來也不是姑娘所希望看到的吧。”

  這是金石從旁給出的提議,雖然語氣上聽起來倒是平心靜氣,但言外之意卻也十分露骨。

  因為‘誤會’而釀成沒必要的‘內斗’?

  說的比唱的都好聽!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倘若一旦談不攏,必將會刀兵相見呢?

  陳寒月聞言,臉龐上的笑意不由變得更冷峻了幾分,似乎對此番旁敲側擊的警告與威脅根本無所畏懼。

  她蓮步款款地走到九目鬼仙石像之下,背對著三人輕啟朱唇,言道:“既然大家都對這里的辛秘很感興趣,那小女子便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實奉告也無妨!只不過在此之前,也還請各位都拿出一些誠意來,將你們處心積慮相邀到場的同門長輩們也一起叫出來聆聽如何?”

  “這!這個嘛……好吧!既然在這件事上確實是我等有愧在先,那么拿出些誠意也是應該的。”

  二郎山本想著要為自己隨便找個借口搪塞過去,可一想到眼前這個女人怕是早已洞悉了包括自己在內幾人的縝密心思,轉而也就打消了欲蓋彌彰的念頭。

  言罷,他向著不遠處的空地上抖袖一揮,便只見一眾背負長劍的身影憑空而現,為首之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北冥劍宮之主,段紅塵。

  隨即,二郎山連忙邁步上前,直沖著這位劍宮之主躬身施以一禮,“師父!眼下時不我待,徒兒自作主張便將大家召集到此,萬望師父恕罪!”

  “嗯,徒兒遇事向來果敢而無畏,沉著而冷靜,很少能從你口中聽到‘時不我待’這四個字,眼下也不知究竟遇到了什么迫在眉睫的麻煩,有為師在,縱有再多跳梁小丑也休想與我徒兒為難!”

  相傳,這位段宮主一生都在追求‘劍道’極致,打從很多年前就已隱居深山,不再過問世事,如果說在這世上還有另一樣東西能讓其很在意的話,那么無疑也就是這個萬里挑一的關門弟子。

  盡管在其諸多愛徒當中,二郎山的年紀是最小的一個,入門也是最晚的一個,但對于這么個天資聰慧且尤其對劍道領悟一點就通的用劍奇才,那絕對是深得段紅塵的賞識與偏袒,甚至于因此還引發過很多同門師兄弟之間的矛盾紛爭,只不過到頭來,卻大都以這位關門弟子的‘爭氣’而息事寧人。

  但凡向這位關門弟子發起挑戰的對手,無一例外全都敗倒在其劍下。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才成全了這么一位卓爾不群的天之驕子迎來璀璨而輝煌的人生吧。

  “哈哈哈哈!好一個護犢子心切的段老鬼,居然還是那么地目中無人!”

  忽然,又有一聲長笑自遠方悠悠傳來。

  話音方落,另有一眾身影也隨之瞬移而至。

  為首之人是兩位年過古稀的老者,正是來自于昆侖仙宗的兩位太上長老‘金宏遠’和‘夏初’。

  “木青啊,你要是遇到了什么迫在眉睫的麻煩,不妨也跟爺爺但講無妨,咱可決不能在氣勢上落了人家下乘。”

  順著金宏遠的話茬,夏初也隨即在那里敲起了邊鼓,聽這不遑多讓的調調,當真是時光只解催人老,舔犢情深兩鬢白,若將富貴比貧賤,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貧賤比車馬,他得驅使我得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