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16章 天會黑,人會變(二)
  “好好好!正所謂江山不負英雄淚、且把利劍破長空,難得兩位老弟對朝堂一片赤膽忠心,往后大家便都是自己人啦!快快請起!快快請起!”

  眼看這火候也拿捏得差不多了,趙天一邁著龍行虎步上前,親自將馮、曹二位攙扶起身。

  他口中雖并未提到詔安之事,但馮遷和曹軒這兩個老江湖卻是心如明鏡一般,打從這一刻起,這主仆之間的關系也算是定下來了,至于什么江山不負英雄淚、且把利劍破長空,往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之類的云云,那是當不得真的。

  都說皇權之下無親情!連親情都沒得講,又何談其他呢?

  這時候,又有一人跌跌撞撞地沖出地宮。

  相對于馮遷和曹軒而言,他的傷勢還算較輕,只是左手手腕處留下一道深深地血痕,出來后就止住腳步,回首期盼著什么,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卻是逐漸陷入絕望。

  “云起山!你可總算是出來了!”

  “起山!快到這邊來!”

  待見到他恢復了些許冷靜以后,馮遷與曹軒幾乎是異口同聲的打老遠招呼著,聽這倆人的語氣跟口吻,似乎都與其有著不淺的交情,但事實上,也就那么回事吧。

  他們皆為一方修真家族的掌舵人,由于家族所在地界相毗鄰,故而難免在平日里互有走動往來,可要說這彼此間的關系有多莫逆,倒也談不上。

  畢竟家族所在地界離得那么近,萬一有誰動了一家獨大的歪心思,總要有所提防不是。

  然而眼下這個節骨眼上,卻無需再去考慮那么許多了。

  因為大家的當前境況都差不多,非但沒能撞到大運,反而還都淪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族中罪人。

  既然誰都沒落得好,那也就讓大家都放心了,甚至隱約間還在原有老交情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成了患難之交。

  只能共患難,卻見不得別人的好,也許這……就叫做‘人心’吧。

  即使不用去問,在場列位也大致都能猜到這位云家族長曾在地宮內遭遇了什么,后又經‘云起山’親口證實,果然同馮、曹兩家一樣,因一時麻痹大意,釀成了慘絕人寰的悲劇。

  “起山!現下我們錯則錯矣,縱是再如何去懺悔,恐也難以挽回,不知你接下來又有何打算?”

  此時,曹軒左胸處的劍傷已漸漸止住了血,但臉色卻依舊慘白如塵,宛如枯槁,他緩緩挺直了略微有些佝僂的身子,仿佛在這一刻又重新找回了昔日一家之主的幾分風采。

  云起山輕輕搖頭。

  他的左手手腕處仍在淌血,白發三千,飄逸在肩頭,一雙昏沉的老眼中盡是迷茫與彷徨之色。

  見他遲遲沉默不語,馮遷抬起一條獨臂在其肩膀上輕拍幾下,苦笑道:“云老弟啊,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通機變者為英豪,不瞞你說,適才我和老曹都已決定投效朝廷,你若與我倆做出相同抉擇,未嘗不是一條出路啊。”

  “你是說……那邊的兩位乃朝堂中人?”云起山斜眸掃了眼不遠處,略顯詫異的問道。

  而馮遷則是直來直去的回答他說,“一位是當朝國師,一位是南宮侯爺。”語罷,還向其挑了挑眉毛,仿佛是在傳遞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暗示。

  云起山稍一過腦,似乎便已將這暗示中的深意了然于胸,跟著又同馮、曹二位互換了個眼神,便徑自來到趙天一和南宮博近前屈膝下跪,抱拳說道:“云家族長‘云起山’拜見國師與侯爺。此后,云某及云家子弟也愿為朝廷效犬馬之勞,萬望國師與侯爺網開一面,就赦免了云家不孝子孫的罪責吧。”

  “是啊,還懇請國師與侯爺就赦免了曹家不孝子孫的罪責吧。”

  “是啊,還懇請國師與侯爺就赦免了馮家不孝子孫的罪責吧。”

  緊隨其后,曹軒和馮遷也快走幾步跟從,再次面向趙天一和南宮博跪了下去。

  只不過,這突如其來的請罪卻不禁是把后者二位都給造一愣。

  趙天一目露狐疑的看了南宮博一眼,卻發現南宮博也同樣是渾然不知的在那兒搖著頭,隨即沉吟了片刻,才試著詢問身前這三人,“不知你們的晚輩后生又究竟有何罪責?”

  仨人一聽,心中立時泛起同一片疑云。

  莫非,這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不成?

  還是說……他們各自所提到的后輩這會兒早已成了刀下亡魂?!

  一念及此,仨人面龐上的神情無不稍顯凝重起來。

  那可是他們最后的希望,如果連最后的希望都已不復存在,即便讓他們茍延殘喘的活在這世上又有何意義?

  云起山把心一橫,說道:“稟國師!我等的晚輩正是逍遙宗少宗主‘云不凡’,輪回宗少宗主‘曹嚴華’,以及流云宗少宗主‘馮西南’。這三個大逆不道的不孝子孫也參與了皇城兵變,只可惜在我等得知消息后已然來不及阻止。按說此乃謀逆之罪,就是活剮了他們都不足為過,可是現如今,他們的生死卻是關乎著我等三族的未來,還望國師法外開恩吶。”說完,便同馮、曹二位紛紛一頭叩在地上,靜待回音。

  而直到此刻,趙天一才總算從迷惘中回想起有這么一回事。

  自打皇城兵變過后,諸多后續事宜接踵而至,又要安撫民心、整軍肅紀,又要賞罰分明、勒令朝野,再就是城中隱藏更深的余黨余孽也要一并清除干凈,根本無暇再去分心其他,當下若非云起山提及到此事,還真就差點被他淡忘。

  當日,除了那三位少宗主以外,好像還有十數萬三宗子弟也跟著一起不知所蹤吧?

  這樣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居然連他這位當朝國師都被瞞得死死的,這是想要私藏下來日后造反不成?

  他以一種‘豈有此理’的審視目光看向假裝沒事兒人一樣的趙山河與楊洛,越看越是胸腔怒火中燒,氣不打一處來。

  然而就在這如狼似虎的眼神逼問下,楊洛略一思忖,便當先開口招了,“啟稟國師、侯爺,目前這三位少宗主及三宗子弟正在一處遍地機緣的洞天福地進行歷練,此乃四殿下的意思,草民斗膽猜測,四殿下也是希望能為朝廷的未來培養一批所向睥睨的忠勇之士吧。”

  “不錯!這正是本殿下的初衷!”

  趙山河好整以暇的順坡下驢,表面上雖是嚴肅而鄭重的附和著,但心下里卻把某人恨得牙直癢癢,“他娘的!這家伙還真是一如既往地無恥又無賴呀,每次到了窮圖匕見的時候,都會第一個想到把本殿下推出來背鍋,難道說……你這家伙就一點也不覺得心中有愧的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