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07章 探山(二)
  “好吧,既然來都來了,那大家不妨就一起留下守株待兔吧。”楊洛攤了攤手,沖著幾女笑道。

  然而就在他話音方落,便有人來到了山腳下。

  那是三男一女四道身影出現在光幕中。

  其中兩人,正是金石和夏木靑。而另外的一男一女,則是二郎山和陳寒月。

  這四人分別是出身于修真界鼎足而立的三大修真宗門,如今居然暗通款曲的走到一起,屬實未免太過扎眼。

  同時讓楊洛大感詫異的是,金石和夏木靑為何會這么快就洗脫了嫌疑?

  按說以常云龍一貫鐵面無私的做派,應該不會徇私舞弊才是!

  莫非白日里與他二位同來的黑袍人確實和他們無關么?

  很快,唐野從旁的一席猜測,倒是替他解開了此中疑惑,“看來,夏老和金老很可能也參與了這次行動啊。”

  這下,楊洛立馬就開了竅,對于唐野口中提到的二老,他自然也并不陌生,不是夏初和金宏遠還能是誰。

  轉而,也就又讓他聯想到了常云龍的當前處境,想必這位老帥哥的日子一定很不好過吧。

  眼角余光無意一瞥,發現有個游魂正懸在當空沖著光幕外的畫面發呆,楊洛沒好氣地把它喊醒,以此來宣泄心中不快,“夏夜!你那親密無間的好兄弟現就在外面,你要不要出去見上一見呢。”

  “哎!逝去的時光恐是再也回不去了,與其徒惹傷悲,還是不見為好吧。”游魂形態的夏夜輕輕搖頭,發出一聲悲悲切切地感嘆。

  原本這話聽起來倒挺像真心話,奈何楊洛卻是疑心太重,便對他毫不遲疑地說道:“對對對!與其徒惹傷悲,還是不見為好,其實我也就是隨口那么一說。哦對了,最近你去山里采藥的時候,順便多幫我留意一下那三族子弟的近況,尤其那三位少宗主的變化,你可一定要多上點心,知道么?!”

  說完,抬手抹去可窺探外界的光幕,便帶上趙山河和幾女離開了通天之匙。

  望著他們消失的地方,繚繞在夏安周身的戾氣是時而渙散、時而凝實,就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化身為厲鬼一般。

  突然,他仰天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楊洛!你簡直欺鬼太甚!有道是人死之后一了百了,如今我都已成了孤魂野鬼,難道還不足以了卻你我之間的仇怨么?夏安啊夏安,這可都是拜你所賜啊……”

  外界,楊洛等人憑空現身在山腳下,而后也沒再作何猶豫,便沿著那三男一女的足跡向山上探尋而去。

  約莫過去一個多時辰,才堪堪登上半山腰,可見如今這座大山有多么巍峨、雄渾與壯闊。

  他們到此止步,也沒再向上攀爬,因為黃泉鎮已經到了。

  早先在來時的路上還都挺期盼的,可眼下卻又都有些猶豫跟忌憚,同趙山河一樣,無不被各種傳聞洗腦太深。

  但猶豫歸猶豫、忌憚歸忌憚,最終還是鼓足勇氣走了進去。

  此時已是深夜,由于這座鎮子本就不大,他們很快就已來到鎮中,沿途卻發現家家戶戶都在亮著燈火,不禁是感到尤為好奇。

  然而,當一棵熠熠生輝的寶樹映入眾人眼簾時,也就讓他們無暇再去分心其他。

  這棵寶樹枝繁葉茂,老皮開裂,高有十數丈,粗要七八個成年人才能合抱過來,樹上還結有拳頭大小的果實,粉嫩欲滴,寶光閃爍,雖看不出是一棵什么樹,但看著就讓人覺得很不凡。

  這時候,有一半大孩子手提燈盞自遠處向他們走來,等到了近前,語氣略顯生硬的開口,“你們也是上山來許愿的游客么?”

  幾人微怔,隨后齊齊點頭。

  “那就跟我來吧。”

  在確定了他們的來意后,那半大孩子只撂下這么一句轉身就走,似乎頂不喜歡和生人打交道。

  而楊洛等人剛好也自覺心虛,便一路無話的跟在后面,直至被領到一間客棧門前才突然發現,那領路人竟已不吭不響的悄然離去。

  “這又是什么地方?”

  “為何要把我們領到這里來?”

  眾人無不暗自心中打鼓,甚至隱隱生出了此地不宜久留的危險念頭,可要是就這么退走吧,又讓他們都很不甘心,于是乎在經過一番商量與探討后,終還是決定既來之則安之,走進去看上一看。

  客棧的門是敞開的,里面的格局攏共分為兩層,一層是用來招待‘食客’,二層是用來招待‘宿客’,一目了然,并無新奇之處。

  但要說這就是一間很普通的客棧吧,也并不盡然。

  因為,這地方似乎到處都透著說不出的古怪。

  他們看到,有一掌柜正在柜臺前悶頭算賬,算著算著總會經常出錯,然后又不厭其煩的重新來過,一副魔魔怔怔的恍惚神情。

  此外,還有兩個伙計勤勞得過分。一個正在反復不停的擦拭著桌椅,一個則在前廳與后廚之間來來回回跑著空堂,并且在這兩人的臉龐上,還都洋溢著任勞任怨的微笑,就好像處于半夢半醒的潛意識里難以自拔,看上去甚至還要比那掌柜更邪門。

  雖然這讓楊洛等人感到很別扭,但他們還是隨便找了張空桌落座。

  豈料就在這時,那掌柜和兩名伙計無不停下各自的忙碌,齊刷刷向著他們這邊看來,那冷厲而又兇狠的眼神把幾人看得是毛骨悚然、心驚肉跳。

  緊接著,那掌柜的冷面竟又逐漸轉變成了笑臉,沖著樓上喊了一嗓子‘有客到’。

  片刻之后,只見一位紅裙美婦扭動著纖細腰肢走下樓來,她雖已人到中年,卻依舊婀娜款款、風韻猶存,只是在這本就處處透著古怪的地方出現,實在未免給人一種很沉重的心理負擔。

  她徑自走向楊洛等人這桌落座,然后就那么怪里怪氣的開口說著,“送你們來的是我兒子,他叫小石頭,但很可惜的是,連我這個做娘親的都不知道他爹是誰,不瞞你們說,那段記憶居然被我給忘記了。”

  話到此處,那掌柜和兩名伙計幾乎都在第一時間再次看向這邊,且一個個眼中無不充滿期盼之色,就仿佛都很愿意認下這門血親似的。

  結果,那美婦卻是面泛愁容的嘆了口氣,“哎!別做你們的春秋大夢啦,和你們又有什么關系?不許偷懶,繼續干活!”

  語罷,適才還滿面春風的三人立刻灰心喪氣,轉而又都各自忙活起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