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05章 反殺(二)
  “哎呦!這不是窮兇極惡、喪心病狂、人見人恨、花見花敗的金師兄和夏師兄么?怎么著,您二位這是大病初愈啦?”

  楊洛沖著金石和夏木靑熱切揮手,眉開眼笑,若非他口中言語實在過于生硬與偏激,只怕還真會被人誤以為他們之間有著多深的交情呢。

  而后者二人聽了此番問候,尤其是后面那一句‘大病初愈’,立刻無不勃然變色、飲恨西北。

  那又是一段何其漫長的難熬歲月,到頭來要不是他們憑著一顆堅毅而果敢的心突破自我,且因禍得福,那他們這一生可就算是徹底廢了。

  金石陰惻惻一笑,“呵呵,下一場還是由昆侖仙宗出戰,你若有膽,不妨就上來比劃比劃,若是不敢,也不必在場下逞口舌之快!”

  “是啊,難不成你這一路走來,都是靠嘴才活到今天的不成。”

  隨后,夏木靑也跟風附和,話里話外同樣是透著幾許‘激將’的味道。

  楊洛臉龐笑容一僵,繼而也不再虛情假意的惺惺作態,便對他二人好整以暇的正色道:“好啊,既然你二位都那么成竹在胸,不知接下來又會派誰上場與我一戰呢。”

  豈料就在這時,那黑袍人卻是邁步走向場中,以實際行動給出了答復。

  楊洛見此,不由遲疑了。

  因為在他看來,不論是遇上金石還是夏木靑,以自己當前的實力都有著絕對把握立于不敗之地,甚至即便是他二人一起上,應該也對自己構不成多大威脅,那么要戰便戰,倒也沒什么可多慮的。

  但眼下這個黑袍人的上場,卻不免引起了他的警惕。

  昨日那三場生死對決的戰況他也聽說了,這人非但戰力恐怖,且刀槍不入,此外再加之金石和夏木靑適才有意無意所表露出的激將,這就更讓他覺著沒必要去冒險了。

  然而,當見他駐足在原地遲遲都沒上場的意思,金石和夏木靑又開始在那兒煽風點火、推波助瀾起來。

  “喂!你還在猶豫什么呢?我方現已派人出戰,你這會兒是又怕了不成?”

  “楊洛!據傳你不是深得上蒼眷顧的天選之人么?怎么!連天選之人也會如此膽小如鼠么?”

  楊洛抬眼望向這兩個沒安好心的家伙,本欲回懟他們幾句,卻見身邊有道白影嗖的一下飛落場間,跟著隨手斬出一道劍芒,登時將那黑袍人尸首分離。

  正是蛇仙子柳素素出手了。

  她身穿一襲裹身素衣,青絲飄舞,眸波醉人,整個人不帶絲毫人間煙火氣息,就宛如龍宮龍女、月中仙子臨凡一般。

  可就是這樣一位不染塵埃的絕世麗人一旦出手,卻還要比那胡天罡、黃佰川等恐怖大妖更加凌厲與霸道,劍芒一出,誰與爭鋒,就是戰力恐怖、刀槍不入的黑袍人也要被一劍削首。

  同在場所有人一樣,楊洛也是頭一次見蛇仙子出手,屬實是被這一劍絕殺深深所震撼。

  不過緊接著,原以為再無懸念的戰局卻是異變突發,那具無頭尸居然噌的一下撐地而起,探爪直襲蛇仙子后腦。

  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而蛇仙子又疏于防范,這一爪要是被抓個正著,下場可想而知。

  但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之前因受到激將早有防備的楊洛也在一剎那動了。

  他足下猛一發力,身形猶如一支離弦之箭,轉瞬就已擋在蛇仙子身前,而后順勢轟出一拳,生生將那無頭尸震退數丈開外。

  “好險!若非公子及時出手,只怕奴家恐已慘遭不幸。”

  柳素素雖是抱有感激的如此說著,但那張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上卻未見絲毫波瀾。

  楊洛心知,估計就算不用自己出手,想必人家也另有保命手段吧。

  不過饒是如此,眼下他都已來到場上,自然也就不能允許再讓一個女人去為自己打生打死。

  “素素,你且到場下去觀戰,這里不妨就交給我來善后好啦。”

  “嗯,公子一定要小心。”

  待到蛇仙子飄身落向場外,楊洛的一雙明眸也隱隱泛起冰冷的寒芒。

  盡管他并非弒殺之輩,且一向不喜在人前傲里奪尊,可眼下卻被麻煩主動找上,也由不得他再心慈手軟。

  況且,這個麻煩的古怪也已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人被斬去首級而不死,那么昆侖仙宗是不是要為此給出個合情合理的解釋呢?

  當然在此之前,總歸還是要先將這個麻煩解決掉再說。

  另外的話,要再能給昆侖仙宗扣上一頂‘藏污納垢’的帽子,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一念及此,他本也不急于速戰速決,怎奈那具無頭尸卻在一擊落空后兇性大發,因此還驚動了沉眠在其體內的夔牛。

  這下,想不速戰速決都不行了。

  在場外人看來,有一頭通體墨綠色的龐然大物自少年身后的本命法相中幽幽蘇醒,但更多地方,卻被一片白茫茫的霧海所籠罩,也不知那片霧海深處究竟蟄伏著什么。

  哞!

  夔牛仰天發出一聲牛吼,宛如太古兇獸在咆哮,震動得這方天地間都隨之風起云涌、黯然失色。

  同時,那具無頭尸也好似受到了刺激一般,居然發足狂奔向著少年撲來。

  楊洛見此也不發怵,手掐拳印,欺身而上,一拳接著一拳與之硬撼,每一拳的蓄勢與發力都完美銜接,令得周遭場間是罡風鼓蕩、飛沙走石,恍若一場沙塵暴呼嘯而來、席卷而過。

  隨著他的修為已步入渡劫初期,原本自身所掌握的功法技藝也全都經受了天劫的洗禮與淬煉,去偽存真,歸其本源,繼而再被他施展出來,其威勢自當不可同日而語,相差可謂云泥之別。

  最終,他將大須彌拳法的九式合一,直接是砸出一座浩瀚山岳,摧枯拉朽,向著無頭尸碾壓過去。

  轟!

  這一拳之威絢爛至極,璀璨如火,無頭尸登時被擊飛向高空,而后支離破碎,消弭于無形。

  至此,這個麻煩也總算被解決,且瞬間引動全場陷入一片嘩然。

  “這少年才多大的年紀,居然就已經達到渡劫期修為啦?”

  “還有,他適才所顯現出的本命法相也很不凡吶,好像是一頭太古兇獸!”

  “哎呦!此子該不會就是最近在江湖上被傳得沸沸揚揚的‘楊白衣’吧?”

  “難怪難怪,連昆侖仙宗這樣的超然大派都不放在眼里,連那伙狠辣無情的面具人都要對其禮讓三分,看來此子的俠義之名,還真是全都靠自己的一雙拳頭打拼出來的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