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02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二)
  “天吶!那這地方可真是有點邪門到家了呀。”

  “那可不咋地,只一夜間就死了這么多人,看來這地方還要比傳聞中的更邪性啊。”

  “嗨!依我看吶,那些人也都死的活該,這就叫做什么來著,哦對啦,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那后來又怎么樣啦?那座鎮上的人居然真的又都活過來啦?”

  隨著一眾人的爭相熱議,大致也將近幾日的奇聞異事透露個七七八八,盡管說什么的都有,但毫無疑問的,近來確實在當地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大恐怖。

  據悉,日前有幾個修真家族對黃泉鎮上的寶樹起了歹心,認為天大的機緣分明就擺在眼前,與其夜長夢多共同去瓜分,莫不如趁早行動據為己有,于是乎,經由他們在私底下一合計,便在一天夜里對鎮上的原住民發動了夜襲。

  說是夜襲,其實和屠殺也沒什么區別。

  在他們看來,那些個原住民既都已失去生機,同活死人無異,那么即便是早入輪回,也全當是得以解脫了。

  可誰又成想,就在那一晚過后,本已遭到血洗的原住民竟又伴著朝陽的冉冉升起全都又活了過來。

  而且,他們不再是失去生機的活死人,反倒是恢復了蓬勃旺盛的生命力,甚至哪怕是上了年紀的老人,都仿佛在一夜間年輕了幾十歲,真可謂是離奇的讓人心悸呀。

  在那一夜里,除了鎮上的原住民外,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因為那幾個家族派往山上的人,無一幸免全都橫死在歸來途中。

  次日一早,有人在山腳下發現了他們的尸首,一具不多一具不少,整整齊齊都被擺放在一處空地前,以供人瞻仰他們的遺容。

  那一個個安詳且平靜的死狀,就好似生前并未遭受任何痛苦,更像是壽終正寢而亡。

  此外,那座每天都在緩慢拔高的矮山似乎也在頭天夜里拔高一大截,長勢迅猛,宛如山中的神靈即將就要復蘇一般。

  故而,也有很多傳聞引發熱議,通過口口相傳,被傳得是越發詭異與驚悚。

  有人說,在那天夜里看見了鎮上寶光大盛,疑似寶樹盛開。

  也有人說,在起夜時親眼目睹了惡鬼索命,那景象當真是好不怕人。

  還有人說,在早上起來的時候無意間瞧見了天穹上顯現出宮廷殿宇的異象,總之說什么的都有。

  這不禁是讓得很多人都開始妄加猜測,要想開啟這一寶地福祉的封印,是不是需要以大量血肉來獻祭才行?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嚴重懷疑,這絕對就是個蓄謀已久的陷阱,想要以此引發江湖紛爭,其心當誅!

  不過,無論是猜測也好,還是懷疑也罷,反正自那以后,這座山是再也沒人敢去探尋了。

  后來,當這形形色色的各種傳聞流傳到了外界,也就引來了更多修真人士的覬覦跟惦記,紛紛刻不容緩的啟程,都不想白白錯過這次天大機緣而悔恨終生。

  對于他們而言,修行之路本就無比漫長且又危機重重。

  所謂危機,無外乎就是危險與機遇并存。

  要想成為人上之人,必然不能在危機面前存有絲毫畏懼心理,即便是明知山有虎,也偏要向虎山行,這才我輩絕世強者該有的氣魄跟傲骨,擇機而動,逆勢而為,至善至性,大道天成。

  待到楊洛與趙山河返回營地時,天色已然不知不覺暗淡下來,很快有一堆堆篝火在營帳周圍升起,他二人便圍坐在其中一堆篝火之旁,同己方一行人分享著適才聽來的奇聞異事。

  突然,不遠處有一雙陰森冷厲的眼睛看向他們這邊,而后徑自邁步走來,頓時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那是一位氣場很足的江湖過客,在其臉上佩戴有鐵皮面具,刻意遮擋住了真容。

  他的氣場不但很足,氣質也極為冷峻,在來到這邊以后,直接將一塊木牌仍在地上,沉聲說道:“這是你們的‘出戰牌’,自明日起開始,每座陣營與陣營之間至少都要進行三場‘生死斗’,如此一來,只有最后的真正強者才有資格繼續留下來,直到黃泉鎮上的封印徹底開啟。”說完,轉身就要離開,似乎并不想再有過多廢話。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懶洋洋地聲音卻在其身后響起,令得他的腳步微微一滯,“先等一等!既然來都來了,又何必那么急著走呢。”

  那人聞言緩緩轉身,就只見地上的出站牌已被一少年隨手撿起,此時那少年正沖他訕訕發笑。

  “難道說的還不夠明白么?你們若不想參與,大可以即刻離去便是。”他語氣冰冷的開口,眼中閃爍著幽幽寒芒。

  而楊洛卻是不以為意的舉起兩根手指,打從心底里壓根就不怵他,“兩個問題,答完你就可以走了。第一,如果不想參與也不想走,那又當如何?第二,這個規矩又是由誰制定的?”

  “第一個問題,后果自負!第二個問題,你還沒資格知道。”

  鐵皮面具人言簡意賅的給出答復,跟著也再無二話,便掉腚離去。

  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楊洛抬手將屬于己方陣營的請戰牌扔進火堆,清了清嗓子道:“那就勞煩你回去告訴那個制定規矩的人,讓他親自來和我們說清楚,否則后果自負……”

  一夜無話,未起波瀾。

  翌日,他們被一陣陣擂鼓聲吵醒,當循聲趕過去時,已有很多人都在場,正圍在一處空地前看著什么熱鬧,后又經過一番打聽才得知,居然還真有人遵守規矩,在這一大清早就上演了‘生死斗’。

  那是出身于兩個不同修真世家的熱血少年,只因倆人在平日里追求同一個心儀女子而不睦,眼下剛好借此機會了卻夙愿,誰承想一場激戰下來,那獲勝一方也只是將另一方重創,實在難以狠心下得殺手,而另一方自然也不想死,便主動投降認輸,希望就此了事,不過如此一來,卻又被那所謂的規矩所不容,是以也就僵在了那兒,并引得很多人都趕來圍觀。

  昨晚那個鐵皮面具人也在,但卻一直未曾表態,也不知是真的因為難以做出抉擇,還是另有其他什么盤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