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94章 送別(二)
  “嗯,既是如此,那本國師不妨就允了你二位的提議。”

  趙天一點頭應下,隨即又話鋒一轉,“不過有一點卻還要尚需言明,日后這些人若在外面闖出什么禍端來,到時你倆可要為此負全責,不知你二位又意下如何呢?”

  “這個自然不成問題!但我倆也有一難處要有言在先。”楊洛鄭重表態。

  而趙天一聽了,臉色卻不由是越發陰沉起來。

  這都多少年了,還是頭一回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討價還價,他目光冷冽地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講!”

  卻見此子胸中底氣十足,就那么不卑不亢地開口說著,“啟稟國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日后他們為了感念皇恩,自是不敢再去觸犯朝廷律法,但若是被那些個自詡名門望族的子弟到處圍追堵截,逼得走投無路,卻也只能是為了自保而發起反抗,到時還望國師明鑒。”

  “嗯,要真是如此的話,那本國師定會明察秋毫,自然也就和你們無關嘍。”

  趙天一在說出此番話時,原本緊繃著的一張臉明顯有所緩和,甚至還不自禁地流露出柔和的笑,可見這位當朝國師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比較態度端正跟平易近人的。

  見該談的正事兒基本也算告一段落,隨后,楊洛又不失時機的提及到了關于自己父母同族人們入駐皇城修道院的訴求,結果趙天一在經過再三斟酌后倒是答應了,誰承想楊信跟古麗娜卻是提出了反對聲音。

  對此,楊洛可謂是很不理解。

  因為他明明知道,自己父母打從入京以來,便無時無刻不在盼著同祖父和外公朝夕相處,當下若不是事出有因,肯定不會突發奇想的臨時起意。

  不過當他獲悉了此中原因后,倒也心下釋然了。

  原來,這也是祖父和外公的意思。

  楊、古兩家已在這方現世隱沒太多年,如果說當年的家門不幸是不可改變,那么經過血脈傳承的延續,未來總不能也像從前一樣,就這么一直沉寂與落寞下去吧。

  況且,現在的楊古兩家已為朝廷效力,要總是一味地尋求庇護而無所作為,豈不有負皇恩?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皇恩不負卿。

  這原本只是楊洛的一句無稽之談,豈料在被楊天刑和古道常聽到后,卻宛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徹底轉變了之前的腐朽觀念,后又在私底下一合計,便決定要為朝廷獻上一份綿薄之力,并找到了當朝國師表明態度。

  而對于這一態度,趙天一自是求之不得,甚至還為其想好了重出江湖的營生,那便是接管‘洛河塘’效忠朝廷。怎奈,卻拗不過這二老非要自立門戶的執念,沒辦法也只能是遂了他們的愿。

  “祖父,外公,也不知您二老又對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干脆接管洛河塘如何?”

  當一聽說這是祖父和外公的意思,楊洛的腦子倒也轉的不慢,轉而便向楊天刑和古道常誠心相邀。

  不過也正如他所料想一般,這二老雖已不掌權多年,但源自于骨子里的傲氣卻依舊尚在,結果自然是未能讓他如愿,被二老雙雙婉拒了。

  “那……那要不,咱干脆組建一方修真宗門,或者您二老要是實在覺得麻煩,咱干脆搶它一座山頭下來也成。”

  楊洛向來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但他的此番提議,卻不免委實有些過于荒唐與離譜,甚至就連趙天一、南宮博、楊天刑、古道常這樣見過很多大場面的人都被造一愣,面面相覷,瞠目結舌。

  這又是何等的豪言壯語!

  連組建一方修真宗門都嫌麻煩,直接要去搶座山頭下來作威作福,這……這他娘的還真是人不輕狂枉少年吶。

  但如果仔細去想,若以此子當前的雄厚底蘊去放手一搏,或許還真就未必做不到。

  可如此一來,萬一惹得其他修真勢力的同仇敵愾,屆時,豈不要步了楊古兩家當年的后塵,那可絕對是得不償失啊。

  然而對于此中利害,楊天刑和古道常最是深有體會,自然不可能再讓族中后輩去重蹈覆轍。

  這時候,身穿一襲白袍、鶴發童顏的楊天刑緩緩開口道:“你個混小子可還真是好大的口氣!卻殊不知,現在的各方修真勢力之間大都互有往來、牽扯頗深,眼下你即便有著足夠實力去蕩平一方修真宗門,但在事后,難免也要給自己招惹來滅頂之災,你覺得這樣的后果,是你所能承受得起的么?”

  “不錯!當前的修真界看似一盤散沙,實則卻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不堪。倘若一旦公然向他們動手,那就要做好和整個修真界開戰的準備,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吶。”

  隨后,身穿一襲黑袍、背脊挺拔的古道常也打破了沉默,話里話外,顯然也是希望借此機會給楊洛提個醒,讓其戒驕戒躁,切不可因一時魯莽而草率從事。

  楊洛深以為然的點頭。

  其實他又何嘗不清楚,當今修真界這潭水是又深又混,連朝廷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敢輕舉妄動,如若自己一旦鋌而走險,勢必會被淹沒在深水之下,將永無翻身可能。

  可是,他還是有些不甘心。

  也許是因為天性使然,初生牛犢不畏虎,又或者是因為他這一路走來實在太順了,根本沒遇到大挫折,總之,他還是想要試著去打破當前這一不可被打破的平衡。

  雖然他也懂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道理,但對于他而言,萬年這個期限卻未免太過遙遠。

  再有不到三年時間,他就要趕赴昆侖仙宗同仲天羽決一死戰,他并沒有多少勝算能在那一戰中存活下來,但為了師父的血仇,卻也非去不可。

  而在此之前,他可不想給自己留下太多遺憾,縱使是希望渺茫,他也依舊想要去試一試。

  “祖父和外公教訓的極是,既然光明磊落不可取,那也就只能暗度陳倉嘍。”他一本正經的口是心非,“山河四殿下,要不要一起去送客?”

  “哦對對對,差點把這茬給忘了,走著走著,先去送客。”趙山河連忙應下,而后便同楊洛匆忙離場。

  不多時,他二人很快來到樓前廣場空地,接著就只見數千道身影憑空而現,男的玉樹臨風,女的嫵媚妖嬈,老的仙風道骨,小的青春靚麗,端的是一派神仙眷侶下凡集會的熱鬧場面。

  “諸位,有道是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今日在此一別,萬望各位珍重,他日江湖再見,自當把酒言歡,恕不遠送。”

  “來日方長,后會有期。”

  他二人有說有笑的拱手以禮,同場間諸位互道珍重,彼此間就好像是相熟很多年的老友在依依惜別,這不禁是把樓頂窗前那一雙雙眼睛都看的有些直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