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93章 送別(一)
  事實上,自從楊洛與趙山河入畫的那一刻起,他們在畫中所經歷的這一切,就如同是鏡花水月般呈現在那幅古樸畫卷之上,看得畫外之人是驚心動魄,卻又好不入迷,直到眼下帝王閣向著畫外飛來,這才令得趙天一、南宮博等在場眾人紛紛回神,似夢初覺。

  只是轉瞬之間,楊洛與趙山河便已出現在眾人眼前。

  至于跟他們一同出來的那七位藥門高徒和數千之眾,則并未露面,顯然是去了‘該去’的地方。

  眼看就只有他二人自畫中回歸現世,趙天一和南宮博對視一眼,似是都感到有些狐疑,旋即,趙天一便忍不住開口問了句,“山河呀,那些人又都去了哪里?還有那座帝王閣,可是也被你們一起帶出來了?”

  豈料,趙山河卻是連忙搖頭,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

  “哎呦,那這可就奇了怪了,難道是我等適才都眼花了不成?”趙天一繼而又自顧自地輕聲低語。

  卻不想這一回,趙山河竟是表情豐富的點頭,不由令得趙天一額頭上頓時浮現出縷縷黑線。

  當然,這也不過就是爺孫倆之間上演的一段小插曲罷了。

  隨即,那些人和那座帝王閣的去處便被楊洛如實奉告,順帶還提到了一些關于己身上的隱秘。

  比如,通過蛇仙子之口得知的前塵往事,以及當前藥門第九弟子的身份等等。

  一聽楊洛都這么信誓旦旦的坦白了,邊上的趙山河自是耐不住冷落讓某人獨領風騷,于是又經過他的一番潤色跟補充,基本也將楊洛的老底掀了個底朝上。

  直到最后,他二人又把此番畫中收獲也一并說了出來,全場終是再也無法保持鎮定,四座俱驚。

  盡管他們也都親眼目睹了這倆人共同面對天威時的驚悚畫面,不過一經被倆人親口證實,卻還是不免遭受了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的恫嚇。

  從元嬰境初期一步就邁過渡劫初期的門檻,最為關鍵的是,還在煌煌天威之下渡劫成功了。

  須知,在他們這個年紀能達到元嬰境初期修為本就已是殊為不易,甚至可以說是萬中無一,而今居然魚躍龍門,直接又跨過一重大境界,將修為直線飆升到渡劫初期,這又是何等的驚世駭俗!

  不說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恐也很難在這方世間再找出第三人吧。

  “你們兩個……當真是未借助任何法寶,就僅憑各自的本命元嬰硬扛下了天劫?”

  趙天一眉頭深鎖的問著,顯然此中門道,讓他到現在都無法理解。

  按說自古以來,無論是人修、妖修或鬼修要想成功渡過天劫,往往大都會借助法寶為依仗,如此或可有更大把握承接下天威的洗禮,有望在那九死一生的絕境中存活下來。

  故而,像諸如此類的法寶又被稱之為本命法寶,顧名思義,也就是與其宿主之間的命運息息相關,一脈相承。

  甚至更為普遍的是,在修為達到元嬰境初期以前,便會為自己選好一件絕世神兵作為本命法寶。

  這樣一來,絕世神兵一旦衍生出器靈,那也就相當于元嬰問世,自此再竭盡所能培育元嬰成長壯大,直到迎來天劫,方可見證宿命本末,要么徹底消亡,要么如獲新生。

  不過也有一少部分天之驕子,是在破丹化嬰之后才去尋覓適合自己的本命法寶。

  這樣一來,絕世神兵的可選性也就相對更多,但凡只要是無主之物,皆可供以挑選,然后再以本命元嬰去鳩占鵲巢,與其融合為一,同樣可在天劫來臨之時,憑此絕地逢生、逢兇化吉。

  正因為如此,煉器師在這方世間的地位也是無比超然的。

  尤其一些知名大家,更是深受各方修真勢力的尊崇與仰慕。

  畢竟任何一件絕世神兵都是有價無市的瑰寶,若不在平時就把關系維系好,等到了門下弟子有所需求的時候,即便是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未必就能求購得到。

  而趙天一之所以將他二人送入這幅日月山河圖,便正是希望二人能在帝王閣中求得各自的本命法寶,可卻萬沒想到,居然弄巧成拙的成全二人走出一條不同尋常的路,這可還真人算不如天算吶。

  “是啊,并未借助任何法寶,難道這有何不妥么?”

  很顯然,楊洛與趙山河二人也對此中門道知道的并不多,當下被趙山河如此理直氣壯的反問一句,不禁把個趙天一也是問的有點懵,思忖再三,方才悠悠開口,“倒也沒什么不妥,只不過你們兩個的未來道途,怕是要比尋常修士更加艱難得多呀。”

  隨后,趙天一便把此中門道細無巨細的告知,而他二人在聽過之后,雖有后怕,卻也枉然。

  既然都已經邁出了這一步,又豈容動搖道心?

  況且,原本不可能扛過來的天劫不也都被他二人硬生生抗了過來,也許這是一條直通大道彼岸的捷徑也未嘗可知,畢竟截止到目前,不是還沒人探尋過此路究竟通往何方么?

  “對了,那數千朝廷重犯你們又打算如何發落?是詔安為朝廷所用,還是……”趙天一轉而又提到了另一件令他大感頭疼的事。

  原本他也很希望將這些歷朝歷代積壓下來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可真當他如常所愿之時,卻又不得不審時度勢的重新作以考量。

  那可是數千之眾的大兇大惡之徒,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萬一真要在日后作起大妖來,勢必會給這方天下間造成難以想象的災禍,而如今的朝廷,顯然再也經受不起這樣的災禍連連,所以在如何發落這個問題上,則更要慎之又慎。

  然而關于這一決斷,趙山河卻是回答得很干脆,“詔安大可不必!不妨還是還給他們一個自由之身吧。”

  “哦?難不成你倆早已另有籌謀?”趙天一若有所思的問著。

  趙山河看了眼一旁置身事外的楊洛,訕笑道:“嘿嘿,與其籌謀算計,何不坦誠相交。浮沉在世,也不過一葉扁舟,又何必在意與誰同往?”

  “啥意思?你倆該不會是早就惦記著要把他們留為己用了吧。”趙天一抬了抬眼皮,臉上浮現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時候,之前還置身事外的楊洛也終于是不茍言笑的開口了,“稟國師,我倆并無此意,但要是朝廷覺得有必要,我倆也定當不負重托,但求國師以寬大為懷,就赦免了他們曾經的罪過吧。”

  “對對對!這也正是本殿下的意思,一切都聽從國師圣裁,絕不敢有任何異議。”

  趙山河連忙從旁附和,不過卻在心里暗暗想著,“人生如戲,果然全靠演技呀!這一回,看你這位當朝國師還能有何話說?”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