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88章 人去畫空(一)
  “一將功成萬骨枯?”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楊洛要還猜不到自己這位二師兄的良苦用心,那可真就是榆木腦袋一個了。

  他緩緩攥緊雙拳,臉色瞬間變冷下來,“那可是十數萬條鮮活的生命啊!他們又何嘗無父無母、無妻妾無兒女,如果非要讓我用這么多人的枯骨作為代價來改變命運,那小師弟寧愿放棄這樣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也罷。另外在此奉勸師兄一句,正所謂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若師兄總是想著多行不義之舉,必將會種下諸般惡因,屆時果報來臨,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終會有山窮水盡的那一天,萬望好自為之吧。”

  話到此處,他又轉向云不凡三人寒聲說著,“還有你們三個!不管是真心來投誠,還是假意來詐降,總之,我楊白衣這里就只能容得下一種人,那便是重情重義之人。而你們卻不惜以門下十數萬之眾的生死來獻出投名狀,像如此狼子野心,又豈配與我為伍!回去吧,等你們什么時候想通了我今天說的這些話,并真正付諸于行動做到了,到時再來找我,或許咱們之間還能成為朋友,甚至是同舟共濟的兄弟,但是現在,你們卻還不夠格。”

  語罷,轉身同趙山河與柳素素對視一眼,三人煥然消失而去。

  待到他三人離去后,葛洪老懷欣慰的長嘆一聲,說道:“哎!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人還能有著如此一顆赤子之心,看來倒是老夫多慮了呀。”聽這語氣,就仿佛與之前判若兩人一般。

  藥康手捋冉須就問他,“葛老二,你他娘的這又是葫蘆里面究竟賣的什么藥啊?怎么繞來繞去的把我們都給繞糊涂了呢。”

  而葛洪則是偏頭看了一眼尚且還留在當院發呆的云不凡三人,當即一揮袖袍,便又將這三人送回了深山大澤之中。

  隨后,他才直言不諱的說著,“各位同門想必也都對我的擅長技藝知之甚詳,除了精通堪輿卜算之術,再就是經常與奇門法陣打交道,迄今為止,可以說是已基本掌握了這兩門技藝的精髓之所在,但越是如此,也就越是清楚為何會遭到天妒。哎!只因這兩門技藝實在太過逆天,前者可窺視天機,后者可篡改命運,如若被不軌之徒所覬覦,怕是必將會給這方世間釀成難以想象的天災人禍呀。”

  “所以,你適才才會有意去試探小師弟的本心,如若他心中只裝著自私自利和好高騖遠,卻對天下黎民蒼生的死活視若無睹,那么他即便是深得上蒼眷顧的天選之人,你也會從此與之形同陌路,師兄沒猜錯你的心思吧。”

  藥康一語中的的為其補全后面的話,繼而又蹙眉問了句,“那你之前所提到的飛來橫禍之說,也不過就是隨口編出來的幌子嘍?”

  “那倒不是。”

  葛洪回答得很干脆,“此子的命盤雖已被天道藏了起來,但通過我的卜算之術,也未嘗不可算出個大概。咱們這位小師弟呀,原本命運多舛,卻又極為擅長籠絡人心,故而在他身邊也從不缺少情投意合的患難之交。之前說他半年內恐有飛來橫禍之災劫,那的確是蒙人的,不過在近三年內將有一場生死大劫,卻是絕對不假,屆時怕會有性命之憂啊。”

  “嗯,師弟的卜算之術向來算無遺漏,可我們又要如何才能幫他渡過此劫呢。”藥康隱隱面露憂愁之色。

  要說他對這個不著四六的九師弟盡管大多時候都是恨得要命,但平心而論,也是另有一番特殊關愛。

  畢竟在此子心里,還是把自己這個大師兄看得很重很重的。

  尤其在自己面臨絕望的那半年里,更是此子義無反顧的四處奔波,從而為其尋求到了續命機緣,光是這份不圖回報的恩情,難道還不足以撫平他對此子的一切成見么?

  葛洪徐徐說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是為變數。而咱們的小師弟要想渡過此劫,也只能靠自己去逢兇化吉才行。不過,我們雖然無法幫他渡過此劫,卻未嘗不可從其他方面給予他一定幫助。比如,我們各自都獻出少許修為,再利用移花接木之法傳功給他,如此一來,他的實力一旦變強了,日后化險為夷的幾率也就變大了,不知大師兄和各位師弟師妹又意下如何。”

  “嗯,如果此法切實可行,這個自然是沒問題。”藥康當先表態。

  跟著,昊天、靈寶、瑤光、九黎、畢方也都不約而同的紛紛點頭,表示各自并無異議。

  ~~~~

  再說另一邊,楊洛、趙山河、柳素素在重返峰頂樓閣后,便往山下趕去,結果好巧不巧的,竟在半山腰處遇見了柳青。

  “青兒,你怎么找到這里來了?公子交代給你的事情辦得怎么樣啦?”柳素素上前一本正經的詢問。

  而柳青被此一問,則是神情沮喪的搖頭又嘆氣,就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哎,現在我的好姐姐呀,可真是不比從前嘍,也不問問妹妹在這一路上都吃了多少辛苦,這心里面就只有她的公子。”

  旋即,柳青便把自己的收獲成果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在經過她的四處通傳下,那些個歷朝歷代被關押在此畫中的朝廷重犯可以說無不是大喜過望,甚至都沒用多做考慮,便紛紛一口應下,后又逐漸形成一支規模龐大的威武之師,直奔靈寶真人所在這座山頭浩浩蕩蕩而至。

  初步估算一下數量,少說也得有數千之眾。

  而且,他們的口號也喊得極為響亮,只要能重獲自由,從此定當棄惡揚善、改邪歸正,決不再去觸犯朝堂法度。

  當聽到最后,楊洛的臉色不禁是變得越發陰晴不定,忽然語出驚人的開口,“從此棄惡揚善、改邪歸正?等他們出去后要都從良了,那我又要指望誰去大展宏圖?不妥不妥,這樣的口號未免有些跑偏,得及時糾正過來才行。”說完,便一溜煙兒似的沖向山下。

  “姐,你家公子這又是……”柳青略顯迷惘的看向柳素素。

  卻見柳素素也同樣是流露出茫然無措的表情,輕輕搖著頭。

  這時候,趙山河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沖著楊洛的背影發足狂奔,邊跑邊喊,“兄弟!你他娘的等等我!等出去后你想要帶上他們咋折騰我都沒意見,可是這朝堂法度該遵守還是得要遵守的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