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87章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四)
  “拜見二師兄!”楊洛毫不遲疑的面向葛洪躬身見禮。

  他自然也不傻,能被藥門首徒都如此贊賞有加,想必自己這位二師兄的實力底蘊,肯定還要比其他幾位師兄師姐更加驚艷絕倫,而往往像如此有大本事的人,都會令其發自內心去尊重,更何況,還跟自己有著很深的淵源呢。

  葛洪沖他微微點頭,說了句‘不必多禮’,便算是認下了這位同門師弟,跟著又話鋒一轉,面泛凝重地說著,“九師弟呀,師兄在來此之前,曾為你卜算過一卦,最多不出半年,你恐有飛來橫禍之災劫呀。”

  “呃!二師兄莫不是還對卜算之術也有研究?”楊洛撓頭訕笑,顯然對此番推斷尚且保留幾分存疑。

  不過,當他發現周遭幾位師兄師姐全都流露出無比嚴肅的神情,面龐上的笑容卻又一下僵住。

  隨即,便聽大師兄藥康沉聲說著,“你二師兄的卜算之術,這世上恐無人能出其右,他給你卜算的這一卦,你可千萬別不往心里去,否則大難臨頭之時,當悔之晚矣。”

  這下也由不得他不往心里去,連忙就向二師兄葛洪虛心請教,“敢問二師兄,那我又要如何才能躲過這次災劫呢?”

  卻見葛洪云淡風輕的笑了笑,“正所謂世事無常終有定、人生有定卻無常,若你命中本該有此一劫,就只能去坦然面對,想躲是躲不過去的。”頓了頓繼續又道:“不過,若你非要在這半年內應劫不可,那又何不自己做出個選擇呢。”

  “自己做出個選擇?”

  楊洛一臉發懵,“莫非,二師兄是想讓我自己給自己安排一場劫難,到時候只要能安穩度過,也就不必再擔心會被其他災劫找上了?”

  “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葛洪點頭。

  而楊洛一聽,則立馬急切追問,“那……那我又要如何去給自己安排這一場劫難呢?總不能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吧?”

  “呵呵,靠演技那不就成了自欺欺人了么。”葛洪嗤之以鼻,“傻小子,不妨再給你個提示,你當前的修為可是已達到元嬰境初期?”

  “嗯。”楊洛略顯木訥的點頭,旋即心思電轉間,忽然將一個大膽想法沖口而出,“難不成二師兄的意思,是想讓我在這短短半年時間內試著去突破元嬰境后期,然后再以渡劫為契機,從而替換掉本該應在我身上的災劫?”

  “不錯,看來你小子總算是開竅了。”

  葛洪不疾不徐地說著,“原本你的修為才堪堪步入元嬰境初期,要想在半年內強行突破到渡劫初期,那幾乎就是天方夜譚,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不過,眼下剛好就有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擺在你眼前,也不知你愿不愿意去牢牢把握住它呢。”

  “二師兄不妨具體說來聽聽,這又是怎樣一個機會?”

  楊洛舔了舔嘴唇,盡管表面上看似還算鎮定自若,實則心跳速度卻已然不知不覺加快了幾倍有余。

  開什么玩笑!

  從元嬰境初期直接一步跨進渡劫初期的門檻,要真有這樣一條捷徑可供選擇,即便頂著多大風險他也愿意去試一試呀。

  可唯獨有一前提是,決不能以違背初心為代價,否則,這也就不是一條捷徑,而是一條邪路,不走也罷。

  這時候,葛洪甩手一揮袖袍,就只見有三道狼狽不堪的少年身影出現在院落之外,正是‘云不凡、曹嚴華、馮西南’這三位少宗主。

  這三位少宗主在離開那座深山石洞以后,便秉持著不撞南墻決不回頭的執念趕往山林外圍,本以為會在途中遭遇前赴后繼的追殺和伏擊,卻不想一路上竟是出奇的順利,非但沒見到半個人影不說,甚至就連兇禽猛獸也沒遇見一只,不過在兜兜轉轉的繞遍了整座山谷后,同樣也并未尋覓到楊洛的蹤跡。

  然則就在他們暮氣沉沉的想要放棄之時,眼前景象卻又突然為之一變。

  眼見楊洛就正在不遠處的當院中會客,他三人立刻是不顧形象的瘋跑進來,曹嚴華當先呼哧帶喘的開口說著,“楊白衣,楊兄,日前是我們哥仨自不量力,沒能把楊兄的好言相勸聽得進去,這幾日我等靜思己過、自省吾身,終于想清了日后該何去何從。此來,是專程投奔于你,還望楊兄寬宏大度、不計前嫌,就把我們哥仨都收在麾下吧。”

  隨后,馮西南也是從旁隨聲附和,“是啊楊兄,現在我們哥仨已然是眾叛親離、走投無路,你若不肯收下我們,那我們也就只能是淪落為客死他鄉的孤魂野鬼。當然,即便是到了那時,我哥仨也還是會矢志不渝的追隨在楊兄左右,只不過那樣一來,我哥仨在這世上的父母妻兒、六親眷屬定會悲傷難過至極,還望楊兄能夠心懷慈憫,也替我哥仨考慮一下現狀啊。”

  至于云不凡,雖然并未像這二人一樣口不擇言的發聲懇求,但也是低下了原本高傲的頭顱,流露出一副低三下四的可憐之相。

  楊洛錯愕不已的望著這三位少宗主的到來,一時間也不知到底該不該收下這三人。

  可就在此時,葛洪卻在一旁悠悠開口了,“嗯,念在爾等誠心悔過的份上,老朽不妨就替我這小師弟做上一回主。爾等要想留下倒也不難,不過卻要交出‘投名狀’才行。正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要不然,就用你們此番帶來的這十數萬三宗子弟奉上一場獻祭,不知你們三位少宗主可否舍得?”

  “舍得!當然舍得!”

  這一次,是云不凡不假思索的作出表態,“前輩說的對,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只要我們能活下來,即便是將這十數萬三宗子弟全部殺光,我等也決不會有二話。這份投名狀,我們并無異議。”

  “不行!我不同意!”

  突然,楊洛的一聲低喝響起。

  旋即,他便氣質凜然的看向葛洪正色道:“二師兄,那么我來問你,如果完成這場獻祭后,這十數萬三宗子弟又將會是何下場?”

  葛洪也不刻意去避開楊洛的冷峻眼神,嘴角微微上揚,就那么處之泰然的朗聲給出回答,“自然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嘍。”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