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86章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三)
  “小寶,你說的那個老瘋子又是誰呀?莫非在那來自于三宗的叛軍中還有如此一號人物不成?”楊洛略顯疑惑的試著詢問。

  而蛇小寶一聽,卻是使勁的搖著頭,“不是不是!這人并非是來自于叛軍之中,據他親口所說,還與你有著很深的淵源呢。”

  “與我有著很深的淵源?”楊洛蹙起眉頭,輕聲低語。

  隨后,黑鴉也從旁很認真地說,“嗯,那人自稱是你的二師兄,說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歸隱在這座藥谷中,只因機緣一直未到,所以才未曾露面與你相認。”

  “真的假的!那人當真是如此說的?”楊洛聽此不由心神懼震,但在經過略一思忖,卻又忍俊不禁的搖頭苦笑起來。

  倒不是他不愿意去相信,只是這樣的說辭實在未免太過荒唐,根本就沒法讓他去信。

  倘若真如那人所說,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選在這座丹圣藥谷歸隱,那么一直以來,即便是自己修行不夠尚未察覺,可也總不至于連幾位師兄師姐都對此蒙在鼓里吧?

  況且,此人要真是自己的二師兄,又怎會放著當年藥門的舊居閑置而跑到深山老林里去落腳?

  綜上所慮,楊洛基本可以斷定,這人絕對是在信口雌黃的亂認親,竟害得自己空歡喜了一場。

  “不錯!這話的確是我說的。”

  突然,一個縹緲而空靈的聲音傳進當院,雖還未見其人,卻被黑鴉立刻就認了出來,“就是他!不信你可以親自問問他。”

  楊洛表示了然的點頭,不過這心下里卻是感到無比驚奇。

  如果說此人自報身份為假,那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而來呢。

  是來公然挑釁?

  還是繼續行騙?

  難道他就一點也不擔心,萬一自己的虛假身份被識破或戳穿,到時又將會落得個怎樣下場么。

  還真挺夠瘋的!

  而且,還是瘋起來連命都不要的那種!

  這時,正躲在屋里生悶氣的藥康忽然閃身來到人前,然后就那么對著空氣無比暢快的發起笑來,“哈哈哈哈……好你個賊老二,你可總算是肯出來見見我們了,他娘的,今兒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么。”

  話音方落,就只見有一紫袍老者踱著步子邁進了院內。

  這老者中等身材,背脊挺拔,鶴發童顏,氣質稍顯冷峻。

  當看清他的身形樣貌后,除卻藥康以外的幾位藥門高徒無不是笑逐顏開的紛紛向其見禮,并親切地喊出了相同的稱呼。

  “二師兄,別來無恙啊。”

  “二師兄,這些年你又怎么過來的,快和我們說說。”

  “二師兄,你莫不是已經想出了躲避天譴的法子,故而才第一時間就出來見我們了,對么?”

  這一聲聲久違的問候令得老者好不歡喜,他不疾不徐的走向樹下眾人,老淚縱橫的鏗鏘開口,“各位同門也都別來無恙啊。”說著,轉而又恭恭敬敬地向著藥康施以一禮,“大師兄,師弟在此向您請罪了。”

  “老二不必多禮,你這話又是從何說起呀。”藥康趕忙上前將其下沉的手臂扶起,眼中亦是閃爍著久別重逢的晶瑩。

  到此,這位紫袍老者的身份也再無異議,不是楊洛的二師兄‘葛洪’還能是誰?

  接著,葛洪便將自己悔不當初的遺憾說了出來,“當年,若非我貪生怕死的尋求自保而游歷天下,師門又何至于遭到歹人覬覦而覆滅?后來,當我算出眾同門全都分崩離析的落了難,原本也想著竭盡所能去營救,怎奈那賊老天降下的天譴卻是一次更比一次兇,所以這才沒辦法,只能是藏身于此藥谷中虛度光陰、茍延殘喘至今吶。”

  “哦?要是照如此說來,早在我與小師弟初臨藥谷之時,你便已經在嘍?”藥康頗為詫異的問著。

  葛洪緩緩點頭,沉聲回道:“不錯!那時我便已經在了,甚至還要比那更早。當年在我重回藥谷不久以后,這里便已成為天下間各方勢力培育子弟的試煉之地。當時由于我不便現身驅趕,故而只能在四處布下各種法陣予以警告。哎!可誰又成想,這非但沒能讓那些個宗門子弟和家族子弟引以為戒、知難而退,反倒是招惹來了更多尋求機緣的野心之人。”

  話到此處,他面泛苦笑的看了楊洛一眼,才又繼續說著,“直到有那么一天,此子的祖父和外公親率眾族人到訪,竟在因緣際會下收獲了藥門信物,這才讓我心念一動,把整座藥谷都藏了進去,順帶還將藥門信物一分為二。如此一來,雖然我和這座藥谷將再無重見天日的可能,但外人要想擅闖進來,同樣也是斷無可能。”

  “如此一來,我祖父和外公所操持的家業也因此而毀于一旦了。”

  突然,楊洛黯然神傷的從旁插進話來,直到此時此刻,他也總算是獲知了這座丹圣藥谷在當年憑空消失的真正原因。

  而葛洪則是沖他深表愧疚的微微點頭,說道:“是呀,當年我也未曾想到,就是因為自己的一念之差,竟讓得你祖父和外公所操持的兩大修真家族蒙受不白之冤,后又遭到強敵環伺而走向覆滅。說一千道一萬,此中因果也是與我有著推脫不開的干系呀。”

  “二師兄,其實這也怪不得您,當年躲在幕后撥弄風云、逼迫我祖父和外公遣散家族的罪魁禍首本就另有其人,即便不是因此而蒙受不白之冤,恐怕到頭來也終是難逃覆滅的下場吧。”楊洛倒是把這件事看得很開,“哦對了二師兄,那后來這塊一分為二的藥門信物又在靈蛇谷中自行合而為一,想必這也是您的手筆吧。”

  “嗯,當時讓我隱約感知到了大師兄時有時無的氣息,因此才又將此物修復如初,豈料卻因你的貿然闖入,險些釀成大禍。后來大師兄代師將你收入藥門,傳你大自在劍法,授你藥門丹卷,隨你一同深入荒漠去探險,結果卻被你小子誤打誤撞的發現了空中火和地藏樹的存在。再后來,我便借助這棵地藏樹無窮往復的生命之源對這方洞天進行了改造,直到數日前,終于大功告成。”

  葛洪說到這兒,語氣頓了頓,“如今這里的一日,剛好是外面的七個晝夜,此后不論是身在此中修行,還是躲避天譴的危機,這里無疑都將是一處四海難尋的洞天福地。”

  “原來如此!難怪此藥谷能在這么短時間內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竟都是出自于二師兄的巧奪天工呀。”楊洛無比欽佩的有感而發。

  這時,邊上的藥康卻不以為然的白了他一眼,笑呵呵地開口說著,“呵呵呵,要說起你二師兄的本事,那可遠遠不僅于此,如今有他出山與咱們結伴同行,莫說四海之內皆可去得,就是龍潭虎穴也未嘗不可以闖上一闖。老九呀,還不趕快正式拜見一下你的二師兄,往后你的未來錦繡前程,可就要有勞你二師兄多多費心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