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84章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一)
  當黑鴉極其不滿的聲音徘徊在眾人耳畔,要說反應最為強烈的,那還要屬趙山河。他可是厚著臉皮才從楊洛手里爭取到一顆蓮子,誰承想就這么屁大會兒工夫,居然因分贓不均又被搶走,這簡直就是欺負老實人嘛。

  他瞪著一雙虎目,戳指指向楊洛胸前的通天之匙,“喂喂喂!你要分走你的那一份本也理所應當,可你對自己人下手,未免就太不地道了吧。”

  “行了山河,這次若不是多虧了黑鴉妹妹的妖域空間和精準預判,想必我們也不可能如此順利的就有所收獲,如果按照論功欣賞,黑鴉妹妹也確該分到屬于她的那一份好處,是我們一時疏忽了。”

  楊洛緩緩按下趙山河的手臂,轉而看向裝作沒事人似的藥康,問道:“大師兄,眼下這該拿的好處你也拿了,接下來咱們是不是也該商討一下,那石中火又當如何安置呢?”

  “嗯,這個確實得要好好和你商討一下才行。”

  藥康不茍言笑的手縷髯須,就仿佛這件事也令他非常重視卻又深感為難,斟酌再三,方才繼續開口,“小師弟呀,你可能有所不知,大師兄的這口‘神農鼎’呢,原本就是當年師父他老人家用來盛放石中火的容器,后來也不知是因何緣故,又被師父將石中火取出,這才導致它一直落寞至今。眼下這口神農鼎重獲本源之火,若我們再次將它強行取出,恐是難上加難吶。”

  “神農鼎?原來還真是曾用來盛放石中火的容器呀!怪不得怪不得!”

  楊洛心神無比激蕩,不過嘴上卻是漫不經心地說著,“也就是說,大師兄是打定主意要將這石中火占為己有了唄。”

  “哎呀,九師弟這話說的可就有點傷和氣了嘛,要不這樣,這口神農鼎就暫且先存放在你那里如何?”

  當著幾位師弟師妹的面遭到質疑,身為藥門首徒的藥康自是覺得臉面上有些掛不住,于是他索性把心一橫,便來了個以退為進,試圖以自己寬廣豁達的胸襟來感化他這個小師弟主動放棄。

  奈何,楊洛的頭腦又是何其敏銳,只是略作思忖,便把大師兄的懷柔策略猜得透透的,當即把手一伸,笑嘻嘻的說著,“嘿嘿嘿,既然大師兄都如此說了,那小師弟又豈有回絕之理,拿來吧,小師弟收下便是。”

  聽了這話,藥康頓覺胸口一悶,恨不得立刻就和此子斷絕往來。

  可轉念又一想,畢竟是自己有言在先,如果這會兒出爾反爾,怕是非要在同門之間落得個心胸狹隘的話柄不可。

  萬般無奈下,他也只能是咬著后槽牙說,“好!老夫自當會言而有信!”

  “嗯,大師兄言而有信,那您倒是拿出來呀。”楊洛一本正經的催促。

  藥康眼角抽了抽,運了好半晌的氣,方才憋出一句沒羞沒臊的話來,“你急什么急!先擱在我這兒保管幾日都不行么。”說完,許是連他自己都覺得一張老臉沒地方擱,沖著楊洛抖了抖袖袍,煥然消失在原地。

  見此,楊洛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跟著釋放出一縷縷神識,轉瞬也帶上閣樓內的眾人進入通天之匙。

  ~~~~

  相對于從前而言,現在的通天之匙內,可謂是更具充沛的生機與旺盛的人氣,除了天材地寶漫山遍野,珍禽異獸四處橫行,另外,還生活著十數萬之眾的三大宗門子弟。

  要說起這三大宗門子弟,他們無不是各自門內年輕一輩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只因前段時日追隨各自的少宗主遠行,奔赴京都城外參與皇城兵變,這才被擒獲到此囚禁起來。

  后來,當他們發現這里是一處機緣與兇險并存的洞天福地時,原本悲觀沮喪的心態也因有了動力而變得群情激奮。

  他們身為修真子弟,對于自身機緣的渴望,那是無可非議的,甚至即便讓他們用性命去賭上一賭,也決不會有人望而卻步。

  但如此一來,云不凡、曹嚴華、馮西南這三位少宗主卻反而被三宗子弟視為修行道路上的絆腳石,若非這三位少宗主的實力修為不弱,并且各自都有著層出不窮的保命手段,估計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

  “哎!這就是命啊!想我們哥仨平日里也算待他們不薄,沒想到一朝落難,居然就讓他們暴露出了如此丑陋的本性,要是再不趁早想個辦法出來,恐怕我們終有一日會道盡途窮,到那時也只能是共赴黃泉了。”

  “呸呸呸!凈說些不吉利的話!什么道盡窮途,什么共赴黃泉,要死你自己去死好了,我可還沒活夠呢。哎!要怪還不都怪那個楊白衣,當時也不知是用了什么邪門術法,竟把我們全都弄到了這里來,難不成他是想要把我們關在這里一輩子么!”

  “好啦!都什么時候了,如果抱怨就能解決問題的話,那還需要我們手中的劍干嘛。正所謂成王敗寇。當初若是我們賭贏了,便可換來幾輩子功名利祿和榮華富貴,而今即便是賭輸了,也未嘗就沒有東山再起的可能。不要忘了,機會可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眼下我們若想在逆境中重回人生巔峰,就唯有放手一搏。”

  一座深山石洞之中,有微弱的火光在搖曳閃爍,通過石壁上的影像來判斷,此時正有三人圍坐在洞內篝火之旁。

  不是別人,正是流云宗少宗主‘馮西南’、輪回宗少宗主‘曹嚴華’和逍遙宗少宗主‘云不凡’。

  他們各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身上滿是污垢和血跡,甚至有的血跡還尚未干涸,顯然在不久前還經歷過一場浴血奮戰。

  馮、曹兩位少宗主在聽了云不凡給出的一番見地后,彼此互望一眼,旋即異口同聲的問:“那你又打算如何放手一搏?”

  云不凡稍作沉吟,眼中倏地閃過一抹決絕之色,說道:“與其被他們抓住去邀功請賞,莫不如我們主動把自己交出去,或許尚可換來一線生機。倘若那個楊白衣再分還有點腦子,想必就應該清楚,留下我們三位少宗主的命,可要遠比那些個烏合之眾更有用處得多。”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