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81章 石中火,并蒂蓮(二)
  “石老弟,沒想到你非但精通煉器之術,居然還對各處風水寶地也有著如此淵博的見識呀。”

  藥康頗為詫異的看向來人,倒不是對此人身份感到存疑,而是對此番不容置疑的見地略顯震驚。

  盡管他們之間是近來才剛有接觸,不過這位癡迷煉器已近乎達到瘋狂程度的煉器宗師,還是給藥康等幾位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自從他與楊洛一同離開昆侖仙宗以后,便沒日沒夜的留在通天之匙中,守著青冥鼎和劍仙子寸步不離,甚至就連楊洛的大婚之日都未曾出席,當下如果不是有了什么重大發現,估計是斷不會抽出身來無的放矢的吧。

  與此同時,在場除卻靈寶以外的幾位藥門高徒也無不是對這樣一位博學廣才的煉器宗師跨目相看,紛紛向其點頭示意,且各自流露出謙虛受教的神情。

  而石勇卻好似很享受這份難以回避的虛榮,便清了清嗓子,道:“哪里哪里!相比于煉藥師而言,煉器師更注重的是在細小甚微處做文章,石某說它在這下面,那就一定在這下面。”

  “石長老,那我們又要如何才能下去呢?”

  楊洛偷偷環顧一眼場間氛圍正在發生著潛移默化的轉變,連忙指向水深火熱的巖漿河追問。

  豈料,石勇竟被問得是一臉發懵,當即就沒好氣地斥責道:“哼!老夫也只不過是閑來無事,才出來指點你們一二,至于如何才能下得去,你小子又跟我說得著么,簡直豈有此理。”

  “呃!這還真是良言難勸該死鬼、慈悲不度自絕人,行吧行吧,都怪我多事還不行嘛。”

  當聽得如此不分青紅皂白的無端斥責,楊洛的一顆心可謂是瞬間涼了一半,旋即,便見到另有一道少女身影也飛出通天之匙,他轉而試著開口詢問,“黑鴉妹妹,是你對那處極陰之地有所感應,這才拜托石長老向我們給出提醒的,對么?”

  “嗯,本來我是打算親口相告的,可那個怪老頭卻偏生橫加阻攔,非要先我一步出來看看,并且還特意囑咐我說,此事關乎甚大,只屬于我倆之間的秘密,切勿再跟其他人提起,就算是大哥哥你也不行。”

  黑鴉氣鼓鼓的揭了某人老底,顯然在遠近親疏的界定上,她還是很有分寸的。

  而石長老從旁一聽,則立馬義憤填膺的一口否認,“胡說八道!老夫又何時說過這樣的話!楊小子,你可休要聽信小孩子的口不擇言,既然老夫的指點你也已然虛心受教,那么接下來究竟該如何去做,不妨就由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便在原地煥然消失,重回通天之匙。

  眼看著如此尷尬而又滑稽的一幕上演在眼前,事實上,楊洛也挺能理解某人這一不良心態的,若不是因為近段時日以來受了太多刺激跟委屈,又何止于此呢。

  原本在石長老的潛意識里,連佟大成那樣的不良人都能成為楊洛的啟蒙恩師,且在死后還能深得此子牽腸掛肚,那么由此子來繼承自己的衣缽傳承,倒也再適合不過。

  況且,此子深藏不露的底蘊何其驚人,若能就這么一直順風順水的成長下去,想必在不久的將來,終成大器也無可厚非,到時他這個做師父的也必定跟著與有榮光。

  然則,隨著此子幾位師兄師姐的到來,卻又生生把他的這一幻想徹底掐滅。

  原因無他,只因輩分上的差別實在很難被對方接受,而這幾位藥門高徒的強勢又是他惹不起的,是以,他也只能是識時務的同楊洛撇清師徒關系,以平輩相稱。

  不過,要說他心里對此落差還是極為不甘的,于是從那以后,他便把所有精力與心血全都傾注在了煉器造詣上,希望能以己之長處去博得藥康等幾位的尊重。

  可讓他萬沒想到的是,經過一段時日相處下來,非但沒能博得這幾位的尊重,反而還被這幾位說三道四的從旁不吝賜教,甚至就連從前還算對他挺仰慕的劍仙子也因此而與之日漸疏遠,這又豈能不讓他倍受打擊?

  一想到此處,楊洛也不由是面泛苦澀的搖了搖頭,轉而才轉黑鴉問著,“黑鴉妹妹,不知你可有什么法子能讓我們下去呢?”

  “嗯,有辦法的。”黑鴉點頭,語氣頗為輕松地說著,“只要把大家收進我的妖域空間不就行了嘛。”

  聞言,楊洛頓時喜出望外的撓了撓腦袋,“對呀,黑鴉妹妹的妖域空間可是經由空中火淬煉而成,倘若憑此帶上我們潛入這條巖漿河中,那這道天然屏障豈不也就對我們形同虛設?我怎么把這茬都給忘記了!那我們還在等什么呢?要不,這就一起都下去看看?”

  卻不想他的這一誠邀,卻是令得在場幾位同門都顯得猶豫不決起來。

  要知道,在這條巖漿河下所孕育出的石中火可畢竟不是凡火,如果就這么輕信一頭妖獸的片面之詞而以身犯險,萬一真要是出現任何差池或閃失,那可是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

  “小師弟呀,你可否與這頭妖獸簽訂了契約?”靈寶略作沉思,忽然當先打破沉默。

  而楊洛被此一問,自然也心領神會的猜出了大家當前之所憂,這分明就是在對黑鴉的可信度抱有或多或少的猜忌。

  心中一念及此,他便大義凜然的說著,“四師兄,各位師兄師姐,黑鴉妹妹雖為妖獸,但其善良的秉性還是毋庸置疑的,我與她之間并未簽訂契約,如若各位對此尚存芥蒂,不妨就留在此地等候便是。”語罷,便向黑鴉遞過去一個堅定的眼神。

  而黑鴉在得此授意后,則直接是顯現出浴火鳳凰本體,載著楊洛一飛沖天。

  許是這一人一風呈現出的畫面感實在過于震撼,一時之間,竟把下方的幾雙眼睛全都給看直了。

  旋即,趙山河甩了甩有些暈暈乎乎的腦袋,直沖著當空放聲喊道:“兄弟!算上我一個,不論刀山火海,本殿下又豈能讓你孤身犯險。”

  “還有我!”

  緊接著,柳素素的聲音也隨后急切響起,“奴家已經失去過公子一次,還請公子也把奴家一起帶上,奴家愿同公子生死與共。”

  “好啊,既是如此,那我們就同去闖一闖這刀山火海又何妨。”楊洛傲立在鳳鳥之上開虎口、放龍聲。

  下一刻,趙山河與柳素素的身形便受到一股無形之力的牽引緩緩升空,直至與楊洛并肩而立,鳳鳥仰天發出一聲高亢而又嘹亮的鳳鳴,轉而承載著三人俯沖向下,一頭扎進那爍石流金的巖漿河中。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