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76章 前世今生(一)
  在聽了柳素素此番回憶后,不知為何,竟讓楊洛有種說不出的傷感油然心生,就仿佛這段經歷也讓他感同身受一般。

  他盡可能調整著自己的悲傷心緒,一籌莫展的輕聲問著,“素素姑娘,不知離你而去的那位書生又叫做什么名字?”

  “他叫做前塵!”后者神情淡漠的給予答復,繼而便來到那方石桌前落座,彈奏起桌上的古琴。

  琴聲時而婉轉連綿如小橋流水,時而跌宕起伏如急風瀑布,聽得楊洛是心曠神怡,如癡如醉。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

  多少癡夢多少等,難訴癡情恨別離。

  苦悶煩惱誰人知,一弦一曲了凡塵。

  曲中思念今猶在,天涯何處覓知音。

  直至一曲作罷,楊洛方才宛如一簾幽夢初醒,但在其臉龐上,卻已不知不覺地落下兩行清淚。

  “公子,你沒事吧?”

  柳素素以雙手按壓在琴弦之上,當與其憂郁的眼神四目相望,頓覺胸口處傳來一陣莫名悸動,旋即,忽然情緒失控的泣聲道:“你……你就是當年的前塵,這一世終于又讓我們相遇了對么?”

  “阿彌陀佛。仙子別來無恙。”

  楊洛雙手合十誦了聲佛號,那副虔誠的口吻及神態,簡直同當年的前塵在與蛇仙子惜別時一模一樣。

  緊接著,一聲牛吼突兀的響起,自其身后便有一幕幕虛無縹緲的畫面浮現出來。

  那是一段孤寂而又凄苦的人生過往。

  一個書生裝扮的小和尚背著一具老和尚遺體艱難而行,途經十萬八千里之遙,終于回歸東海之畔的佛土。

  這一路上,小和尚跋山涉水,歷盡重重磨難,甚至有那么幾次,本以為在劫難逃,可到頭來,卻終究還是絕處逢生的熬了過來。

  踏上佛土之時,老和尚的遺體早已風化成枯骨,而小和尚在選了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將這具枯骨安葬后,便徑自來到一棵菩提樹下枯坐參禪。

  這一坐也不知是度過了多少歲月,直至小和尚的容顏都已漸漸老去,方才證得阿羅漢果位,并被上蒼選定為天道護法。

  然則,就在他尚未飛升之際,卻有一頭受傷的小牛犢沖出山林,試圖尋求他的救助,后被他以無邊佛法治愈,自此這一僧一牛也就同乘七彩祥云登天而去。

  時光流轉,滄海桑田,僧人苦修佛法,而那頭小牛犢也在佛法的熏陶下,茁壯成長為一頭妖尊夔牛。

  這一日,一道魔神分身掙脫了天道枷鎖,欲要下界為禍蒼生,因此而遭到了所有天道護法的聯手抵制。

  奈何,這道魔神分身實在過于極端,眼看難以如愿,便以自身為引,招來至惡至邪的紅蓮業火,誓要與所有天道護法同歸于盡。

  緊要關頭,妖尊夔牛一時護主心切,直接是一口吞下漫天紅蓮業火,這才救下所有天道護法逃過一劫,不過,它也因此落得個萬劫不復的境地,殞命而亡,神魂俱消。

  事后,為了感激它的救命之恩,天道護法們集體向上蒼發愿,希望上蒼能念在其忠勇為主的大義情懷,為其重塑神魂和法身,可誰又成想,讓他們苦等了九九八十一日,卻也沒能等來天降福音。

  面對天道的無情,天道護法們也只能是心懷虧欠的各自而歸。

  到最后,就只剩下夔牛的主人依舊不肯離去,并且還向上蒼懇求,愿以自身阿羅漢果位換得夔牛重生。

  “前塵尊者,你可確已想好,要以己身阿羅漢果位去換得那頭夔牛的重生么?”

  突然之間,天光大盛,紫氣東來,一團祥云轉瞬飛臨而至,一個縹緲而浩瀚的聲音自云團中傳出。

  隨后,身披袈裟的前塵尊者也并未作何猶豫,便將雙手合十于胸前,說道:“阿彌陀佛,還請天道成全。”

  “也罷也罷,既然尊者心意已決,不妨就遂了你的愿吧。”

  話音方落,只見天幕上忽然顯現出六扇門戶,正是六道輪回之門。

  此中六道,又分為三善道和三惡道。

  三善道指的是:天神道、人間道和修羅道。

  而三惡道所指的則是:地獄道、餓鬼道和畜生道。

  門戶有分,道道有別,往生輪回,皆難逃此六道之中。

  旋即,畜生道的門戶緩緩開啟,一頭夔牛的虛影自門內飛出,“尊者,是您向天道求情,把老牛從這六道輪回中撈出來的,對么?”

  前塵只是沖它慈祥一笑,也沒說什么。

  下一刻,天道之音便從那云團中三度傳出,“夔牛,你的主人為了讓你重獲新生,不惜舍棄己身阿羅漢果位與本天道做了筆交易,此后若他離你而去,不知你又要意欲何往呢?”

  “什么!尊者因為老牛,居然舍棄了苦苦修來的阿羅漢果位?這……這又讓老牛何以為報呀!”

  夔牛在得知了自己獲救的代價后,心存無比感激的同時,也感到無比愧疚,認真思忖了良久,終于是鼓足勇氣試著詢問天道,“那如果是老牛愿意重回六道,尊者與你之間的這筆交易能否就此作罷?”

  “不能!”天道不假思索的篤定回之。

  夔牛聽了,雙眼頓時因憤恨充滿血絲,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饒有即將叛道入魔的征兆。

  然而就在此時,前塵卻是悠悠開口,將它從那苦海無邊的掙扎中喚醒,“夔牛,你既已重獲新生,便不該再重入六道。若因你心生記恨而墮落成魔,豈非貧僧之罪過呀。”

  哞……

  夔牛仰天發出一聲響徹云霄的牛吼,繼而雙眼又逐漸恢復清明,“尊者大善,老牛定會謹記尊者教誨,此后皈依我佛,永世守護這方天下免受魔劫之苦,萬望尊者一路走好,早日重證阿羅漢果位,老牛就在此等著您歸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聽了夔牛信誓旦旦的此番承諾,前塵臉龐上方才流露出釋然之色,轉而便心無旁騖的對天道說著,“還勞煩這就送貧僧上路吧。”

  “嗯,既是如此,以尊者此生無量之功德,理應被送往天神道輪回轉世,不知尊者意下如何?”天道征詢著他的意見。

  卻不想,前塵竟黯然落淚,“如若此去可由貧僧自行來做定奪,貧僧只愿前往那人間道去輪回幾世,不為功名利祿,但求問心無悔。”

  “不為功名利祿,你又去人間做什么?但求問心無悔,又何必從一介凡人做起?哎!看來尊者還是對那蛇仙子念念不忘啊。去吧去吧,但愿尊者此去,不再抱有遺憾才好。”

  人間道的門戶徐徐敞開,眼看著前塵堅定不移的步入門內,本就僅存下一魂一魄的夔牛突然把心一橫,緊隨其后也跟了進去。

  自此,這方天地間便有了一花一樹。

  花是彼岸花,樹是佛果樹。

  但凡有魔族出現的地方,便可見到彼岸花盛開成海,佛果樹茂密成林……

  畫面到此戛然而止,楊洛緩緩睜開眼眸,卻發現面前的蛇仙子早已是泣不成聲,把自己哭成了一個淚人。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