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75章 奪命書生(二)
  就這樣,書生和蛇仙子在達成約定后,自此各州縣的府衙便陸續迎來了瘋狂報復與血的洗禮,甚至一度有個極為響亮的稱號‘奪命書生’,迅速傳遍此方天下間。

  有人說,這奪命書生本乃一介布衣良人,只因多年科考落榜,逐漸心灰意冷,方才視朝堂中人為冤家對頭。

  也有人說,他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慘痛經歷,之所以對各地府衙恨之入骨,十有八九是曾經遭遇過冤假錯案,故而才令其心性大變,與朝堂反目。

  還有人說,奪命書生實為山中精怪轉世,自小便有各路妖魔陪伴身側,長大后自當不會安分守己,定要在這人世間掀起血雨腥風。

  然則,不管這世人是如何如何眾口紛紜,既然是牽扯到了朝堂的權威,那么來自于朝堂一方,顯然不可能置若罔聞、無動于衷。

  是以,朝堂便以豐厚懸賞在整個修真界征集能人異士,對奪命書生展開了天羅地網的圍剿。

  奈何,奪命書生的行蹤本就漂泊不定,且一路上又有蛇仙子結伴同行,饒是有江湖人士在某一地與其幸運的遭遇,也根本拿他們沒轍,于是就這么一直拖了幾年之久,到頭來也沒能遂了朝堂的愿。

  而經過這幾年的朝夕相處,奪命書生和蛇仙子逐漸也培養出了真情,甚至在他們彼此心照不宣的潛意識里,早就已把對方當成了白頭偕老的眷侶。

  不過就在這一天,有一老僧在路上同他們相遇,卻是生生打破了兩人這一世姻緣。

  那老僧自稱是來自東海之畔的佛土,一生游歷天下,度化有緣人無數,但今日讓他遇上的這位,卻與以往有緣人大不相同,乃是萬中無一的天選之人,故此,他希望書生能盡早遠離紅塵俗世,遁入空門。

  蛇仙子一聽,還不等書生表態,便立馬厲聲呵斥道:“臭和尚!你少在那兒蠱惑人心,我家公子與你無緣,你還是去找別人結緣吧。”

  卻不想,那老僧非但對其不友好態度不理不睬,還笑呵呵的沖著書生誦了聲佛號,說道:“阿彌陀佛!施主本為宅心仁厚的讀書人,只因世道不公,連翻遭遇人世坎坷,方才令你哀莫大于心死。既然你的心都已經死了,那又何不趁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

  “公子,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世道不公,本就該有人站出來伸張正義。放下屠刀,也未必就非要遁入空門不可。公子要是厭惡了這人世間的離心離德、眾叛親離,大可以和奴家歸隱深山,從此過上與世無爭的平淡日子。”

  見老和尚循循善誘的要把書生拐騙走,蛇仙子又哪能麻木不仁的聽之任之,當下連忙不甘示弱的予以反駁。

  而書生似也被后者中肯的言語所打動,只是稍作猶豫,便拒絕了老僧的好意。

  畢竟,蛇仙子是在他最為無助的時候陪著他一路走過來的紅顏知己,且彼此間早已習慣了有對方陪伴,如果非要讓其在出家為僧和蛇仙子之間做出抉擇,那也確實不該辜負后者對他的一片真誠與深情。

  不過,那老僧卻偏生是不肯輕易善罷甘休,見好言相勸不成,居然直接動手搶人。

  結果,蛇仙子在與之大戰百余回合后受了輕傷,還真就沒能把人留住。

  如此一來,蛇仙子自然也被徹底激怒,此后的數日里,便開始四處拜訪‘常莽巳蛇’的本家,誓要不惜一切代價,把人再從老僧手中奪回。

  不過,要想在這滾滾紅塵中尋覓到老僧下落又談何容易?

  故而在她一時情急之下,便與眾本家聯手為禍世間,并且每禍害一處地方,還會留下‘阿彌陀佛’四個血字,打算以此來嫁禍老僧,逼迫老僧現身。

  時間就這么一晃過去大半年,直到有那么一天,當老僧親自把書生送還回來時,從前的書生已然是剃度出家,且心志也已發生難以捉摸的逆轉。

  他徑自來到蛇仙子近前,奉勸其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那一副虔誠皈依的口吻及神態,屬實是令得蛇仙子痛心疾首、悔不當初。

  當初,若是沒能讓老和尚把人搶走,說不定倆人這會兒都已經過上男耕女織的田園生活,如今可倒好,從前的書生已被佛法度化洗腦,要再想令其回心轉意,重新找回半年前的自我,恐已是不太可能了吧。

  對此,心下絕望的蛇仙子瞬間就因憤恨而喪失理智,當下二話沒說,便直接對老僧痛下殺手。

  而那老僧卻是不閃不避,仿佛早已下定赴死之決心,就那么神圣而又安詳的一命歸西。

  眼見老僧以死明志,蛇仙子轉瞬也恢復頭腦清明,可當她抱有遺憾的再看向書生時,卻發現書生眼中閃過一抹大徹大悟的堅定。

  轉而,她急忙開口解釋著,“奴家真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時失手,萬望公子切莫因此而記恨奴家。”

  盡管她也明知道,事已至此,即便是再作何解釋,恐都是徒勞的,但卻仍舊心存一絲執念,想要書生原諒自己,并重回到自己身邊。

  書生沖她點點頭,面龐表情無喜無悲的說著,“仙子無需為此而感到自責,此中因果,本就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數,正如你此前所犯下諸多殺戮皆因在下而起,在下又豈會對仙子心生記恨。”

  “那也就是說,公子愿意從此舍棄修佛之路,隨奴家一同了此余生嘍?”蛇仙子迫切追問。

  書生沉默思忖了半晌,方才徐徐給出答復,“原本在下確不該辜負仙子的一片赤誠挽留,但如今卻情非得已,只能同仙子斬斷這一世情緣,萬望仙子也莫要強求,還是從此把在下給忘了吧。”

  “情非得已?敢問公子又究竟是有何苦衷呢?”蛇仙子含情脈脈的看向書生,眼中滿是難舍難分的晶瑩。

  而書生則沖她展顏一笑,只留下句‘此生抱歉,但愿我們來世還能有緣相遇吧’,便轉身背起老僧的遺體,徑自果決離去。

  “此生抱歉,難道我們來世真的還能有緣相遇么?”

  蛇仙子淚眼婆娑的望著書生漸行漸遠的背景,直至消失在其視線中,她終于做出一個心灰意冷的決定,那便是主動向朝堂投案自首,一來是為了替書生減輕負罪感,二來也是不想被她請來的本家幫兵此后跟著一起受到牽扯。

  可誰又成想,偏生就在她萌生此念之時,四下里竟是忽現伏兵,殺得她們一個措手不及,到最后,就只剩下她和柳青被收入一幅畫卷中,時隔至今,已在畫中度過近千載歲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