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73章 挽留(二)
  “壞了壞了!看來這是欲擒故縱不成,轉而就要強留下我們呀。”

  當聽到身后殷切的挽留,趙山河立時有種不好的警惕感油然心生,他立馬看向楊洛給予暗示,卻發現對方根本無動于衷,情急之下,只好壓低聲音又提醒了句,“兄弟,此地不宜久留,要不咱還是先離開這里再說吧。”

  豈料,楊洛卻依舊沒把他的話聽進去,反而是掉腚就把自己給撂在原地,徑自走向二女。

  “得嘞!油鹽不進,算我白說。”

  趙山河露出一個苦悶表情,旋即把心一橫,便也尾隨著楊洛折返而回。

  “在下楊白衣,乃一介寒門書生,至于我旁邊這位,乃是我的書童,日后還望二位姑娘多多關照。”

  待到重回二女近前,楊洛隨口就扯了個謊,試圖以假身份蒙混過關,然而趙山河卻是從旁撲哧一下沒憋住笑,屬實不免令得場間氣氛有些尷尬。

  楊洛斜睨他一眼,沒好氣道:“你笑什么?讓你來做我的書童,還委屈你了不成?”

  “不委屈不委屈!我本來就是你的書童,從前是,以后也是。”

  趙山河面容一肅,強壓下心中笑意,繼而還沖著二女一本正經的抱了抱拳,“在下趙安,見過兩位姑娘。”

  這下,楊洛也不禁是頓覺心中一陣好笑,差點沒笑出聲來。

  眼見他二人的言談舉止竟都是如此古怪,二女相視盈盈一笑,隨后,那素衣女子也開口報出了自己與妹妹的芳名及來歷,“在下柳素素,令妹柳青,我們姐妹倆皆為蟒身入道的妖修,因在外面闖下大禍,故才被皇室一脈封印在此畫中,時隔今日已過去近千載歲月。”

  “你們!你們都已被封印在這里那么久了!”楊洛訝然失色。

  卻見柳素素輕點螓首,悠悠說著,“是呀,的確是已經很久很久啦,不過若以外面的年月來推算,應該也就才過去一百多年吧。”

  “姑娘的意思是說,在這畫中的年月要比外面過得慢?”趙山河插話詢問。

  而柳素素卻是不假思索的篤定回之,“不錯!根據歷年來被送到這里的朝廷欽犯得以證實,外面的一日,差不多相當于畫中七日。”語聲微頓,繼續又道:“是以,之所以把二位公子留下,也是我們姐妹倆另有私心,還希望二位公子能把外面的江湖趣聞說與我們聽,順便……”

  “順便,再向你們打聽一個人?”

  柳青快言快語的補全柳素素尚未說出口的話,跟著又氣鼓鼓的對柳素素說,“姐姐,這都過去多少年啦,難道你直到現在還都對那個薄情郎念念不忘么?當初要不是因為他,我們姐妹倆又豈會在外面招惹上大因果?你可不要忘記了,那人可是曾以‘人妖殊途’為借口拒絕過你。他能拒絕你一次,就能拒絕你第二次、第三次,況且,即便是他還活在外面,我們也是出不去的,你又何必給自己添堵呢。”

  “青兒,其實他當年并沒有說錯,人與妖之間縱使有了感情,也注定是有緣無分,在這一點上,姐姐也未從怪過他。”

  柳素素深情開口,眼眸中卻是閃爍著幾許淡淡地憂傷,“只不過讓姐姐至今都無法釋懷的是,當年他又為何要選擇出家?難道就是為了與我斷絕往來?還是這里邊另有其他什么難言之隱?姐姐在這畫中思慮了近千年也未曾想明白,是以,才盼著有朝一日能向他當面問個清楚,如果他已不在人世間,那也只能是抱憾了此余生啦。”

  在聽了柳素素如此愛之所深情之所至的執念后,柳青當即就換上一臉苦惱的神情,嬌嗔道:“天吶!還真的是無藥可救唉!好吧好吧,但愿那個窮書生、臭和尚還能存活于人世間,并且也已悔過自新,這會兒正在外面苦苦等著姐姐你出去團聚呢,阿彌陀佛。”

  說到最后,柳青竟是一時氣急的誦了聲佛號,繼而又重新坐回那方石桌前,胡亂撥弄起桌上的古琴。

  少頃,許是連她自己都被這毫無韻律的琴音給吵得心煩意亂,雙手突然離開琴弦,起身大步離去。

  而對于她的這一無理取鬧,柳素素也并未表露出絲毫不悅,只是略顯頹廢的笑了笑,便與楊洛二人講述起曾經的一段過往。

  那一年,她因遭受天譴而修為盡失,落難于青城山下,幸得一位好心書生路過,不惜拿出身上所有銀兩,才從一獵戶手中將其買下放生。

  正因為如此,那位好心書生也失去了進京趕考的盤纏,不得不放棄了當年科考。

  但在事后,書生卻并未感到后悔,而是在當地城外搭建一座草棚住下,白日里進城趕工,夜晚時秉燭夜讀。

  時間就這么日復一日的過去,轉眼便又到了來年春暖花開時節。

  經過這一整年的節衣縮食,他也已然攢夠了趕考上路的盤纏,于是便決定再度踏上赴京之旅,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可誰又成想,就在他準備好一切即將啟程的頭天夜里,卻被一城中惡少領著幾名府衙捕快登門,生生將其指認成近一年來城中多起命案的兇犯。

  當時,饒是書生如何辯解,卻也于事無補,到頭來終究還是沒能逃過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牢獄之災。

  后來,等書生到了獄中才后知后覺的理清此中貓膩,自己很有可能是被當成了替罪羊拉來頂罪,而且之所以把近一年來的命案全都算在自己頭上,估計也是府衙想要對朝堂和民眾有個交代,故此,才選定自己這么個無依無靠的外鄉人伏法受誅。

  牽連多起命案的兇犯,除了死路一條,還會有其他下場么?

  當書生想到此處,整個人也不禁是逐漸變得萎靡不振起來。

  人之將死,總有太多的放不下和不甘心,即便是出身寒門的他,也同樣不例外。

  家中上有父母下有妻兒,如果自己就這么不明不白的客死他鄉,日后又由誰來陪伴與照顧他們呢?

  況且,自己還被定性成了命案兇犯,這一消息要是傳回故土,豈不連累一家老小都要受人鄙夷與歧視?

  “不行!哪怕這世道再有多不公平,我也決不能就這樣認命!”

  他探手入懷,取出一片蛇鱗托在手上仔細端詳,片刻過后,似是終于下定決心,五指彎曲成拳,用力將這片蛇鱗攥碎成了齏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