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71章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皇恩不負卿(二)
  最多不出三年,讓整個修真江湖必將盡歸朝堂統治,如有不從,天下不容。

  這又是何等的雄心壯志!若真能得償所愿,豈非國之幸事、民之萬福?

  然而,眾人在經過深思熟慮后,卻又都逐漸恢復了平心靜氣。

  在他們想來,僅憑兩個稚氣未脫的少年就想要成就如此一番千秋大業,是不是也未免太過不切實際了呢?

  不過,唯有趙天一看向這兩個少年的眼神依舊炙熱猶存,“這么說來,你們兩個是早就有所籌謀,要對整個修真江湖動手嘍?”

  “正是!”

  楊洛肅穆點頭,坦蕩回之,“于公,是為了朝堂千秋萬代。于私,是為了一雪當年家族之恥。故而不論是于公于私,這世上的善惡與不公總要有人站出來去伸張,縱使是赴湯蹈火、險阻重重,也斷然沒有退縮的道理。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皇恩不負卿!”

  說到最后,他與趙山河四目相對,似乎皆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很遙遠的未來。

  眼見他二人達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識,趙天一當即攏須發笑,笑得是無比欣慰與釋懷,“哈哈哈哈……好!好一個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皇恩不負卿!既是如此,那本國師不妨就拭目以待好了。天刑,道常,勞煩你二位這就把他倆送到‘那里’去吧。”

  聞言,楊天刑和古道常無不面露訝然之色,楊天刑連忙推脫道:“國師,這么做可是有些不合規矩呀,要不……”

  “行啦!什么規矩不規矩的,規矩還不都是人定的!”

  趙天一擺擺手,打斷楊天刑后面要說的話,“如今這方天下四海鼎沸、克全厥身,只怕即將就要迎來千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既然這兩個孩子如此有信心,要在三年之內號令群雄,平定整個修真江湖,那我們又何不助他們一臂之力呢。”

  這時候,四王爺趙玄智略顯激動的插進話來,“父親,您莫不是打算要對他們開放‘帝王閣’?”

  “怎么?你有意見?”趙天一抬了抬眼皮,語氣不溫不火的反問。

  趙玄智連忙賠上一臉笑容,奉承道:“嘿嘿,哪能呢,父親的決斷向來都是高瞻遠矚、英明至極,兒臣又豈敢有何異議。”

  “哼!諒你也不敢,還反了你個小兔崽子不成!”

  “是是是,不敢不敢。”

  在這位說一不二的太上皇面前,趙玄智還真叫一個沒脾氣,那副低三下四的諂媚嘴臉又哪里像是個王爺?

  眾人一陣嗤之以鼻。

  隨后,楊天刑和古道常也沒再多做推辭,便引領著兩個少年徑自走向一面墻壁前。

  墻壁上掛有一幅山水畫,整幅畫卷盡管看上去有些古樸與陳舊,但這畫中的山清水卻是格外優美與縹緲,尤其還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空中樓閣坐落在群山峻嶺之間,不免給人一種想入非非的傳神意境。

  “帝王閣!原來……竟是在這幅畫里。”

  趙山河細看之下,隨口讀出那座空中樓閣匾額上的字跡,不由頓時心下駭然的瞪大眼睛,同楊洛面面相覷。

  旋即,趙天一的聲音自他二人身后傳來,這才令得他二人如夢方醒,“不錯!就是在這幅畫中!此畫名為‘日月山河圖’,其內自成一方天地,被歷代君王收藏在里面的珍藏可是頗豐,現對你二人開放一日,但愿能讓你們從中都有所獲。”

  “就只開放一日呀?”趙山河回頭看向爺爺趙天一,眼中滿是無盡貪婪的欲望。

  而趙天一卻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循循善誘的試著反問,“怎么?你這會兒又不打算趁早離京了么?”

  趙山河稍作沉吟,臉色突然一沉,鄭重道:“算了算了,一日就一日吧,做人總不能貪得無厭不是。”

  趙天一的笑容瞬間僵住,一時凝噎無語。

  緊接著,楊天刑和古道常再次征得了趙天一的默許后,各自手掐法決,將絲絲縷縷的靈力引向日月山河圖。

  只是少許片刻,這幅畫卷逐漸綻放出色彩斑斕的毫光,就仿佛是開啟了一道時空之門,生生將兩個少年吸扯了進去。

  毫光轉瞬消失,一切又都恢復如常,但那兩個少年,卻已然成為畫中人。

  “父親,他們兩個就這么貿然闖進去,該不會在里面遇到什么危險吧?”趙玄智舉目望向畫卷,略有幾許擔心的沉聲問著。

  很顯然,他對這幅日月山河圖的來歷也略知一二。

  要說起此畫的年代,那還要追溯到大殷王朝開國之初,當年也正是因為開國老皇帝得了此畫,才得以順應天命,一統天下。

  后來,此畫又落入歷朝歷代的君王之手,便成了鎮國之寶,被收藏在里面的寶貝自是不知凡幾、難以計數。

  不過,這畫中除了機緣遍地,危險也是隨處蟄伏,甚至曾有那么一段歲月里,這畫中洞天完全就是用來羈押朝廷重犯之所,可見趙玄智的擔心也并非是子虛烏有、捕風捉影。

  不過,連他都能想到的隱患,身為太上皇的趙天一又豈能沒對此做出過慎重考量,當即灑然一笑,便以一種如釋重負的口吻說著,“哈哈哈哈,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如今他倆這一去,興許能為本朝解決多少年來的心腹大患也說不一定,我們又何必妄加干涉、杞人憂天呢。”

  “父親的意思是說……您原本就打算放任他倆進去涉險,如果這兩個孩子真能把握住機會,非但可以收服里面歷朝歷代的梟雄為己用,順帶也能化解他們對本朝歷年來的仇恨與積怨,從此唯皇命是從?”趙玄智似有所悟的蹙眉猜測。

  而趙天一則立馬收斂笑容,悠悠嘆息道:“哎!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皇恩不負卿!若真能如此,那自是再好不過呀。”語罷,抬眼望向畫中兩個少年,眼神中卻是別有一番期許與關切。

  至此,在場眾人也終于對這位當朝國師的深謀遠慮了然于胸,他們紛紛看向畫中人,只見那兩個少年在入畫以后,竟然并沒有表露出絲毫震驚與惶恐,恰恰相反,反而還好像心情十分愉悅,一邊哼哼著不知名的古怪小曲,一邊朝著連綿山脈大步而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