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69章 若得知己永相伴,共渡青絲暮成雪(二)
  “楊洛?我……我真的還沒死么?”

  葵姐怔怔地望著少年,感受著少年胸膛的體溫和心跳,一時間竟覺得無比親切與享受。

  少年沖她點點頭,面露和煦的微笑,“嗯,放心吧,接下來一切都交給黃哥好了。”

  “黃哥?黃哥又是誰呀?”葵姐狐疑的問著。

  楊洛將她安全帶回地面,方才沖著當空揚了揚下巴,回道:“喏!就是那位嘍。”

  按照少年的提示望去,只見正在上演著一場如火如荼的對決。

  倆人一刀一劍,各有千秋,刀光劍影,你來我往,轉瞬便已過招數十回合,居然戰成了勢均力敵。

  果不其然,這也充分暴露了二郎山渡劫初期的修為,倒也難怪會如此輕松就完勝三女。

  要不是黃佰川之前早有試探,因此才做好了隨時出手馳援的準備,只怕葵姐的這條小命還真就要堪憂了。

  這時候,原本還等在廳堂內的眾人也陸續移步到外面來觀戰,胡天罡一臉肅穆的開口,“佰川!休要戀戰,抓緊時間速戰速決!”

  很顯然,這位頭排狐堂教主是動了真怒,話里話外的意思也就是說,現下有那么多人都在看著,如果你黃佰川再遲遲難以取勝,那可是丟盡了本仙堂的臉面吶。

  而黃佰川自然也聽出了此番話中深意,當即就爆發出神勇,將一口鋼刀舞的是虎虎生風,饒有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

  眼看對方發起了以命搏命的兇猛攻勢,二郎山的面色也不由是越發凝重起來。

  因為他很清醒的意識到,若再繼續與其糾纏下去,自己也未必就能占到什么便宜,到最后,無非就是拼個兩敗俱傷的下場。

  是以,莫不如盡快結束這場毫無意義的決斗,另謀從長計議。

  一念及此,他閃身躲過黃佰川劈向自己的一刀,連忙退后叫停,“停停停!不打了不打了,今日就算你我戰平可好?”

  “哼!還廢什么話!做了錯事就要付出代價,難道你還打算就這么全身而退不成!”

  黃佰川冷哼一聲,果斷回絕了對方的言和,繼而又合身撲上,誓要與其分出個勝負輸贏不可。

  盡管他也明知道,即便是再戰下去,恐也難以在一時半刻解決戰斗,可該有的氣勢跟態度還是要拿出來的。

  畢竟這是關乎仙堂眾仙家的臉面,若自己就這么輕易松口接受言和,豈不落人話柄?

  似也猜到了他爭強好勝的心理,二郎山故意賣出一個破綻敗下陣來,跟著也沒有多余廢話,直接是帶上佇立在原地發呆的陳寒月憑空遁走,同時,還留下一聲放蕩不羈的狂笑徘徊在場間,“哈哈哈,今日恕不奉陪,他日有緣再見,定與爾等一決生死,告辭了!”

  只一瞬間,倆人的氣息蕩然全無,就仿佛之前從未在這里出現過一般。

  這并非是施展的神通,而是借助了法寶的空間之力,就像‘星羅棋盤’和‘通天之匙’一樣,都能憑借一個念頭來去自如、緊急避險。

  雖然這看上去有點像是落荒而逃,但黃佰川卻是心知肚明,這也不過就是對方刻意營造出的假象罷了。

  “哎!看來以后還真得對此人多加提防才行。”

  他搖頭嘆息一聲,收刀重返地面,卻發現身穿一襲吉服的楊洛仍舊懷抱著那名豐腴女子遲遲不肯放下,不由怔了怔神兒,連忙提醒了句,“地馬呀,你這位受傷的小友不妨先交由你黃哥來照顧,眼下良辰吉時已到,咱還是把正事兒給辦了吧。”

  楊洛一聽,這才猛然間如夢驚醒。

  他先是低頭看了眼懷中霞飛雙頰的葵姐,跟著又偷瞄了眼身后好似若無其事的佟萱,一時間屬實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所幸也就那么落落大方的把葵姐交了出去,“黃哥,那我的這位朋友就先拜托給你了。”說著,掉腚又將珈藍和唐野也一并拉扯過來,“還有這兩位,也請黃哥幫我一起都照顧好。”

  “好嘞!請地馬放心,黃哥定當不負重托!”黃佰川苦笑應下。

  要說他此刻對某少年的欽佩,那真叫一個無以言表。

  當著自己結發之妻的面,還能如此有恃無恐的惦念著她女,這要不是親眼目睹,他決計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而事實上,某少年的這一廣闊胸襟又何嘗不是令得在場眾人目瞪口呆、心馳神往。

  不過,讓大家萬萬都沒有猜想到的是,那位紅裝素裹的美艷新娘非但沒因此而惱羞成怒,反倒還表現出通情達理的另一面。

  她款款邁步來到少年身側,抬手掀起頭蓋上的紅布,便對葵姐、珈藍和唐野三女柔聲說著,“三位姐姐,萱兒心知你們都對我家相公情深義重,而我家相公也對三位姐姐一往情深,如若三位姐姐不棄,何不趁此良辰,同妹妹一起定下終身呢。”

  此話一出,無疑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霎時間引動全場陷入一片嘩然。

  什么叫做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當前的佟萱,便是做出了最具說服力的表率!

  身為一個女人,居然能在成婚當日廣邀姐妹來共侍一夫,像如此大公無私的美德,還真是羨煞多少天下好兒郎呢。

  然則,就在這雜亂無章的喧嘩聲中,楊洛卻是忙不迭地出聲打斷,“咳咳!什么情深義重,什么一往情深,萱兒,我們都是曾一起出生入死過的知己,你可不要誤會好不好?”

  “相公!有道是若得知己永相伴、共渡青絲暮成雪,此后我們姐妹四人一同與你仗劍天涯、共度余生,難道這不好么?”

  佟萱以一種無比真摯的眼神看向少年,看樣子似乎并沒有摻雜賭氣成分,更不像是在開玩笑。

  楊洛沉吟發呆半晌,一想到未來江湖生涯能有如此幾位國色天香的美眷相伴,倒還真有些忘乎所以的心動,可轉念又一想,今日若真與這四位一同拜堂,是不是也未免太荒唐了些?

  于是乎,他便一本正經地開口道:“行啦!有什么事都且容事后再商量。走!這就先跟我進屋去拜堂!”說完,拉起佟萱的一只玉手直奔廳堂快步走去。

  “相公,你真的不再考慮考慮了么?”佟萱踉蹌跟隨,卻仍有著幾分固執的堅持。

  而楊洛則全當是什么都沒聽見,直沖看熱鬧傻笑的禮生催促道:“快快快,良辰吉時已到,還只差最后一拜,你還跟那兒發什么呆呢。”

  見他如此心虛的迫切,不由頓時惹得全場啼笑皆非、噓聲成片。

  就這樣,兩對新人的結發之禮又在諸位賓朋的見證下繼續,三拜禮成,宴請賓朋,花好月圓,洞房燭火,這一夜春宵過后,又是次日初晨的到來,晨光微曦,燕語鶯啼,旭日東升,萬物蘇醒,一切都是那樣的祥和與美好。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