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66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二)
  “好!不愧是我的女兒!”

  在得到了陳寒月的明確答復后,上官若雪頓時眸光熠熠,神采煥發,“從今往后,咱們母女倆就讓這全天下的臭男人看看,女人也未必就不能撐起一片天來!”

  “娘,那女兒又要去做些什么才能幫到您?”陳寒月下定決心,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同母親共渡難關。

  上官若雪聽了,嘴角勾起一個淺淺地弧度,“月兒,娘看得出來,你至今仍對那小子存有好感,對么?”

  “嗯!只是我一次次的欺騙他,恐已讓他傷透了心吧。”陳寒月如實道出心聲。

  而上官若雪卻是輕輕搖頭說著,“傻孩子,這又有什么的。男人嘛,你越是讓他容易得到,他反而就越是不會去珍惜。相信娘,你只需要把握好分寸稍稍主動一點,那小子定會不計前嫌的原諒你。”

  “娘是想讓我去接近他?”

  陳寒月似有不解的看向母親,卻見母親頗為嚴肅的沖自己點點頭,“不得不說,你看男人的眼光確實很準。誰又能想到昔日的階下之囚,如今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上蒼眷顧的天選之人。你若能牢牢拴住這樣一個男人為你所用,也就相當于留住大氣運在身邊,日后一旦得遇機緣,未來錦繡前程必將不可限量。還有,往后我們母女倆也要劃清界限、斷絕往來,或許只有這樣,才能換來一線轉機呀。”

  “娘!我們母女倆才剛剛相認,難道非要如此不可么?”陳寒月眼眶微紅,語聲哽咽。

  而被這么一問,上官若雪也是面色略有動容,但在經過思忖再三,終還是堅持己見的給出回答,“月兒,這世間的正邪之分本就無從界定,如果我們押上全部身家只去賭一面的輸贏,那么贏的幾率也就只占一半,是以唯有分開下注,方可穩操勝券吶……”

  到此,陳寒月的回憶也戛然而止。

  她一步跨過屋門來到楊洛近前,眼中袒露著一往情深的溫柔,“楊洛!按說我本不該在你大喜之日前來自找不快,但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應該把有些心里話與你當面說清楚。從前你以誠待我,而我卻對你虛情假意,的確是我有負于你在先,可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我卻忽然發現已對你動了真感情,呵呵,也許……這就叫做命運弄人吧。”

  此話一出,全場俱靜。

  姑且不論這個女人到底是何身份,光是敢于在人前認錯表白的這份勇氣,就足以見得她對某少年是多么愛之深切,否則,想必也斷然不會不顧身敗名裂來此鬧婚吧?

  一時之間,眼看楊洛也好似猶豫不決的遲遲都沒吭聲,不由令得在場眾人也都生出各種八卦思緒,紛紛交頭接耳的小聲議論起來。

  有人說,世間難得能遇到如此癡情女子,饒是之前有錯在先,也該獲得原諒。

  也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呀,可真是太不像話,即便是心里再有多放不下,總歸也不該出現在這種場合上丟人現眼。

  還有人有感而發,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情感沒去珍惜,直到失去才追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也莫過于此。

  便在這七嘴八舌的熱議下,古麗娜以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兇戾眼神望向自己兒子,暗暗心道:“兒啊,你還在那兒低眉順眼的尋思什么呢?當初可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差點沒把你小命搭上,如今她又在你大婚之日跑來賣慘,分明是別有用心,難道這也讓你很難選么?”

  此外,楊信也以一種知子莫若父的迥異眼神望向兒子,心里邊同樣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哎呀,我說你個臭小子,眼下你這都已經有了佟姑娘愿意死心塌地的跟著你,咱可不能去做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負心漢吶。”

  而端坐在高堂主位上的楊天刑和古道常雖也是面泛愁容之色,但在同趙天一和南宮博眉來眼去的交流時,卻隱隱流露出一絲得意,顯然對自家這個晚輩后生惹出的風流債,還是表示理解與欣慰滴。

  這時候,妄自出神中的少年也逐漸轉醒,他先是看了眼衣冠楚楚的佟萱,跟著又看向我見猶憐的陳寒月,云淡風輕地微笑道:“嗯,我能接受你對我的道歉,但卻不能接受我對別人的虧欠。人生若只如初見,你我本不該相見,曾經種種,陳姑娘又何必舊事重提。”

  “人生若只如初見,你我本不該相見!呵呵呵,那如此一來,倒也確實沒必要再舊事重提了。”

  陳寒月被楊洛的一番表態屬實是刺激的不輕,她原以為憑借著自己的出眾姿色跟花言巧語,應該有著很大把握能讓眼前這少年回心轉意,可誰又成想,對方非但把自己回絕得干脆又徹底,還話里話外透著對自己的輕蔑與藐視,這簡直是令得無比高傲的她羞愧難當、無地自容。

  “楊洛!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請記得,我曾像乞丐一樣來求過你!”

  她嘴角掛起一抹自嘲的苦澀,胸前起伏微微有些急促,語罷就要轉身離去,豈料竟被一道青衣身影擋在門外。

  這人劍眉星目,唇紅齒白,乍一看約莫也就二十出頭的年紀,但整個人的氣質卻過于沉穩內斂,似乎有著異于常人的絕對自信。

  如果珈藍也在場的話,定會一眼就認出其身份,正是北冥劍宮千百年來難得一遇的用劍奇才——二郎山。

  要說起這位用劍奇才的絢爛人生,其實用一句話就足以概括,那便是‘此生還尚未嘗過一敗’!

  由此可見,他將是一位多么卓乎不群的天之驕子。

  不過,縱使是這樣的天之驕子在同陳寒月有過一次偶遇后,卻也念念不忘至今,“寒月姑娘,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既然你的心上人已然回絕了你,那我是不是也就有機會了呢。”

  “你讓開!本姑娘就是見棄于人,也不輪到你這么個不著調的登徒子來同情與可憐!”

  陳寒月本就正在氣頭上,哪成想偏生竟有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向其表白,而且態度上還如此浮夸,這就不免更加令其惱羞成怒了。

  “不讓是吧?好!那你就去死吧!”

  見這男子依舊立于原地并沒有讓路的意思,她一時勃然大怒,刷的一聲拔出腰間佩劍,便直刺對方胸膛。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