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64章 紆尊降貴(二)
  便在這萬眾矚目的觀望與期盼中,少年很是隨意的拂袖一揮,那些個飄在高空打轉的奇花異草立時傾瀉而下,就如同是雨落一般,爭先恐后的落向那尊藥鼎內。

  幾乎就在同一瞬間,鼎身上那一道道銘文也隨之亮起,五光十色,分外璀璨奪目。

  而這無比璀璨奪目的光輝就仿佛具有勾魂奪魄的魔力一般,令得下方如火如荼的亂戰廝殺漸漸停息下來。

  突然,一條百足蜈蚣平地飛天,射向藥鼎,化身為藥。

  緊接著,一條又一條百足蜈蚣先后效仿,紛紛棄下各自占據的肉身傀儡,慷慨就義。

  眼看著那一具具干癟的尸體無力倒下,將士們一時間都有些茫然失措,旋即又都是熱淚盈眶的喜極而泣、聲淚俱下。

  在他們的靈魂深處,就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永遠都醒不過來的噩夢,如今總算大夢初醒,簡直是如獲新生。

  “大哥!這一切……終于徹底結束了么?”趙青云從妄自發呆中回過神來,語氣頗為激動的問著趙士元。

  而趙士元則是面泛苦澀表情,悵然若失的感嘆著,“哎,也許這就是冥冥之中老天早已安排好的定數吧。我們的四弟雖無心同我們爭權,卻偏生結交上一位舉世無雙的天選之人,而我們呢,煞費苦心積攢了這么多年的人脈跟底蘊,到頭來終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是啊,待到這場風波過后,你我能否保存性命尚且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是,老四必將深得圣心與民心,往后這帝王之位,怕是再也沒人能有資格和他去爭了吧。”趙青云黯然神傷的點頭。

  見他那一副灰心喪氣的落魄樣子,趙士元反而竟是沒來由的笑了,“呵呵,有道是成王敗寇,眼下我們輸都輸了,難道還輸不起么!”

  話音方落,一滴清澈透亮的水珠從天而降,吧嗒一聲,落在一名士兵的臉龐上。

  那士兵很享受的閉上雙眼,周身各處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結痂,轉瞬恢復如初,居然連一道疤痕都沒留下。

  “這……這又怎么可能?”有人發出驚呼。

  然而接下來,當一滴滴天降甘露猶如瓢潑般被灑落時,呈現在眾將士眼前的,則是更為離奇的一幕。

  那是一具具冰冷尸體的死而復生,從氣息全無,到胸前逐漸恢復起伏,甚至連失去的殘肢斷臂都重新生長出來。

  他們紛紛從血泊中爬起,渾然不覺已經死過一回,可如果去仔細回想的話,卻又分明對赴死前的壯烈場景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我……真的還活著么?”有士兵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

  “原來,能活著竟如此美好!”也有士兵大徹大悟的看透人生。

  旋即,他們又后知后覺的把目光轉向頭頂上空,紛紛屈膝而跪,如拜神明,長叩不起。

  而就在此時,天降甘露也戛然而止。

  少年收了藥鼎,轉身回歸己方陣營,“山河,剩下的事可就交給你了。”

  “好!兄弟我去去就回!”

  趙山河御劍飛出,居高臨下的沖著下方喊話,“大哥,二哥,你們倆身為皇室子弟,卻漠視本朝法度,肆意荼毒百姓,不顧朝堂安危,圖謀反叛作亂,現下可還有什么話要說?”

  “四弟,大哥輸得心服口服,沒什么好說的。”趙士元坦然回之,事到如今,他反倒覺得身心獲得了解脫。

  隨后,趙青云也忍氣吞聲的開口,“老四,其實我原本也沒什么好說的,但有一點,卻讓我直到現在都沒太琢磨明白,不知你能否如實奉告。”

  “二哥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只管問出來便是。”趙山河爽快應下。

  趙青云訕訕一笑,就開門見山的問他,“老四,難道你僅憑一樁離奇命案,就已算準了我和大哥后面的布局?還是說……你此番回京成親是假,實則本就是另有所圖呢?”

  被這么居心叵測的一問,趙山河不禁是搖頭一陣苦笑,當下也并未對此給出明確答復,轉而便御劍來到爺爺趙天一跟前,畢恭畢敬的行了一禮,“國師,還請您念在本殿下護國平亂有那么一點功勞的份上,答應我兩個請求可以么?”

  “但講無妨!”趙天一惜字如金的回以四個字。

  趙山河理了理有些凌亂的思緒,伸出第一根手指正色道:“第一個請求,我的兩位哥哥雖是鑄成大錯在先,但從始至終也是蒙在鼓里的受害者,是以,還望國師能對他二人所犯下之過錯從輕發落,給他二人一次悔過自新的機會。”

  “好,這件事就依了你。那第二個請求又是什么?”趙天一沉聲應下,繼而又迫切追問。

  趙山河緩緩伸直第二根手指,語氣不卑不亢的說著,“第二個請求,便是本殿下和小郡主的婚事一切從簡,婚后我夫婦二人即刻離京,從此再不過問朝堂諸事。”

  “嗯,你身為一個皇子,能抱有如此紆尊降貴的想法倒也實屬難得,不過如此一來,你可有考慮過小郡主能否會答應呢?依本國師看來,你的這第二個請求,還是從長計議吧。”

  趙天一不茍言笑的拿捏著分寸,但這話里話外飽含的深意卻再直白不過,那就是‘你小子說破大天也沒用,反正我是不會同意滴!’

  可誰又成想,偏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個清脆如銅鈴般的聲音竟從下方傳來,“稟國師!我不怕吃苦,往后一切我都愿聽從四殿下的安排!”

  不是南宮卿兒還能是誰?

  此話一出,屬實是令得趙天一心下涼了半截。

  如果說先前他只是隨便找了個借口試圖敷衍了事、蒙混過關,那么眼下這當事人都已到場來表明主見,又讓他這個說一不二的當朝國師何以自圓其說呢。

  他眉頭微蹙,連忙就向南宮博遞了個眼神過去,那意思好像是在說,“老伙計,這個時候你是不是也該站出來說句話啦?不然你那好孫婿執意要離京,順帶可是要把你那寶貝孫女兒也給拐走啦!”

  倆人有著數十載的交情,南宮博自是對其暗中傳遞的訊息心領神會,旋即剛要開口說些什么,豈料竟被找準時機的趙山河搶先打斷,“國師,侯爺,既然卿兒小郡主對此也并不反對,那這件事,想來也就無需從長計議了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