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62章 戰魔神(二)
  白衣少年的眉宇間有一朵蓮花印記徐徐綻放盛開,他手握一桿熠熠生輝的長槍,宛如一尊怒目金剛橫亙在魔神回歸的血路上。

  而那魔神卻好似根本就沒將其放在眼里,仰天長笑一聲,便繼續邁步前行。

  下一刻,少年的身形也動了。

  他不動則已,動則勢如奔雷。

  第一槍: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相思!

  第二槍: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斷腸!

  第三槍:乾坤一簌天下游,月如鉤,難別求——風流!

  一連三槍下來,居然生生將魔神逼退了半步。

  別看僅僅就只是這半步,卻也已然是殊為不易。

  畢竟,這位可是唯我獨尊的魔神,當年連漫天神佛都要甘拜下風的存在。

  “小子!你手上的神兵莫不是‘人皇槍’?”魔神略顯詫異地開口。

  豈料,那少年只回以他三個字‘要你管’,便又再度欺身而上,揮槍直刺。

  第四槍:書香百味知多少,天下何人配白衣——無雙!

  魔神再退半步,臉色越發凝重,旋即雙臂猛然一振,原本猶如山岳般的體魄也一瞬間縮小千百倍,與此同時,一對碩大的鎏金錘出現在其掌握中,相互交擊之下,發出一聲響徹云霄的鏗鏘巨響。

  很顯然,他這是徹底被少年激怒,竟主動撤去了法相,返璞歸真。

  盡管這可能也存有著一定的賭氣成分,但不得不說,當前狀態下的魔神,反而更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心悸感。

  轟!

  少年一槍刺空,還尚未來得及收回力道,便只感覺一道令人窒息的猛烈罡風迎面而來,不得已只能是橫槍去擋,結果根本毫無半分招架之力,連人帶槍都被砸飛出去。

  噗!

  一口鮮血噴灑在當空,就只是這么一下,非但讓其身體上遭受了重創,另也將其剛剛才建立起的自信心打擊得七零八落。

  “這……這又豈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天道,難道我真的可以憑著手中這把人皇槍戰敗魔神么?”少年的心志有所動搖。

  然而也就在他一念及此,卻有個似曾相熟的聲音在其腦海中悠然響起,“天選之人又何必妄自菲薄、灰心喪氣,你手中的人皇槍乃是人間第一神兵,只要你浩氣長存、堅毅不屈,便可憑此神兵誅盡天下神魔,區區一個魔神,又豈在話下。”

  “嗯!那就讓我再試試!”

  少年的心境在潛移默化下受到觸動,旋即雙眼精芒四射,其眉宇間的蓮花印記也大放異彩,身形在半空一個急停,壓槍蓄勢,彈射而出。

  第五槍:槍似游龍萬兵手,命若黃泉不回頭——白龍!

  這一槍之威,恍若蛟龍出海乘云起,宛如明月探頭駕霧行,鋒芒所向,驚雷滾滾,風卷殘云。

  魔神見勢也不驚慌,連忙架起雙錘去格擋,卻不想竟被震退三步開外。

  少年一招得勢,心下大定,繼而如入無人之境,一槍更勝一槍的爆發出神勇。

  第六槍:有過痛苦方知眾生痛苦,有過牽掛了無牽掛——忘川!

  第七槍:翻云起霧藏殺意,橫掃千軍幾萬里——鯤鵬!

  第八槍:縱使兵王斷了槍,也徒留我一人傷——百鬼夜行!

  第九槍:生死就在一瞬間,今日輪回為少年,愛過之后知情濃,佳人走,發不留——抬頭!

  第十槍:天地無情恨多少,夜里孤聲泣不長,冤魂不怨為天意,長槍出,君王泣——尋仇!

  第十一槍:上見君王不低頭,三軍將士長叩首——拜將封侯!

  至此,那卷天書上所記載的‘輪回槍決’也被少年完整施展出來,攏共十一槍,槍槍意境各不相同,卻又好似殊途同歸。

  而那魔神則被這套槍決壓制的一退再退,到最后,竟是一步退出了血路盡頭,方才得以自保。

  “不!這不可能!本魔神乃是上古正神之一,如今竟敗給了一介凡人。天道!你給我出來!你又究竟在那小子身上動了什么手腳!”他不甘的發出怒吼與咆哮。

  旋即,忽有一團紫霧飄至其近前,自那團紫霧里悠悠傳出一個浩瀚而又縹緲的聲音,“混元初判道為先,常有常無得自然;紫氣東來三萬里,函關初度五千年。魔神,你雖位列上古正神之一,卻包藏禍心,妄圖以己之分身蒙蔽天眼、下界作亂,故而才引得人皇槍降世認主。你能敗在人皇槍下,又有何不服!”

  “可是,人皇槍乃上古神兵,又怎會向一介凡人認主?”

  “凡人又如何?仙神、妖魔、鬼魅又如何?上善若水,厚德載物,唯有胸懷赤子之心,不可得遇此良緣。魔神,你現下這道分身戾氣太重,不妨還是隨我走吧。”

  “天道,你這分明就是在趁火打劫!我不跟你走!放我離去!我不跟你走!”

  咣!咣!咣!咣……

  古樸而悠揚的鐘聲自宇外傳來,天門重現,血路崩塌,這片黯淡無光的天穹轉瞬恢復光明。同時,少年手中的人皇槍也隨之化作點點斑駁,隨風飄散在這方天地間。

  “天選之人,我們有緣自會再見,快去救助你的朋友和這滿城將士吧。”

  少年被一縷音念從妄自出神中叫醒,繼而目光如炬的掃視全場,很快就發現趙山河正被當做人質掌控在敵手,頓時氣急敗壞的放聲怒喝,“是誰給你們的膽量竟敢動我兄弟?我只數到三,要是還不將我兄弟送還回來,今日你們一個都別想活!一,二……”

  “等等!我們愿意交出四殿下!但求能給我等留條生路!”對方有人急切地出聲回應。

  少年冷哼一聲,態度上尤為強勢,“哼!你是在跟我討價還價么?”

  “好!我們這就放人!四殿下,都怪我等一時魯莽冒犯了您,您還請回吧。”那人連忙撤去對趙山河的挾持,畢恭畢敬的賠禮認錯。

  趙山河頓覺渾身一陣輕松,心道:“看來關鍵時刻指望誰都白扯,還得是我兄弟呀。”

  可誰又成想,緊接著他那好兄弟竟又不依不饒的補上一句,“等等!你們冒犯我兄弟在先,眼下莫不是打算就這么站著恭送么?”

  “我靠!你他娘的這又是什么情況?平時你要擺譜也沒人會攔著,選在這個時候就未免太不理智了吧?你兄弟我可是還尚未脫險呢?”

  趙山河堪堪才稍有舒緩的一顆心立時又提到了嗓子眼,可事都已至此,他又能有什么轍呢?

  于是心下一狠,索性也就豁出去了。

  他背負起雙手,不疾不徐的向前踏出幾步,繼而轉過身來,以一副君臨天下的王者之姿等待著接受庶民朝拜。

  而那余下的黑袍人則是稍作猶豫,便紛紛心不甘情不愿的沖其單膝而跪,“恭送四殿下!”

  趙山河點頭輕‘嗯’了一聲,抬手招出一口飛劍,御劍掉腚而回。

  至于那一眾黑袍人,自是也不敢在此多做逗留,忙不迭朝著相反方向逃之夭夭、不辭而別。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