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55章 一念證道,得見菩提(一)
  “師弟呀,你該不會是到現在都還認為,控蠱師的強大與否全在于本命蠱,而非控蠱師本身吧。”

  “難道不是么?咳咳咳……如果說身為控蠱師不去修煉本命蠱,而是修行自身,那么又與各門各派的修士何異?”

  “哈哈哈哈,你這等見識就未免過于膚淺了吧,試毒煉蠱,是為了給肉身打下更為堅實的修行基礎,只有有了一具好皮囊,修行起來才能事半功倍,像如此簡單的道理,連那兩個剛被我收下的徒兒都要比你看得明白,師弟呀,事到如今難道你還不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么?”

  倆人說話間,李半仙已然氣定神閑的行至沈四海面前,而沈四海則是斷斷續續又咳出幾口血沫子,“咳咳咳咳……事已至此,你現在才告訴我這些又有何用?李半仙,世人皆把你看作濟世安民的一代蠱神,可我沈四海卻偏是不信。今日你廢我修行,毀我命蠱,我在這世上也已再無留戀,臨去前不妨就再與你置上一口氣,看看你同世人說的到底一不一樣,究竟是一副菩薩心腸,還是一副鐵石心腸!”

  說著,他手掐法訣,猛力在自己胸口之上拍下,整個人登時氣絕身亡。

  下一刻,隨著那具搖搖欲墜的年邁軀體緩緩倒下,那條本已猝死的百足天龍居然一下蘇醒,直飛沖天,然后轟的一聲自爆在當空。

  這自爆的威力雖是并沒有多么驚世駭俗,但那漫天散落的殘肢斷體卻很是令人頭皮發麻。

  那不計其數的殘肢斷體化作一條條筷子長短、手指粗細的蜈蚣崽子見縫就鉆、逢人就咬,但凡不小心被咬傷的人或馬匹,無不人仰馬翻,倒地抽搐不起。

  另外,還有那些已然失去生命體征的行尸也在轉瞬間躁動不安起來,在它們的口鼻間,隱約也可見到蜈蚣觸角進進出出,好不令人惡心作嘔。

  這,便是沈四海留下的考驗么?

  不!與其說是考驗,莫不如說是報復。

  若不能盡快將這些個污穢之物徹底清除干凈,那么整座皇宮乃至是整座京都城都要跟著遭受無妄之災。

  然而,面對如此卑劣歹毒的報復,饒是玩了一輩子毒蟲的蠱神李半仙,也不禁是束手無策、萬念俱寂。

  “師弟呀師弟,原以為廢了你的修行,毀了你的命蠱,此后能讓你引以為戒、悔過自新,可你卻偏生固執得要命,不惜拼上一死也要給師兄留下這等大麻煩。哎,你可知道這又是造了多大的孽呀!”

  李半仙一籌莫展的環顧全場,將那一幕幕慘絕人寰的凄涼盡收眼底,如果真有可能,他是多么希望能勸服自己的師弟不要將錯就錯的錯下去,只可惜大錯已然鑄成,當下再想著去作何補救,恐是為時晚矣。

  與此同時,置身于眾將士庇護下的太子趙士元和二殿下趙青云亦是面泛苦惱與懊悔之色,盡管他二人始終堅信‘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的至理,可讓他們親眼目睹鮮血淋漓的人間悲劇一發而不可收拾,這心里面委實也有種說不出的愧疚感。

  正所謂天作有雨、人作有禍。

  為了爭權奪利而手足相殘,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如今事態的發展已然遠遠超出了可控范圍,這后果又讓他二人如何能承擔得起呢?

  “大哥,這次……這次恐是我們都被利用了呀。”趙青云后知后覺的對趙士元說著。

  而趙士元則也是一臉頹然之色,輕聲嘆息著,“哎,二弟呀,沒想到我們一直以來都自詡別具慧眼,可這一次怕都是看錯了人吶。”

  “是啊,這些年來,若非你我皆是受到那個沈四海在背地里的蠱惑,又何至于兄弟之間相互猜忌、處處明爭暗斗呢?”

  “呵呵,事已至此,即便你我已然醒悟,恐也難辭其咎、百口莫辯了吧。”

  “的確是難辭其咎,的確是說不清了,但你我畢竟身為皇室子弟,總不能坐視皇城大亂,卻什么都不去做吧。”

  倆人交談至此,眼中無不閃爍著追悔莫及的神色,隨即又不約而同的望向當空的楊洛跟趙山河,顯然把最后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這二位身上。

  不過,連蠱神李半仙都對此當前危局無能為力,這二位又何以能改變當局呢?

  “兄弟,你平日里不是腦子轉得挺快嘛,現下倒是趕緊想想辦法呀。”

  這會兒的趙山河也沒心情再去同楊洛爭搶風光體面,甚至連身份之別都暫且拋在了腦后,但讓其深感訝異的是,楊洛卻對他的迫切言語根本無動于衷,“你!你他娘的該不會是要……”

  后面的話還尚未說完,就只見麻木不仁的楊洛緩緩閉上雙目,手結入定法印,凌空盤膝而坐。

  “我靠!你還真是要選在這個時候破丹化嬰啊,是不是未免太過不合時宜了呢。”

  趙山河嘴上雖是這么說著,但心下里卻不禁是酸水泛濫,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位好兄弟怕又要在修為造詣上先自己一步了。

  何為‘破丹化嬰’?

  其實往簡單點說,無外乎就是自身修為已修煉到金丹境后期大圓滿,然后一朝頓悟,便嘗試著去突破瓶頸,進而跨入元嬰境。

  如果把‘金丹’比作種在修士體內的一顆種子,那么這‘元嬰’,便是種子破土而出的嫩芽,后再經受人生百態的磨礪和天地大道的洗禮,終有一日將會開枝散葉。

  毫無疑問,楊洛當下所進入的狀態,便正是種子即將發芽的初始期。

  只是,要想一蹴而就的頓悟大道,進而破丹化嬰,往往都需要日積月累的積淀。否則,若因積蓄不夠而導致前功盡棄,那么此后余生,都將再也難以跨過這道分水嶺,屬實是急于求成不得。

  所以說,通常卡在這一瓶頸前的修士也大都不會輕易去嘗試邁出這一步,一來是為了穩妥,二來還是為了穩妥。

  都已經歷盡萬難的修行到了這一境地,誰又會愿意去冒險呢?

  當然,凡事無絕對,個別非常之人總是會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非常之事。

  就比如那一身傲骨的白衣少年,他一念有感,立時隨念而動,其魯莽的行徑雖不足以被世人所認同,但他卻堅守本心、固守本道,誓要以己之執念證得大道,度脫苦難之人脫離苦海、遠離劫難。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