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53章 師弟,別來無恙(一)
  多雨之秋,雨后彩虹總是那樣的色彩斑斕,而呈現在彩虹橋之下的慘烈景象,卻與之形成了極具視覺沖擊的反差。

  那一條條逝去的生命是多么脆弱與無辜,來如風雨,去如微塵,鮮紅的血水在雨水的沖刷下流向護城河內,漸漸變淡,直至完全被消融。

  望著那一名名忠勇將士的倒下,成為一具具冰冷尸體,被簇擁在兩方陣營之后的趙士元和趙青云也不禁是面泛躊躇與惋惜,如果再讓他們重做一次決定的話,想必應該不會再像這次一樣草率吧。

  盡管他二人到現在都還信奉著‘成大事者就要心如磐石’的理念,但眼下如此尸山血海的悲壯場面,還是在二人心頭上刻下了難以愈合的傷痕。

  原本以為,他們所掌控的麾下兵馬都是一支戰無不勝的鐵血之師,可事實證明,他們的自負未免過了頭,這才經歷了不到兩個時辰的浴血奮戰,哪怕是兩支鐵血之師臨時結盟,都被殺得潰不成軍、節節敗退。

  尤其更讓二人心涼半截的是,他們這邊都已有了動作,且發出了統一行動的信號,可與他們各自都約定好的援軍卻遲遲未見趕來,也不知這中間又到底出了什么岔子。

  “老二,平日里你不是經常借著各種由頭去修道院里招賢納士么?怎么,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在為自己保留后手么?”

  “大哥,你不是也在城外十里亭征調了大批江湖人士,怎么這會兒也沒見到你的后援呢?”

  倆人各懷城府的相互問詢著,似是隱約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眉宇間無不掛著淡淡的憂愁。

  突然,只聽得一聲暴喝來自當空,不由令得二人心神為之一顫,“趙士元!趙青云!你們的后援皆已伏誅殆盡,當下還不繳械投降,難道還想要三軍將士都陪著你倆一起殉葬么!”

  這聲爆喝正是出自于一位白衣少年之口,那少年的身影雖有些孤單,卻給一種發人深省的壓迫感。

  當聽到這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要說反應最為強烈的,還要當屬正在領兵廝殺的趙山河。

  他本想著盡快平定當局,然后也像某人一樣,以一種‘傲里奪尊’的姿態出一回風頭,卻不想到頭來竟還是被搶先一步。

  “不行不行,總不能回回都讓你這家伙在人前顯圣,卻把本殿下遺忘在人堆里吧?這回我也得跟著沾沾光才行。”

  一念及此,他連忙棄馬御劍,直沖當空,“楊白衣呀,你這回來的是不是也有點忒快了,外面集結的叛軍就那么不堪一擊?”

  “稟四殿下,都是一些跳梁小丑,確實不值一提。”楊洛微微躬身,盡顯莊嚴肅穆。

  趙山河點頭輕嗯了一聲,轉而便道貌岸然的沖著下方放話喊道:“都停下吧。本殿下實不愿枉造過多殺戮,眾將士若趁早迷途知返、棄暗投明,今日之事不妨就此揭過,此后也既往不咎,還不速速棄械歸營,更待何時!”

  話音籠罩全場,場間的打斗也漸漸停息,眾將士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后又都紛紛望向了面如死灰的太子和二殿下。

  突然,也不知是誰當先放下了手中軍械,緊跟著,成片成片的鏗鏘之聲此起彼伏,不禁反倒令得趙士元和趙青云心下釋然。

  身為皇室子弟,就算是輸也要輸得體面,既然敗局已定,他們又何必去做那垂死掙扎和無謂反抗?

  這樣的眾叛親離,或許才是最好的結局吧。

  然而這一切到此真的就結束了么?

  當然沒有!

  至少截止到目前,在他們手上尚還留有最后一道保命符,那便是皇親國戚、文武百官乃至是當朝天子盡在其掌控之中,而這道保命符如果用得恰到好處,非但可以保住他們的性命,甚至有可能換來翻盤的機會也說不定。

  猛然間,他二人本都已萬念俱灰的失落心神又在一瞬間重燃希望之火。

  “都給我回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撿起你們的兵器,本太子誓與諸位共存亡!”

  “都聽我太子大哥的!眼下情形諸位也都已有目共睹,四殿下勾結外敵,欲奪皇權,為達目的還大肆屠戮我朝忠勇之士,汝等若再分還有點兒骨氣,便不該貪生怕死、臨陣脫逃,本殿下也愿與諸位將士同生死、共進退!”

  這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屬實把眾將士都搞得有些迷惘,不過這二位情真意切的言語,卻又極具煽動性,不禁令得一些意志不堅定者又重拾勇氣,陸續返場。

  “我草的!這……這簡直就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嘛!楊白衣,他們……他們竟然跟咱們玩埋汰的。”趙山河義憤填膺的戳指下方,情緒激動的差點就要罵娘。

  而楊洛卻好似對此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就對他輕笑道:“這才哪到哪啊,更埋汰的還在后面。”

  “還有更埋汰的?”趙山河頓時訝然失色。

  接下來也沒用楊洛給出具體解答,下方場間便已給出答案。

  那些死去的將士就仿佛是重獲新生一般,接二連三的從死人堆里站起,但通過細致入微的觀察,卻又在它們身上根本找不出一絲生命體征。

  很明顯,它們都已成了一具具受操的行尸傀儡、殺人兇器。

  與此同時,一位黑袍老者徐徐從那金碧輝煌的金鑾殿內走出。

  這老者官服加身,背脊挺拔,乍看下就是一文官裝扮,但整個人外露的氣場卻十分強大,且深得太子和二殿下的敬重。

  “師父!”

  趙士元和趙青云居然齊齊向這老者喊出同一個稱呼。

  老者也只是微微額首,算是跟這兩位皇子打過招呼,旋即舉手抬足間,便有一條水缸粗細的百足大蟲沖破地表,一飛升天。

  通常在鄉野民間也能經常見到此物,人們大都管它叫蜈蚣,但個頭能長到如此龐大,卻是稀世罕見。

  控蠱師又稱它為百足天龍,若能有幸將其從小馴服并煉化成本命蠱,那也不失為行走江湖的一大助力。

  由此判定,這位黑袍老者也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控蠱師無疑。而且,還是一位把自己藏得很深且很有手段的狠角色。

  那百足天龍通體呈現為褐黃色,皮殼厚實堅硬,背脊上還清晰可見繁復的銘文忽明忽暗,頭部兩側長有一對復眼,由若干對單眼組成,眼下是兩根鋒利如矛的觸須和一張滿口尖牙的大嘴,盡管并未見其生出翅膀,卻能飛天翱翔,倒也無愧于天龍之稱。

  “兩個小娃子,你們倆能把老夫逼出來現身,足以見得確實是花費了不少心思。只可惜呀,見過老夫的人大都是命不久矣。”

  黑袍老者話音一落,只見飄在天上的百足天龍仰天發出一聲沙啞的嘶鳴,扭動著碩大的身軀,直奔楊洛和趙山河二人兜頭咬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