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51章 天降奇兵(二)
  “好!那我們接下來即刻兵分兩路,一路掃清內憂,一路蕩平外患。”趙山河以雙手托起楊洛微微躬起的身軀,繼而又將手中的山河劍遞還了回去,“城外的三宗九族就交給你了,至于城內的臭魚爛蝦,不妨就交由兄弟我親自一網成擒。”

  “嗯!那我們這就走著?”

  “走著走著!竟敢在你我兄弟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那不等同于是小鬼兒跑到閻王殿前偷貢品,純屬找屎么!”

  話音方落,倆人揚眉扺掌,旋即,便意氣風發的并肩走下閣樓。

  不多時,原本空曠幽靜的樓前當院,仿佛只一瞬間就擠滿了千軍萬馬,兩名少年翻身躍上戰馬,分頭領兵揚長而去。

  望著兩路煙塵漸漸飄向遠方,置身于樓閣高處的趙天一和南宮博相繼回過神來,二人相視苦澀一笑,然后快步爭搶著繞過棋桌,直奔不遠處的床榻躺了下去。

  “南宮啊,你他娘的往那邊點兒,都一把老骨頭了,咋還那么占地方呢。”

  “老趙啊,世人慌慌張張,只為碎銀幾兩,也不知今日過后,京都子民能否無憂?”

  “有一種風景叫大路朝陽,有一種心境叫熱血衷腸,夜深人靜是自由,清晨醒來是生活。”

  “哎!熙熙攘攘皆為利往,道同相謀,路異則遠吶。”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竟敢在你我老兄弟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那不等同于是小鬼兒跑到閻王殿前偷貢品,純屬找屎么!哈哈哈哈……”

  ~~~~

  城外十里亭,艷陽高照,晴空萬里。

  突然,當一支穿云箭射穿云層、炸響在天穹,隱于路旁叢林間的兵馬立時發出莫名的不安與躁動,跟著也只是轉瞬之間,便有一隊風塵仆仆的騎兵從京都方向疾馳而至,橫刀立馬,自成方圓。

  那領兵之人正是一襲白衣的少年楊洛,其帶來的兵馬也為數不多,打眼估算之下,最多也就三五百騎的樣子。

  當看清這一虛實后,山林里隱約傳出幾聲鷹隼的啼鳴,旋即伴著草木發出沙沙聲響,來自于三宗九族的叛軍也紛紛現身,其陣仗之浩大,就宛如是泛濫的洪水猛獸般,將這三五百騎圍了個密不透風。

  可讓這里三層外三層的叛軍疑惑不解的是,那已落入重重包圍圈中的領兵少年非但沒表露出絲毫懼意,甚至就連與其同來的兵馬也都是一個個面不改色,未曾見到有一人驚慌與膽怯。

  這一方只有幾百騎,而另一方卻有十數萬之眾,雙方在兵力上的差距可謂是相當懸殊,且雙方陣營中都不缺少修為高深的強者坐鎮,真要是兩兵相交,難道結局還會發生逆轉么?

  “楊白衣!你個昆侖仙宗的叛逃子弟,居然狂妄自大的卷入皇權之爭,眼下還不主動下馬受死,莫非還盼著會出現一線轉機么!”

  經過良久的沉默對峙,有人終于按耐不住,驅馬來到少年馬前放出狠話,那副仗勢欺人的丑陋嘴臉,屬實令人厭惡到肝膽俱顫。

  不過,那馬上少年卻很是胸襟寬廣,好似根本就沒把此番惡語相向放在心上,目光徐徐掠過四下,平心靜氣的開口,“如今天下太平、國泰民安,爾等未經請奏,便私募兵馬,實屬不該!我楊白衣不妨在此奉勸各位一句,趁早散去尚且為時不晚,否則刀劍無眼,定讓爾等有來無回。”

  “我呸!黃口小兒焉敢口出狂言,且看你爺爺的大刀取你向上頭顱!”

  那人反倒是被少年的一席話氣得額頭青筋鼓脹,語罷提刀縱馬,便欲要沖殺少年個措手不及。

  豈料,少年也只是抬手一揮間,便將其斬落馬下,甚至連一聲驚呼與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諸位,想我楊白衣也并非是弒殺之輩,但爾等若還是聽不進去在下的忠告,非要一意孤行,那可就怪不得在下沒給過諸位機會了。”

  少年收劍入鞘,面色如常,就仿佛之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的,但那受到驚嚇倉皇而逃的馬兒,以及身首異處血淋淋的尸首,就呈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不禁令人深思,發人深省。

  “哼!你這算是威脅?還是警告呢?我等既已舉兵起義,便已做好最壞打算,縱使到頭來一敗涂地,也只能是接受命運的不濟。況且,就僅憑你帶來的這點兵馬也想要扭轉大勢、力挽狂瀾,難道你就不覺得未免過于可笑么?”

  正當眾人沉默寡言之際,忽又有一人一馬登場亮相。

  此人的氣場十分充足,胯下坐騎乃是一匹價值連城的上等靈馬,由此也不難判定,其出身絕非平庸之輩,赫然正是逍遙宗少宗主‘云不凡’。

  緊接著,輪回宗少宗主‘曹嚴華’和流云宗少宗主‘馮西南’也相伴而出。

  要說起這三位少宗主在各自宗門的影響力,那可都是舉足輕重,原因無他,只因他們都有個私心極重的好老子,故而,這三位在平日里的行事風格也都是無比囂張跟強勢。

  由于三宗之地本就毗鄰接壤,且他們的身份對等、性情又相投,漸漸自然也就成了交往過密的知己友人。

  而此番圍城之舉,便正是這三位少宗主在受人蠱惑后一拍即合的決定。

  于是,他們又通過各自的人脈底蘊,說服了與其交好的多方修真家族一同發兵,試圖改朝換代、另立新君,從此一步踏上人生巔峰。

  這志向是遠大的,野心也是不小,可就在他們前程似錦的道路上卻遇到了絆腳石,這又如何能讓他們不惱不怒?

  尤其對方的兵力還遠不如己方,這要是還能被對方的下馬威給嚇唬住,那可真就是軟弱無能到家了吧。

  “楊白衣!當今天下看似風調雨順、國富民強,但實際上,百姓們又何嘗不是生活在弱肉強食的潛規則下。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鳳凰非梧桐不落。我等擇明主而事,上應天命,下順民意,你若再分尚還有一丁點天地良心,便不該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你覺得呢?”

  緊隨云不凡之后,曹嚴華也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視角侃侃而言。

  然而還不等楊洛有何說辭,第三位來自流云宗的少宗主‘馮西南’則是面露愁然之色,連連搖頭嘆息著,“哎!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鴻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楊白衣呀,你可能聽得出這段民謠對我們哥仨的期許有多高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