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49章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三)
  皇城修道院,當朝國師頤養天年的九層閣樓現已被某位閑來無事的皇子命人掛起了匾額,‘聚賢閣’三個大字龍飛鳳舞的書寫在匾額之上,倒也同這座古香古色的高聳建筑頗為契合。

  聚賢閣最頂層,南宮博在徐徐念完剛送來的一份最新密報后,其臉龐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高興還是犯愁,偏頭看了眼倒在床榻上正裝睡偷聽的準孫婿,旋即又轉向桌對面的趙天一沉聲說著,“老趙啊,看來還是你棋高一招、知人善任啊,居然在如此短時間內就已將這滿城暴動給按了下來。只不過讓本侯略有存疑的是,眼下這動蕩之局既已得到控制,此子卻還是興師動眾的封鎖全城,連當朝文武百官和皇親國戚都被堵在宮墻內不得外出一步,像此等過激之舉會不會有些過頭了呢。”

  “南宮啊,那你又覺得此子為何會選擇此等過激之舉來善后呢。”趙天一面露微笑,緩緩在棋盤上落下一子。

  南宮博隨手在棋碗里撈起一枚棋子,眉頭深鎖的凝視著當前這盤棋局,思忖再三,方才落子,“你莫不是想要說……這盤棋還遠遠沒有結束?”

  “哈哈哈哈,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剩下的后續事宜,我們不妨就只管看著,相信用不了多久,藏于深水之下的臭魚爛蝦便會被一網打盡啦。”趙天一在說出這番話時,心情好像很不錯,但顯露在其額頭上的蒼老又明顯加重了幾分,給人一種言不由衷的差別感。

  南宮博也只是敷衍一笑,便沒再過多言語。

  對于這位曾與自己一同出生入死、南征北戰的老戰友,他自覺還是比較了解的。

  若因這場始料未及的皇城暴動而牽扯出后世子孫為禍百姓、荼毒蒼生,那么又讓其如何狠得下心來,去做出絕對公允的裁決呢?

  這時,床榻上許久未曾發出動靜的少年突然伸展了個懶腰,跟著神態慵懶的來到棋桌前坐下,就那么目光呆滯的發起呆來。

  趙天一看了眼表面好似平靜、實則卻有著很重心事的自家孫兒,本欲開口說些什么,卻不想竟被自家孫兒搶在前頭有感而發,“哎,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啊。”

  “好孫婿,你這沒頭沒尾冒出的一句話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南宮博從旁笑呵呵的接茬。

  少年指了指桌上的棋盤,提議道:“要不,讓晚輩陪您二位下一盤如何?”

  “哦?看你這胸有成竹的樣子,莫不是近幾日都在暗中偷窺、蓄勢待發?也好,既然年輕人有此野心,本侯又豈有不成人之美的道理,來來來,你且替本侯下上一盤,讓本侯看看,你小子這棋藝又是個什么水準。”

  說著,南宮博起身便把自己的座位讓了出來。

  少年也不客氣,直接是移步落座,然后一邊挑揀著黑白兩子扔入各自棋碗,一邊平心靜氣地說著,“糾正一下,接下來這盤棋不是替侯爺下的,而是替我自己,至于您二位呢,大可以有商有量的精心布局,但有個前提是……落子不悔。”

  語罷,便在清空的棋盤上落下第一枚棋子。

  趙天一抬頭白了眼桌對面的少年棋手,嘴角揚起一個略顯輕蔑的弧度,緊跟著也落下一子。

  就這樣,這盤全新的棋局也就在雙方倉促落子間展開,漸漸竟被下出了畫面感,桌前對弈雙方就仿佛化身為陣前領軍人物,正在指揮著各自麾下兵馬沖鋒陷陣,浴血奮戰。

  其中一方,是兵強馬壯、龍精虎猛的皇城禁軍,由當朝國師和南宮老侯爺親自掛帥。

  而另一方,則是丟盔棄甲卻又斗志昂揚的烏合之眾,由一位狼狽不堪的皇子在領兵。

  雙方在經過一場激烈的較量角逐后,勝負本已再無懸念,可那皇子及其麾下兵馬卻毫無半分怯戰之意,居然再一次握緊手中兵刃,縱馬飛馳,沖殺而出。

  許是被這一頑強意志所折服,身處于皇城禁軍一方陣前的當朝國師和南宮老侯爺面色稍有動容,但終還是令旗一揮,陣型變換間,立時令得對方負隅頑抗的散兵游勇陷入絕境。

  可即便如此,那位皇子仍舊沒有繳械投降的意思,反而是紅著雙眼領兵殺進殺出,那股子血戰到底的不屈戰意,深深影響著身邊每名士卒,故而又將這場以寡敵眾的戰斗持續了很久很久。

  終于,穩坐車輦的當朝國師改變了收服的決定,在同戰馬上的南宮老侯爺稍一商談,便下達了速戰速決的軍令。

  不過讓他二人萬沒想到的是,恰逢也就在此時,本部營盤后方居然殺出一支奇兵,攜摧枯拉朽之勢,殺得己方兵馬是落花流水、猝不及防,瞬息萬變的戰局急劇逆轉之下,生生逼得皇城禁軍一方是接連退守,再也興不起一絲沖鋒的念頭。而那殺進殺出的少年也因此從千軍萬馬的包圍中化險為夷,在與姍姍來遲的那一支奇兵匯合后,一鼓作氣就殺到了兵臨城下。

  至此,大勢已定,輸贏也已立判。

  畫面又重回對弈棋局的雙方,少年在將那枚決定全局輸贏的棋子舉起后,遲遲猶豫了半晌,竟又搖頭嘆息著扔回到了棋碗里,“哎,就到這里吧。”

  當聽了這一決定,趙天一和南宮博不由皆是一怔,隨即連忙上下其手,將棋盤上的黑白棋子徹底攪亂,完后還心下大塊的仰天桀然發笑,就好像兩個很在意輸贏的孩子一般。

  少年見狀無奈搖頭,伏案起身走向窗前,沖著窗外的明媚陽光侃侃而言,“兵戎相見,實非我愿。手足相殘,迫不得已。想我趙山河本不在意皇權富貴,但無論是高高在上的一代君王也好,還是野心勃勃的眾皇子和滿朝文武也罷,他們都理應遵紀守法、善待百姓,若為了滿足一己私欲而導致民不聊生、生靈涂炭,那么,我必將會以手中的劍去為這天下蕓蕓眾生討還個公道,縱使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說完,他又默默在心里補上一句,“哎!想來我那好兄弟在人前顯圣的時候,一定是備受矚目、風光體面的很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