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46章 少年問供獲真相,蠱神壽終得傳承(三)
  “它它它……你你你……”

  當得見一條宛如蛟龍般的龐然大物霸氣現身、威震全場,廖捕快在心下大駭之余,先是指了指頭頂當空,跟著又指向面前不遠處的少年,連說話都變得有些不利索了。

  少年就那么不動聲色的凝視著他,直至良久過后,方才轉向一旁的邋遢老者,抱拳躬身一禮,“蠱神前輩,您這一夜的無私奉獻實乃功德無量,只要您開一句金口,就是廖捕快犯下再大過錯,也都理應既往不咎。畢竟,他是您的后輩,也是貴師門唯一僅存的未來傳承,不知前輩又肯不肯替他開這個口呢。”

  聞言,沉默不語的李半仙竟突然沒來由的仰天發笑,但笑的卻是無比愁然與酸澀,“哈哈哈!哈哈哈……”

  楊洛并沒有去打擾這位老人家的情緒發泄,因為他很清楚,對方即將就要做出最后決斷。

  盡管倆人的相遇很偶然,認識的時間也很短暫,可恰恰就是通過這樣一段偶然而又短暫的交往經歷,卻讓倆人如遇忘年之交,一個值得尊重,一個值得托付。

  如果前者真的肯為門下晚輩求情,那么后者也必將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不為其他,就沖著這份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忘我情懷,難道還換不來一句臨終遺言得以兌現么?

  李半仙的笑聲漸漸止住,之前還萎靡不振的神態也仿佛一下容光煥發,他以一種柔和的目光看了看身側左右,繼而又看向衣冠楚楚的白衣少年,徐徐開口說著,“小子,你這是想讓老朽晚節不保啊!想我李半仙自詡一生坦蕩,又豈會在大是大非面前去偏袒門下晚輩?再說了,你小子又何以見得,此子就是本門唯一的未來傳承呢?”

  “師伯,您這輩子無兒無女,好像也從未收過弟子吧,難道……”

  “是啊,臨時抱佛腳又有何不可!”

  李半仙揮了揮不干不凈的袖袍,很沒耐心的打斷了廖捕快都已到嘴邊的猜測,“小勇,小添,從昨晚到現在,你倆一直都陪在老朽身邊寸步未離,想必也把老朽的本事都學去了七七八八,眼下,不知你二位可愿接下老朽的衣缽傳承啊?”

  “呃……師父在上,我們當然愿意!”

  被點到名字的倆人似是一時感到頗為詫異,但緊接著,卻是連忙動作一致的雙膝跪地,向這位蠱神前輩沒完沒了的磕起頭來。

  “好好好!能收下你們這兩個品行兼優的關門弟子,也算老天爺待我不薄,起來吧,都起來吧。”

  李半仙流露出知足且欣慰的笑容,隨即又轉向楊洛老神在在的說著,“楊小子,你要不要也和他們一樣,給老朽跪下磕幾個頭,說不定老朽一時高興,就把你也一并給收了呢。”

  “前輩在上,請受晚輩一拜!”

  楊洛也沒作何猶豫,直接是撩起袍襟,就給老者磕了個響頭,但從其嘴上的稱呼,卻又不難讓人辨明其意。

  李半仙微微怔了怔神兒,不由嗤之以鼻,“切!你這又是做什么?既然沒打算拜老朽為師,又何須跪我這么個糟老頭子呢。”

  “晚輩這一跪,是對您體恤百姓的敬仰,也是對您不徇私情的欽佩,更是對您不愧蠱神之名的見證。蠱神前輩,我楊白衣能有幸曾與您一起并肩奮戰過,當真是不勝殊榮,所以這一跪,您也理應受得起。”

  楊洛的這番慷慨陳詞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字字句句都袒露著江湖兒女的真性情,尤其在當前這種場合下說出來,更讓人有種高大偉岸的畫面感徘徊在腦海間,久久揮散不去。

  許是對這一答復感到很滿意,李半仙回光返照的精神頭也因心情愉悅而逐漸消退。

  他緩緩閉上早已疲憊的雙眼,嘴里哼哼著一段不知名的古怪歌謠,生前種種,化作一幕幕記憶片段歷歷在目。

  有過風光體面,也有過遺憾可惜,但卻唯獨沒有過傷天害理的虧欠。

  他這一生,總算是就這么磕磕絆絆的走到了盡頭。

  至于盡頭的另一邊到底是什么?是遍地枯骨的阿鼻地獄?還是佛音繚繞的極樂凈土?那也就只有去過的人才知道了。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當一滴晶瑩飽滿的淚珠自其滿是褶皺的眼角緩緩流淌而下,李半仙終也放下了對紅塵人生的眷戀跟懷念,撒手人寰,與世長辭。

  而這一刻的到來,雖讓在場眾人心里充滿悲傷,卻無處話凄涼。

  這位蠱神前輩是不惜折損自身壽數,也要和那無形無名而又無情的天道去爭上一爭,眼下這京都子民的疾苦盡已除去,那么,他也該是時候安心上路了。

  “師父!您是走的很不甘心,對么?”

  突然,黯然淚下的李小勇當先打破了場間寂靜,跟著在與淚流滿面的李添對視一眼后,二人同時長身而起,皆以一種仇深似海的兇戾眼神望向廖捕快。

  廖捕快頓時渾身打了個冷顫,連忙慌慌張張就向楊洛屈膝告饒,“楊白衣,是我錯了,是我不知好歹,請再給廖某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打從即日起,廖某定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哦對了,你不是想要親去殿前討個說法么,不妨帶上我一起,廖某愿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如實講清此番皇城暴動的來龍去脈,屆時天子盛怒之下,太子的東宮之位定會被貶,四殿下也就有望取而代之了呀。”

  “哎,其實若是細細想來,適才你說的也不無道理,我等皆為目光短淺的局外人,又何必自以為是的去插手皇族家事呢。”

  楊洛搖頭感嘆這么一句,語罷,猛力扯了一把被人拉住的衣袍,毅然決然而去。

  不過也還沒等他走出多遠,身后傳來的一聲慘叫卻又令其頓足止步。

  即使不用去看,也不難猜出發生了什么。

  廖捕快面目猙獰的死于非命,正是被李小勇和李添一同祭出的本命蠱轉瞬奪走了全部生機,那具繃得很緊的尸體仿佛被釘在了原地,但也只是被微風輕輕那么一吹,便搖曳不定的倒了下去。

  如果說,一個人只有到了瀕臨死亡的時候才會感到恐懼和自省,那么這位廖捕快,則又多出了另外兩種情緒,那便是懊惱與悔恨。

  懊惱他的師伯鐵石心腸,寧可臨時抱佛腳,收下兩個外人來延續傳承,也不愿替自己這個根正苗紅的門下晚輩說上一句求情的話。

  悔恨自己識人不慧,本以為跟著對的人去做了對的事,可到頭來卻淪落成無人問津的過街老鼠、喪家之犬,直到幡然醒悟時,已然是為遲晚矣。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