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45章 少年問供獲真相,蠱神壽終得傳承(二)
  “你說什么?此事又與四殿下有何關聯?”

  被廖捕快如此鄭重的拋出一席問話,楊洛這心頭小鹿不由是撲通撲通一陣亂跳。

  若說這場皇城暴動真要是他那好兄弟躲在幕后一手策劃,還真就讓其陷于兩難。一邊要扮演著伸張正義的救世主為民除害,一邊又要昧著良心去插手皇族子弟之間的矛盾紛爭,這是不是有點作繭自縛,到最后還有可能會惹上一身騷呢。

  “呵呵,事已至此,我也無需再向你隱瞞什么。廖某的真正主子其實乃是三殿下,而三殿下與四殿下之間的莫逆關系也就不必讓我在此多說了吧。”廖捕快一語道破此中玄機,倒是令得楊洛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兒的一顆心又落了回去。

  “還好還好,只是虛驚一場。”

  楊洛暗自平復著跌宕起伏的心下情緒,眸光閃爍間,忽然正色追問道:“可還是讓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既然老三和老四的關系十分莫逆,那又為何會選在老四即將大婚的當口禍亂京都呢?莫非,這里邊還另有何其他隱情不成?”

  “當然另有隱情!”

  廖捕快毫不猶豫的作答,繼而又經過思忖再三,方才補全后面的話,“兩年前,四殿下是為了替三殿下打抱不平,才賭氣離家出走,當時的三殿下雖因惡疾纏身而臥床不起,但對于這份真摯的兄弟情,卻一直不曾忘懷。如今,四殿下已在朝堂之外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強大底蘊,三殿下是想趁此機會一舉換掉太子,將四殿下推向未來儲君的位置上。只可惜當局者迷、過猶不及,反倒落入太子陣營的謀算之中。所以說,你勿要想盡一切辦法幫幫三殿下,否則一旦真相大白,即使四殿下還蒙在鼓里,怕也難以洗清謀權篡位的嫌疑呀。”

  “嗯,你這編排倒也還算合情合理,甚至可以說是天衣無縫。不過就算是再完美的謊言,它終究是謊言,沒有破綻反倒成了破綻,你覺得呢?”

  楊洛之前還人模狗樣的假裝虛心請教,眼下竟是說翻臉就翻臉,這變臉的速度當真比變天還快,一時間,不禁把個毫無心理準備的廖捕快刺激的是神色慌張、無言以對。

  直至沉默了好半晌,他才心有不甘的反問了楊洛一句,“那……你又是如何識破的呢?”

  “識破什么?話一直都是你在說,我只是一直在聽而已。這不,是你自己先沉不住氣,又怎能怪得了我。”

  “你是在唬我?”

  “不錯,就是在唬你,但又何嘗不是想要給你一次洗心革面、改過自新的機會呢。現在好了,機會已經給過了,是你自己不珍惜。蠱神前輩,我沒什么其他想問的了。”

  “楊白衣!你……你不要仗著自己有點小聰明,就以為可以在這京都城內如魚得水、為所欲為。廖某不妨在此奉勸你一句,此乃皇室子弟之間的博弈,也是不可對外宣揚的皇族家事,你一個局外人若也想跟著摻和進來,到頭來的下場就只會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是啊,按說這的確是屬于皇族家事,我一介外人本不該去蹚這趟渾水,但我楊白衣不妨也在此亮明個態度,無論是高高在上的一代君王也好,還是野心勃勃的眾皇子也罷,他們都理應遵紀守法、善待百姓,若為滿足一己私欲而導致民不聊生、生靈涂炭,那么,我楊白衣必將會以手中的劍去為這天下蕓蕓眾生討還個公道,縱使赴湯蹈火、馬革裹尸,終也在所不惜!”

  “哼!你說的倒是信誓旦旦、大言不慚,可我若是告訴你,此番皇城暴動是出自于太子的謀劃,難不成你還真敢持劍沖殺到殿前,斬下太子項上首級么?”

  二人對話至此,本就心里發堵的廖捕快也顧不上去恪守什么君臣忠義之道,情急之下,便將那位藏得很深的幕后之人給說了出來。

  卻不想,對方的態度仍舊是無比執著,根本不為所動,“又有何不敢?只要證據確鑿,我必會親去殿前討個說法。廖捕快,多謝你的親口指認,你的這番供詞我也會親自送往殿前圣裁。”

  “我……我那只是隨口一說,是如果,是假設,根本做不得數的!你又何以憑此就自以為是的妄下判定呢?你……你去死吧你!”

  話音方落,一時心神大亂的廖捕快猛一抬手,便甩出一條尺許長的五步蛇,直沖楊洛的脖頸咬去。

  這一口要是被咬中,即便是修行之人,恐也要有性命之憂。

  由于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楊洛也來不及做出規避閃躲,就已被突如其來的危險臨身,但緊接著發生的一幕,卻不禁震驚全場,同時,也讓廖捕快徹底陷入絕望。

  那條五步蛇的森森毒牙在與楊洛的白嫩脖頸即將就要發生接觸時,竟好似又在剎那間改變了主意,直接是主動放棄了攻擊,啪嗒一聲跌落在地上。

  隨后,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它居然就那么筆挺的直立起蛇身,來回游走在楊洛腳下翩翩起舞,就仿佛在向著它的新主人示好、獻媚一般。

  “這……這不可能!難道……你也懂得控蠱之術不成?”

  廖捕快被傻傻的驚呆在原地,旋即眼中泛著冷厲的寒芒,忽又發動了第二波偷襲。

  這一次,往少說也有幾十條色澤各異、長短不一的毒蛇被其接連不斷的甩飛出去,可結果,卻和此前一樣,非但連對方的一根汗毛都沒碰到,敗下陣來后,居然還恬不知恥游走在對方少年腳下,賣弄風騷,諂媚求存,這還真是邪門到家了呢。

  “你們……你們這都是怎么啦?快停下來!快停下來!”

  廖捕快實難接受就發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這一不爭事實,面龐上那萬念俱灰的表情甭提有多扭曲,突然,他以一種迷茫而又渴望的眼神看向楊洛,弱弱的問著,“能告訴我,這一切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哎,其實這也怪不得它們,你養的這些長蟲呢,未免都普通了些,個頭也都小了點,而我養的長蟲呢,卻是世間罕有的蛇中之王,個頭也要比它們大出很多。小寶,該你露臉的時候到了,不妨出來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說著,只見楊洛隨手打了個響指,立時便有一條身長五六丈、水缸粗細的巨蟒橫空顯現。

  那巨蟒通體遍布著一層波光粼粼的葉狀鱗甲,碩大的頭顱上,還頂有一根鋒利而又粗壯的獨角,看起來好不威武霸氣。

  它在當空無比傲慢的翱翔了一周,隱約間還伴著陣陣龍吟之聲,這花里胡哨的出場陣仗絕對和昊天真龍有的一比,委實把在場好些人都唬的肅然起敬,更有對民間龍的傳說深信不疑者,紛紛虔誠的頂禮膜拜起來。

  而楊洛卻不禁是暗自搖頭苦笑,默默在心里感嘆一句,“哎,小寶啊小寶,你這露臉的方式是不是有點過了呀,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養了一條蛟龍在身邊呢,不過你還真別說,倒是確實挺給我長臉的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