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44章 少年問供獲真相,蠱神壽終得傳承(一)
  京都洛河塘。

  忙碌了一整夜的仙家和伙計們盡管臉上都是掛滿了疲憊之色,但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就讓危機四伏的京都城恢復安寧,屬實也讓他們收獲了滿滿的成就感。

  尤其是,當他們聽說了昨夜里連當朝太子和幾位皇子殿下都被楊洛強勢逼退的消息,簡直把大家激動得是心潮澎湃、熱淚盈眶。

  能跟著這樣一位心機與魄力兼備的少年共襄盛舉,不說榮幸之至,最起碼蟄伏在大家心底的斗志與驕傲還是很容易被激發出來的,甚至,就連胡天罡、黃佰川等五位仙堂教主都為自家這個地馬引以為豪。

  通過眾志成城的努力,來自于城內的各方隱患現都已基本得以解決。

  從府衙大獄中逃出的暴徒兇犯要么被抓、要么被殺。

  行刺京都府尹的捕快被圍追堵截到自家院落后跳井身亡。

  還有之前在民眾間慫恿是非、后又躲進太子民間私宅的那名捕快也在連夜逃往城外的路上被擒獲。

  再就是,這滿城失控的百姓也大都已恢復神志清明,返家與妻兒老小團聚。

  總的來說,這一切也還算挺圓滿。

  不過,這也要多虧了在街上白撿回一個李半仙。

  若不是這位玩了一輩子毒蟲的蠱神大顯身手,那些個被施降的無辜百姓也不知道要沉淪往復到什么時候,甚至為了保全大局,還很有可能會被當成犧牲品也說不準。

  然而,人力終有窮盡時,本就已上了年歲的李半仙因此也油盡燈枯、大限將至。

  視線透過影影綽綽的人群,李半仙臉色慘白的席地而坐,在他身前不遠處,則是跪著一名面如死灰的捕快。

  “師伯,還請您念在弟子一時糊涂,就饒過弟子這一回吧。從今往后,弟子定會洗心革面,多做善事,力保一方百姓都能過上幸福安康的好日子。”

  那捕快許是真的已經悔過自新,說到最后,竟重重地一頭磕在地上不起。

  而李半仙在沉吟了良久后,方才緩緩睜開雙眸,略顯惋惜的徐徐吐出一句,“哎!晚了,一切都已經晚了,人這一輩子何其短暫,你以為用后半生多做善事去償還,就能還請前半生所犯下的種種罪孽么?”

  “師伯,眼下您為了救治這全城百姓都已耗盡壽元,而我那師弟又被他們逼得走投無路、跳井自盡,如今咱們的師門可就剩下我這么一個獨苗,難道您就不為師門的未來去想一想么?”

  捕快似是很不甘心,雙手猛一撐地,便從地上長身而起,以一種怨毒的眼神凝視著身前這個邋遢老頭。

  李半仙淡漠一笑,隨口就問他,“哦?看你這架勢,若我不改變主意,你還要對我出手不成?”

  “以下犯上,實屬大逆不道,弟子又豈敢呢!”后者雖是如此答復著,但從其牙縫里擠出來的那一股子狠勁兒,卻足以見得他此刻的心境有多么偏激與沖動。

  前者就那么不動聲色的看著他,好似很期待后者會在接下來有何冒犯之舉。而后者卻仿佛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低著頭根本不敢與前者的目光發生交集跟碰撞。

  恰逢也就在此時,一襲白衣的楊洛從旁開口了,“蠱神前輩還請勿要動了真怒,晚輩這里還有幾句話要親口問問這位廖捕快,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很顯然,這言外之意也就是且慢動手,等把該問清的問題都問清楚后,再要殺要剮也不遲。

  “嗯,有什么想問的你就只管問吧。”

  當征得了李半仙的同意,楊洛便轉向捕快冷聲問著,“截止到目前,這滿城禍事雖已被完全壓下,但在下還是有很多疑問想要從你口中得到證實,你可愿意如實作答?”

  見對方半晌都沒給出動靜,他茲當是默認答應了,接著又問,“廖捕快,你和你的那位師弟又是受了何人指使,居然不惜背宗忘祖也要對全城百姓下如此毒手?”

  “沒人指使!”那捕快這一回倒是回答的斬釘截鐵。

  “哦?真的是沒人指使么?其實就算你不說,通過你之前的種種可疑行跡也已有跡可循,不是么?”

  楊洛饒有耐心的循循善誘,一副道貌岸然的深沉表情,“首先,你于昨日清晨故意讓李屠夫放出話來,將你指認成疑似兇犯,后又匆忙離開現場,一路直奔當朝太子的民間私宅去躲避災禍,如果不去細想,這一切還挺合乎情理,但要是細細想來,卻又總會覺著有些太過刻意。那么敢問廖捕快,這幕后指使之人當真是太子么?還是……另有其人呢?”

  “不都說過了么,沒人指使!”對方抬了抬眼皮,面色稍有動容。

  楊洛理了理思緒,繼續自顧自地分析著,“好吧,既然這個問題你不想回答,那咱們也不勉強,反正我是覺得吧,你即使已投效在太子門下很多年,但經此一事也不難驗出你的偽忠。而且,你這擺明了就是沖著栽贓嫁禍去的,太子要想把自己摘得清清白白、干干凈凈也再容易不過,那如此一來,你又何故舍生忘死的去做這無用功呢?”

  話到此處,楊洛故意放慢節奏,給對方留出足夠思考的時間,“你且不必回答,不妨讓我來猜猜。假設你早在投效太子門下之前,就已是老二或老三的人,而這一場皇城暴動也早在老二或老三的運籌帷幄之中,事后就算被追查下來,到你這兒也定會守口如瓶。不過你可曾有想過,太子能坐在未來儲君的位置上,那又是何等的精明睿智,像此等連我這個局外人都能識破的伎倆,你認為太子又豈會不給自己留有后手?”

  “你是說……太子早就給自己留了后手?”似是終于被某人的一席話點醒,廖捕快眉頭深鎖的不答反問。

  楊洛訕訕一笑,笑的有點神秘與詭異,“在你們動手之前,太子和老二曾以進香祈福為由,同去過一趟隍城廟,并在同一間禪房里密談了大半個時辰,結果次日一早,你們這邊就按原定計劃展開行動。如果換成我是太子,必定早已想好了應對之策,說不定這會兒正在滿朝文武百官面前自證清白,順便再故意放出一些有跡可循的破綻和線索,如此一來,你覺得整個局勢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呢?”

  “如此一來,便會化被動為主動,反而將對手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廖捕快頓時幡然醒悟,然后,就那么心悅誠服的跪向了白衣少年,“楊白衣,素聞你和四殿下有著過命的交情,我若跟你說此事也與四殿下有關,你該不會置若罔聞,放任不管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