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32章 虎威將軍楊白衣(二)
  “那老東西的葫蘆里又究竟是賣的什么藥?莫非,還真要在接下來有何大動作不成?”

  目送那一匹快馬絕塵遠去,趙山河心下里泛著狐疑,直至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這才如夢驚醒般回過神來。

  “四殿下呀,我這虎威將軍的官職又是怎么回事?還有,當朝國師為何把我也一同叫去?難不成也要給我安排一樁婚事?”

  “把你的臟手拿開!你問我,我又問誰去!”

  趙山河猛一抖肩,似是對某人習慣性的親昵動作尤為反感與排斥,稍作沉吟,繼而又捕風捉影的反問了一句,“你……你當真對此一無所知?”

  “嗨!有道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想我楊白衣潔身自好,淡泊名利,又豈會為了謀取一官半職去出賣兄弟呢。此事,我當真是一無所知啊。”楊洛一本正經的夸夸其談,那副道貌岸然的言辭與神態,簡直不知臉為何物。

  然而在聽了這樣一番別具風格的自辯后,趙山河竟沒來由的被逗笑了,“呵呵,潔身自好?淡泊名利?好!本殿下姑且就信你這一回!走吧,咱這就一同去瞧瞧,虎威將軍楊白衣在兄弟和利益之間又到底會作何取舍。”

  “這還用說嘛,自然是兄弟如手足、利益如糞土啦。走著走著!據說這皇城修道院可不是什么人想進就能進得去的,今兒若非沾了你四殿下的光,怕是我這輩子都沒機會進去逛逛呢。”

  “哼!你還真當是去游山逛水么!不妨先提前奉勸你一句,你若不想給自己惹上大麻煩,入院后最好規矩點,否則,若因好奇心太重而捅出什么簍子來,就是我這個四皇子也未必能護得住你周全。”

  “呃……要照你這么說,在那皇城修道院里,豈不到處都危機四伏?”

  “是啊,打小我爺爺就跟我說過,早年間,有好幾位無惡不作且嗜殺成性的大魔頭被關押在院內,但具體被關在什么地方,卻未曾與我言明,恐是怕我小時候無知而無畏,闖下大禍吧。”

  “哈哈,你爺爺那是為了不想讓你小時候到處亂跑,因此才編了個瞎話來嚇唬你的,連這種騙小孩子的話都能讓你記到今天,四皇子殿下,以后就你這小膽量可還真是得多練練呀。”

  “切!不信拉倒!反正該提醒的我都已經提醒過了,你要偏不信邪,只管隨處去瞎逛好了,到時真要是遇到什么意外兇險,我可不會去管你。”

  “別介呀,不管怎么說,我們畢竟是福禍相依、生死與共的好兄弟,從前是,往后也是。我楊白衣真要是遭遇了什么意外兇險,你這位四殿下又豈能洞若觀火、坐視不管呢。”

  “少來!跟你這么個唯利是圖的家伙成為兄弟,本殿下早晚都得被你賣了還得替你去數銀錢呢。”

  “不能不能!就算要把你這位殿下給賣了,那也決計不會用來換銀錢不是,讓我好好想想啊,不換銀錢又該換點什么呢。”

  “換你大爺!”

  ~~~~

  皇城修道院。

  眾所周知,戎馬一生的當朝國師‘趙天一’向來喜清靜不喜熱鬧,故而,才獨自霸占著一整座九層閣樓,頤養天年。

  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這座九層閣樓里藏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秘’,至今都尚未得見天日。

  比如,歷年來從一場場大小戰役中繳獲而得的絕世神兵和功法秘技。

  再比如,當年受過其恩惠,答應留下來為朝廷盡忠、永葆天下太平的幾位故人。

  像這些藏而不露的豐厚家底,饒是連當朝天子都不敢出于好奇地去打聽與過問,更遑論是其他人了。

  不過就在今日,就在剛剛不久前,已有將近二十載沒被打擾過的其中兩位故人,卻被趙天一分別從兩間密室里給請了出來。

  這兩位故人的年歲看上去差不多皆與趙天一相仿,一位是鶴發童顏的白袍老者,一位是骨瘦嶙峋的黑袍老者,仨人圍坐在一方古色古香的茶桌前品茗敘舊、相談甚歡,彼此間竟絲毫不顯半分生疏與拘謹。

  直到盞茶過后,那位白袍老者話鋒一轉,方才談及到正事,“老趙啊,今日你把我們這兩個風燭殘年的老東西都叫出來,該不會只是為了追憶往昔崢嶸歲月,笑看今朝潮起潮落吧。”

  跟著,黑袍老者也緩緩放下手中茶盞,不動聲色的靜待趙天一給出答復。

  卻不想趙天一只是略作思忖,便突然仰天發笑,“哈哈哈哈,也罷也罷,那接下來我們不妨就開門見山的談談正事。當年,你二位在連夜遣散族人下山后,不知可曾與你們的族中后輩有何聯系呀?”

  “至今還尚未聯系過。”白袍老者當先作答。

  隨即,黑袍老者也緩緩點頭,沉聲開口,“自從在當年被你老趙救下山來后,我等就一直住在這座閣樓里安度晚年,外面縱有再多牽掛,也早就該放下啦。”

  “不能放下呀,有些牽掛還是撿起來為好。”

  趙天一語出驚人的冒出這么句話來,不禁把對方兩位都給造一愣。

  這時,忽有腳步聲自閣樓下傳來,趙天一趕忙正襟危坐,繼而又故作神秘的補上一句,“二位還請稍安勿躁,這就不妨給你們一個驚喜!”話音方落,便只見兩位朝氣蓬勃的少年闖進了他們的視線。

  許是察覺到他們投去的審視目光,其中一位少年起初還略顯小心謹慎,但卻架不住另一位少年在邊上出言嘲笑與調侃,是以,前者所幸把心一橫,便與后者一同意氣風發的來到他們跟前,面面相覷的與之坦然對峙。

  突然,趙天一抬手一拍桌案,故作威嚴的冷哼一聲,言道:“哼!你們這兩個不懂規矩的豎子,見到本國師為何不跪呀!”

  “老東西!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是反過來先和我吹胡子瞪眼了是吧?”

  趙山河抱臂而立,橫眉冷對,全然沒把這位當朝國師的冷言冷語當回事。

  眼見于此,與其同來的楊洛也仿佛心中底氣愈發充足,便沖著趙天一行了個江湖抱拳禮,跟聲附和道:“稟國師,草民楊洛自幼出身寒門,向來只跪天地父母,不跪皇權富貴,還望國師能體諒與恕罪。”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