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30章 人盡其才,悉用其力
  一轉眼,楊洛已同父母分開兩年多光景,此間雖讓他每天都過得很充實,但對于父母的思念與牽掛,卻引日成歲,從未缺少過半分。

  原本,他是不希望將自己父母也牽扯到是非旋渦中來的,故而才一直未曾返家,可現下卻是此一時彼一時,留給他的時間已然不多。

  也許在很多人看來,他之所以提出要同仲天羽定下那三年生死之約,無非就是在緊要關頭為自己找個逃下山去的借口,又或是一時情急才夸下的海口,但實際上,卻并非如此。

  啟蒙恩師的死已成為他心中死結,如果不想自己的往后余生都活在愧疚的陰影里,那么這場架也就非打不可,縱使明知不敵,也不容退縮。

  是以,在這三年之約尚未到來之前,他打算去見些自己想見的人、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然后再心無旁騖的前往幽冥界努力備戰,或可在三年以后的生死豪賭中有一線活下來的希望也未嘗可知。

  要知道,在幽冥界里度過一日,便可抵得上外面現世將近一個月。

  要是憑此時間差來拉近自己和仲天羽之間的差距,到時還真就未必沒有與之一戰的實力。

  但他也有考慮過,仲天羽很有可能也會利用昆侖仙宗的‘歸墟秘境’常年置身于幽冥界中偷渡光陰,那樣一來,即使自己再怎么發憤圖強,怕也是杯水車薪,永遠都無法追趕得上吧。

  當然,若能讓其將修為突破渡劫后期那一道天塹,從而一步登天,成為天人,那可就要另當別論了。

  正所謂盡人事聽天命,不求事盡如意,但求問心無悔!

  反正總的來說,他對自己未來三年的人生已是做好了規劃。

  閑話少說,言歸正傳。

  倆人在屋內沒羞沒臊的瘋鬧了一陣后,便將五位仙家教主及林峰、熊戰、黑三、白五和風老七幾人全都叫了過來,一同前往城主府去宣讀圣旨。

  在圣旨面前,夏侯海自是不敢有任何異議,立馬規規矩矩交出府印和兵符。

  而林峰卻因毫不知情對此顯得有些彷徨失措,直待楊洛湊過去低聲耳語了幾句什么,這才令其毅然決然的進入新角色。

  “林二哥,你當初不是曾和我說過,原本你也是出身于官宦世家子弟,只因令尊被同僚投毒害去了性命,才走上綠林這條路的么?現下翻身的機會就擺在眼前,你還在猶豫什么呢。”

  聞言,林峰也并未在當場表現出不該有的情緒,只是還以一個堅定的眼神,便舉步上前,領旨謝恩。

  隨后,已被免去官職的夏侯海也很有自知之明,主動向四皇子趙山河提出了解甲歸田的請求,并一再強調,此后雖無官身,也斷不敢將皇恩忘之腦后,依舊還是會對朝廷一片赤膽忠心!

  次日一早,夏侯海在參加了新老城主交接儀式后,便舉家遷移出城,另覓安身立命之所。

  自此,林峰也算是名正言順的接替了象城城主之位,后又以雷霆手段對軍中將領做出各種調整和任命,推陳出新,以正軍紀,重立新規,以聚軍心,一連幾天下來,忙的是焦頭爛額,心神俱疲。

  這一日,他忙里偷閑的來到洛河塘,本想著要向兩位賞識自己的伯樂當面道聲謝,卻不想竟被熊戰告知,那兩位伯樂早已悄然離去,遠赴京都。

  與熊戰一同被留下的,還有黑三、白五和風老七。

  他們在靜默無言中回憶起曾與某位少年共同經歷過的點點滴滴,從萍水相逢到稱兄道弟,從白手起家到富甲一方,從籍籍無名到名滿天下,這一切的一切,就仿佛在做夢一樣。

  如今,那位少年已褪去稚嫩,如蛟龍得水般扶搖直上,還將他們引向一條未來充滿無限可能的正途,此生能追隨這樣一位虛懷若谷的明主鞍前馬后,豈非不勝榮幸?

  突然,向來不喜多言的黑三當先開口,打破了場間這份安逸的寧靜,“主公此去之前,曾向我三人特意交代過,今后務要與林城主和熊戰兄弟同心同德,秉持公道正派,造福一方百姓。看來主公這一走,指不定要多久才能回來呀。”

  跟著,白五也在一旁快言快語的作以補充,“是啊,現下我們的主公是鐵了心要與昆侖仙宗擺開陣仗好好斗上一斗,他日若一旦大興刀兵,這里也必將會淪為水深火熱的前沿陣地,所以我認為在此之前,盡早積草屯糧、厲兵秣馬也尤為必要。”

  “呦呵!平日里也沒見你這么個好吃懶做的家伙會對什么事如此上心,怎么主公這才前腳剛一走,你就跟這兒裝起狗頭軍師來啦!”

  風老七環抱起雙臂,面帶幾許戲謔的出言調侃,那副伶牙俐齒的好牙口,不禁是把個白五擠兌的面紅耳赤,羞愧難當。

  “風老七,你也別光總是嘴上和我較勁,這沒意思,這真的很沒意思。眼下我的‘斥候營’可是要比你的‘神射營’壯大幾倍有余,我就是個狗頭軍師,手底下的兄弟也比你多得多,你又有什么好神氣的!”

  “哈哈哈,有道是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你若非要拿人頭來說事兒的話,目前我的‘神射營’確實沒法跟你的‘斥候營’等量齊觀,但等再過上一段時間,那可就未必啦。”

  說到最后,風老七還略顯興奮的搓了搓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白五見此,不由心中大感疑惑,便向其問道:“哦?莫非你已另有門路招來更多神射手入營?”

  風老七美滋滋的挑了挑眉毛,故作神秘,卻只字不提。

  旋即,白五在心思電轉間似是突發奇想的猜到了什么,忙又轉問林峰,“林城主,風老七的門路該不會是軍中將士吧?”

  “嗯,這也是主公在幾天前特意交代過的,凡軍中大好兒郎,皆可通過集訓和選拔加入神射營,目前,自愿報名參訓的軍中將士數量頗多,若假以時日,風兄弟的神射營還真就未必會在人頭上輸給白兄弟你的斥候營啊。”林峰微笑點頭,如實作答。

  白五一聽,頓時流露出一臉心不甘情不愿的低靡表情,直埋怨主公太偏心!

  這時,熊戰突然從旁插進話來,一語點醒了在場幾位,“行了行了,若有朝一日烽火四起、禍結兵連,不管是斥候營也好,還是神射營也罷,還不統統都得歸入我的虎威營去沖鋒陷陣。人盡其才,悉用其力。這,才是主公的用兵之道,你們又在哪爭什么爭?”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