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7章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好好好!此生能得劍仙子相伴,那可真是在下幾世修來的福分呢,快起來說話。”

  楊洛忙將劍仙子攙扶起身,跟著抬手往不遠處一指,“那里!劍冢的選址不妨就還在那棵地藏樹下,不知劍仙子又覺得意下如何?”

  “一切都聽從主人安排,妾侍不敢有何異議。”

  劍仙子再次沖著楊洛行了個萬福禮,那副知書達理、溫婉可人的小模樣,就好似大戶千金一般。

  不過在場眾人卻無不心下了然,就是這么一位看似知書達理、溫婉可人的大戶千金,真要發起脾氣來,那可是連渡劫期修為的絕世強者都要被斬于劍下。

  隨后,楊洛又同煉器宗師石勇進行了深入探討,這才將劍冢之地的最終選址決定下來。

  待到最后,向來不喜人前露臉卻又滿腹經綸的趙山河,還為此即興編出一段朗朗上口的順口溜徐徐念誦而出,“地藏樹下劍冢立,幽幽深谷劍與主,世間安得兩法全,不負如來不負卿。”

  眾人一聽,不由紛紛對這位當朝四皇子的才華贊不絕口。

  他們在歡聲笑語間,看淡過往,道盡人情冷暖與世態炎涼,展望未來,說不盡的生如螻蟻當立鴻鵠之志。

  ~~~~

  中指峰之巔,昆侖寶殿內。

  此時,正處于黯然傷神的仲天羽等來了兩個想見又不想見的人。

  正是昨夜里為其出謀劃策、試圖以佟大成的死來試探楊洛底線的兩位太上長老‘金宏遠’和‘夏初’。

  這兩位太上長老剛一步入殿門,便是你一言我一語的相繼大放厥詞,嚴厲指責仲天羽這位掌教軟弱無能,居然放任楊洛此子在大鬧宗門后逃下山去。

  而仲天羽也并未急于作何解釋,直至等到這兩位老人家不分青紅皂白的發了一通脾氣后,才不疾不徐的道出自己的委屈跟無奈,“金老,夏老,您二位對天羽的器重與關愛,天羽自始至終都感念于心、不敢忘懷,但您二老此前給出的看法,天羽卻不敢茍同。首先,楊洛此子當著全宗上下的面妄下斷言,聲稱本掌教已生出僭越皇權之心,故而才會逼著他在宗門與朝廷之間做出取舍,這應是有備而來,且在動手之前,就已為自己想好了全身而退的退路。其次,他身懷大氣運護持,憑借區區金丹境后期修為,便可在舉手抬足間招來天地法相為其助陣,另外,還有一口劍靈已蘇醒的仙劍伴其左右,就是天羽親自沖上陣前,恐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最后,也是天羽到現在都沒想明白的一點,此子在逃下山門后,就完全失去了任何氣息,我也曾試著以神識覆蓋去找出其下落,可結果卻未能如愿。”

  在聽了這番心平氣和的回饋后,金宏遠和夏初本就難看的臉色不禁是變得更難看了幾分。

  把事情鬧到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要說仲天羽身為一宗掌教難辭其咎,那么歸根結底,還不都是因為他這二位太上長老隱于幕后的推波助瀾。

  若不是昨晚聽了他倆的話,仲天羽又怎會逼著佟大成去喝下那碗毒湯?

  若不是佟大成選擇了以死明志,楊洛又何至于立刻叛出宗門,致使仲天羽的滿盤計劃落在空處?

  眼下可倒好,生生逼得一位可塑之才、天之驕子只身殺出山門,且在臨去之前,還同宗門掌教定下三年生死之約。

  此事一旦在外界傳揚開來,即便是再對此子有何‘想法’,恐也不得不顧及到人言可畏吧。

  不管怎么說,他仲天羽身為修真界第一大派昆侖仙宗的當代掌教,那也是很要臉的,若連門下弟子的請戰都不敢接下,卻在背地里使出下三濫手段以除后患,像這等陰險毒辣的不恥行徑,又豈能拿到人前去眾口評判?

  也許,這也是他沒對楊洛親自動手的真正原因吧。

  見金宏遠和夏初遲遲都未開口接話,他繼而又向二位問了句,“不知金老和夏老可對接下來還有何打算或是建議么?”

  “天羽啊,看來之前的確是我們這兩個老東西一時情急,錯怪你了。你也莫要太往心里去,往后無論你的任何決斷,我和夏老都將不會再去干預,只盼著你能早日率領本宗上下闖出一番豐功偉績,為后世子孫留下千秋大業呀。”金宏遠當先開口。

  跟著,夏初也在沉思中回過神來,悠然開口,“是啊,要不是天羽這孩子聽信了咱們這兩個老東西的旁門左道,又豈會將勝券在握的大好局面搞得如此被動?哎!我們都老了,就是想不服老也不行了。天羽啊,其實金老所言也正是我所想,從今往后,但凡只要是你有所命,我和金老都定當會全力支持,絕無二話,只盼著你可不要辜負了我倆的這片良苦用心啊。”

  “二老言重了,您二位對天羽一如既往的栽培與扶持,天羽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若說只因為這么點小事,就能讓晚輩忘掉二老對在下的所有好,天羽捫心自問,恐是這輩子都做不到。今日不妨趁此機會,天羽也在此向您二老表個決心。”

  說著,仲天羽親為金宏遠和夏初斟上兩杯熱茶,分別遞到二人手上,“當今這方天下呢,看似國泰民安、山河無恙,實則卻早已是暗流涌動、內憂外患,也許再要不了幾年,便會群雄割據、戰事四起。屆時,晚輩也定當會不辱使命,挑起一面揭竿起義的大旗,為我昆侖子弟立下千秋萬代之基。但是現在嘛,我們卻沒必要去當那送死的領頭羊,唯有懂得韜光養晦,他日方才能厚積薄發,但愿那一天不會讓我們等太久吧。”

  “哈哈哈哈,金老啊金老,你都聽到沒有,天羽這孩子啊……哦不不不,是咱們的掌教早已運籌帷幄、成竹在胸,也虧得你我這兩個老不死經常在私底下瞎操心,現下看來呀,我們還真該韜光養晦的去歇一歇了呢。”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唯有懂得韜光養晦,他日方才能厚積薄發。老夫這輩子還真是白活了,居然連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都要從個晚輩口中獲得開示,看來是真的老啦,撒泡尿都要找個避風的地方,以免淋濕一鞋呀。”

  突然,兩聲開懷大笑從那空曠的昆侖寶殿中悠悠傳出,余音繚繞,久久徘徊在中指峰之巔。

  不多時,風起云涌,雷電交加,眼看著一場瓢潑大雨轉瞬即至。

  變天了,下雨了,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