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6章 立劍冢,與君長相伴
  當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在場幾位無不是被震撼得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尤其當屬趙山河,直接是沒忍住爆了句粗口,“臥靠!他他他……他居然立地成佛了?”

  適才,楊洛與劍仙子在外面劍蕩八方、橫掃六合的場景,通過石勇這位煉器宗師施以手段,也被置身于通天之匙內的幾位盡收眼底。

  若說那時的某人就已深得大家的崇敬與欽佩,那么再與眼下的超凡入圣相結合,是不是也就很容易讓人想明白很多事。

  楊洛的出身雖是平凡的,但他要走的路卻任重而道遠,從磨礪中成長,從成長中勵志,無懼狂風驟雨,也無懼刀山火海,縱使在萬丈紅塵中砥礪前行,初心仍在,且不容動搖。

  正因為如此,他才證得了天道的認可,從而獲得了一次次大機緣,讓其從平凡走向不平凡,乃至是一步步走向絢爛至極的輝煌。

  甚至,就連寄宿在其體內的夔牛妖祖都不禁對當前這一幕深受觸動。

  當年那位讓他心悅誠服的尊者,這是終于又要回來了么?

  然則,待到那一條由無數晶瑩組成的毗鏈漸漸遠去,所有這一切虛無縹緲的景象也都重歸現實。

  天還是那片天,無日月星辰,無晝夜之分。

  人還是那些人,彼此都很相熟,且都愿與楊洛風雨同舟、福禍相依。

  接下來也沒用大家去問,楊洛便主動開口,跟大家講起了關于自己的曾經種種過往。

  直至聽他講完,在場眾人依舊是思緒如潮、心曠神怡。

  除卻君身三重雪,天下誰人配白衣?

  也許這句謬贊擱到從前確實是未免有些夸大其詞,但現下再去細細琢磨與品味,似乎還真就沒覺得有多么言過其實。

  肩挑著家門與師門東山再起的責任跟使命,背負著除魔衛道、正道中興的理想跟志向,不為艱難險阻而止步,不為勢單力薄而屈服,披荊斬棘,勇往無前,這樣一位驚世艷艷的少年,難道還配不上白衣么?

  突然,趙山河一語打破了場間寂靜,“楊白衣,能跟你商量個事兒不。”

  “楊白衣?你……你是在跟我說話么?”楊洛指點著自己的鼻尖,似是對這一新鮮稱呼頗感意外。

  卻見趙山河很認真的點頭,“對對對,就是在和你說話。”跟著揮手往地上一指,不容插話的繼續言道:“做兄弟的深知你家傳淵源、家底豐厚,這些個延壽丹呀、冰心丹呀、生骨丹呀,還有涅槃丹什么的,難不成就打算這么扔在這兒?要不……兄弟先替你收著?”

  “哎,原以為有了這些高品級丹藥,外加上劍仙子和牛兄的從旁指點,要想救回我師父的命,應是不難。可誰又成想,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夢幻泡影。山河呀,你我兄弟一場,這些身外之物你要是喜歡,不妨就全都拿去吧。”

  楊洛搖頭嘆息著俯下身去,隨手從地上撿起一顆丹藥看了看,便又扔回地上,那副睹物思人的憔悴神情,可見佟大成的死在其心底深處留下了怎樣一道難以愈合的傷疤。

  許是被其落寞的情緒所感染,趙山河也不禁是一時顯得有些猶豫。

  畢竟若純以兄弟間的情感而論,他確實不該在眼下這種場合表現出‘見財忘義’的一面。

  可他心里又明明很清楚,如此一筆尋遍四海八荒都難以淘弄到的寶貴財富,若在這個當口選擇了矜持,那么一旦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于是乎,他干脆把心一橫,欲要當一回黑心財主。

  可誰又成想,終究還是在動作上慢了半拍。

  隨著一陣冷颼颼的陰風拂地而過,那一顆顆散落在地上的丹藥只一瞬間便被盡數攝走,旋即忽有一道鬼影憑空顯現,將一只乾坤袋恭恭敬敬的以雙手呈遞給楊洛,“主人,有些事雖然我本不該多嘴,但你師父的死已然是注定無法挽回,您要就這么賭氣任性的散盡家財,難道日后真的不會為此而感到后悔么?”

  而對于這番良言相勸,楊洛似也很能聽得進去,當即便伸手接過乾坤袋,就那么淡定自若的揣進了懷里。

  眼見于此,下手只慢了半拍的趙山河簡直連腸子都快悔青了,直恨自己不爭氣,關鍵時刻咋就不能果決一點。

  不過,當他看清那道鬼影的面容后,卻又心里一緊,忙戳指問著,“你……你是夏夜?”

  “正是!山河四皇子,別來無恙啊。”夏夜沖其流露出示好的微笑,但看上去卻有些陰森可怖。

  趙山河頓覺渾身上下三萬六千五百個汗毛孔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倒也并非是心里發怵,就是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惡心與膈應,再就是之前正是這么個鬼東西壞了自己好事,難免更讓其心存芥蒂、耿耿于懷。

  是以,他轉而也就又向楊洛提了個醒,“兄弟,你把它留在身邊,難道就不怕有朝一日與你反目么?”

  “不會不會!本藥奴定會誓死效忠主人,縱是再借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主人存有二心啊。”

  還不等楊洛接茬,那亡魂形態的夏夜便立馬搶先開口,跟著忙又飄到劍仙子近前,貌似虔誠地表起了忠心,“劍靈姐姐,當初可是您親自將我從那鬼門關前給拉回來的,這番大恩大德讓在下感激涕零、無以為報,故而,您后又命我去追隨主人效犬馬之勞,在下亦是義不容辭、無怨無悔,可眼下您也都看到了,是主人對我生了嫌棄之心,要不,要不……”

  “要不,你就再去那深山大澤中多采回些平時經常能用得到的藥草,興許本主一高興,說不定從此就不嫌棄你了呢。”

  楊洛適時打斷了夏夜后面要說的話,不由令其好不郁悶與窩火,可此刻當著劍仙子的面,后者又不敢表現出絲毫不滿,不然等到劍仙子再次進入沉眠,那可就沒誰會替他做主了。

  那種沒黑帶白的苦日子,他可是過得夠夠的啦。

  “主人,要不……且讓他再多休息一會兒吧,主人若急需什么藥草來煉丹,不妨列出個清單,稍后由我親自為您采來便是。”

  劍仙子沖著楊洛欠身一禮,那副秀而不媚的優雅儀態,以及溫文爾雅的佳人氣質,端的是沉魚落雁鳥驚喧,羞花閉月花愁顫。

  楊洛看得發呆了片刻,繼而又略顯狐疑的問著劍仙子,“難道說……從今往后你都再也不必魂歸劍體去安養了么?”

  劍仙子輕點螓首,“嗯,也許是緣分到了,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總之,通過不久前的那一戰,讓我對蟄伏在主人心中的道有了更深刻的明悟,也正是從那一刻起,您才真正意義上成為了我的第一位主人。”

  話到此處,她舉步上前,忽然單膝跪向楊洛,眸光如水,聲如天籟,“若主人不棄,可為妾侍立下劍冢,自此妾侍愿與主人長相伴,生死相依,不離不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