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4章 舉世無雙,白衣少年
  “主人先走,不妨讓本劍靈去會會他們。”

  突然,楊洛只覺著一股并不存在的芳香撲鼻而來,跟著便有一道曼妙嬌軀閃現在其眼前。

  那是一位白衣飄飄的妙齡女子,她有著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和縹緲出塵的佳人氣質,猶如那月中仙子、龍宮龍女般,完美得讓人無可挑剔。

  “劍仙子!本主又豈能留下你一人孤身奮戰?既然你今日欲要大開殺戒、劍蕩八方,那本主就陪你一起君臨天下、傲視群雄又何妨!”

  “哞!哞……”

  許是體會到了繚繞在楊洛心間的滔天怒意及澎湃戰意,原本還處于沉眠中的夔牛妖祖也終于蘇醒過來,它在楊洛身后虛空顯現出通體為墨綠色的磅礴影像,仰天發出兩聲低沉的牛吼,連那天穹都仿佛是受到了驚嚇,從而降下越來越多的天罰。

  轟隆隆!轟隆隆……

  電閃雷鳴,天地色變,一座若隱若現的雷池憑空而現,池中雷龍游走,氣象萬千,隱隱有一柄開天神劍淬煉而成。

  楊洛抬手一招,便將這柄開天神劍握在手上,腳踏七星罡步,創世開篇之意境油然心生,一劍劈出,劍芒璀璨,攜摧枯拉朽之勢,橫掃六合。

  “當心!”

  一聲爆喝來的未免有些太遲,那七位同時出手的宗門長老中,因有四位躲避不及,當場血染天穹,至于剩下的三位,也都無不是抱頭鼠竄、落荒而逃,生怕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恨不得躲得越遠越好。

  然則,也就在他們驚魂未定之際,一道宛如龍宮龍女、月中仙子般的白衣身影瞬息而至,她手持一口金光奪目的劍,眼眸深處閃爍著無形、無情而又無名的冷酷,劍鋒所指,心之所向,一劍斬出,撼天動地,震古爍今。

  噗!

  又是一團血霧在當空炸開。

  由于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甚至連發出一聲驚呼都來不及,其中一位便已肝腸寸斷,身首異處。

  緊接著又是‘噗噗’兩聲,另外兩位也都沒能逃過劍仙子的追魂奪命,皆是落得個身死道消的慘烈下場。

  “劍仙子,我們也該走了。”

  眼見后方追兵皆已伏誅,楊洛也不托大,第一時間做出理智決斷。

  如果說這第一波追兵是吃了無準備的虧,那么接下來要還不見好就收,恐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畢竟昆侖仙宗的底蘊擺在那里,修真界第一大派的名頭可絕非是浪得虛名,若真要是驚動了藏經閣里那些位從不出世的老人家,又或是仲天羽親自出手,那也就該輪到自己這邊找倒霉了吧。

  而劍仙子對于楊洛的話也很是服從,轉身回眸一笑,便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沒入劍體,重回其腳下。

  “仲天羽!你可不忘了你我之間的三年之約,后會有期啦!”

  金色流光極速射向天穹遠方,楊洛那猶如洪鐘大呂般的聲音卻從很遠的地方傳回中指峰之巔,不由令得殿前廣場上絕大一部分人心馳神往、思緒萬千。

  這又是怎樣一個舉世無雙的不羈少年?

  從前,他把自己藏得很深,沒人知道他的風姿卓越與俠骨柔情,也沒人知道他有著一顆仗劍天涯的赤子之心。

  如今,他為了師父的死,甘愿放棄一切殊榮與成就,不惜和修真界第一大派的掌教翻臉,還與其定下三年之約,誓要用自己手中的劍為師父討回公道。

  也許,這才是他真正的自我吧?

  血染身,劍出鞘,一息尚存人不倒。

  仰天笑,問天道,江湖路上誰逍遙?

  久仰久仰!幸會幸會!

  來日縱馬大漠孤煙,你我對飲長河落日,試問四海八荒,誰主沉浮?

  正是這樣一位怨憎分明、快意恩仇的白衣少年,就在今天,就在剛剛,卻被掌教仲天羽視為不除不快的宗門叛逆,并接連派出門內弟子和長老前赴后繼的欲要將其擒殺。

  可結果呢,非但沒把人留住,反倒是被派出去的馬前卒死的死、傷的傷,也不知經此一役后,這段讓人刻骨銘心的回憶,又會通過江湖兒女悠悠眾口被傳唱成怎樣的佳話。

  當然,場間也另有一少部分人是同仲天羽立場一致的。

  他們對這位白衣少年心里有恨,甚至可以說是滿滿地恨,今日這場極其荒唐的鬧劇,不僅給他們帶來了莫大羞辱,還讓宗門痛失了幾位股肱長老,但事已至此,他們心中的憤恨又要向誰去發泄呢。

  挑起事端的正主都已法外逍遙,且走的又是那樣的飛揚跋扈與目中無人,事后若不能設法對此做出些補救,想來定會導致全宗上下風雨飄搖、人心不穩吧?

  “掌教,要不要再多派出幾位本宗長老去將此子給追回來?今日之事若就這么算了,日后門內弟子或對此子心生崇拜,將其視為追捧的榜樣也說不一定呀。”是一位宗門長老在經過深思熟慮后打破沉默,向仲天羽進言。

  卻見仲天羽目望高遠,臉色晦明晦暗,許久都未曾給出答復。

  是以,他繼而又心直口快的說著,“要不,換另一種方法也成。那楊洛不是在外面俗世中創辦了很多間商行么?只要掌教您下一道法旨,舉全宗之力前去清剿,估計也用不了多久,此子就會被逼得走投無路、自投羅網。”

  “行啦!不該發生的也都已經發生了,眼下再想著去翻后賬,是不是也有些為時已晚了呢。”

  仲天羽揮了揮袖袍,似是對其羅里吧嗦的無腦進言頗為反感,但在沉吟了片刻后,卻又很有耐心的道出了心中顧慮,“適才你又不是沒看到,此子身上有著太多古怪是我們不曾得知的,與其沖動一時,去枉送了更多性命,莫不如謀而后動,從長計議。況且這會兒人都已經走遠,就是派人去追還能追得上么。”

  “那掌教又覺得,后一種方法是否可行?”

  “哎!此法就更行不通了。如今那么多間商行都已成為皇商,若本宗因此而對皇商動手,難免不會落人口實。現在來看呀,此賊子應是有備而來,故而才會當眾放出那樣的話,說是本掌教逼著他非要在本宗和朝廷之間做出個抉擇不可。這話要是傳回了京都,不說坐在龍椅上的‘那位’會龍顏大怒,就是養在皇城修道院里的‘那位’恐也會暴跳如雷吧。”

  “龍顏大怒又如何?暴跳如雷又何妨?難道憑本宗當前的實力跟底蘊,還會怕了他們不成?”

  “住口!類似于此大不敬的話,本掌教以后不想再聽到,且讓大家都散了吧。”

  至此,隨著仲天羽徑自邁步走回昆侖寶殿,今日的宗門慶典也算是正式落下帷幕。

  沒一會兒功夫,流連在場間的人也全都陸續退下山去,就只剩下陣陣微風拂山崗、遍地狼藉飄酒香。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