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3章 三年之約(二)
  從當空隕落的方子墨差點連手中的劍都被震得脫手而出,雙腳才剛一沾地,頓覺胸腔肺腑間猶如翻江倒海般氣血翻滾,哇的一口血就噴了出來,繼而立劍撐住搖搖欲墜的身體,虛弱開口,“還請掌教責罰,弟子讓您失望啦。”

  話雖是如此說,但在其內心間,卻對這樣的結局感到無比萬幸,直夸楊洛這個瘋子還算下手知輕重,不然就這一下,即便是自己這條小命尚且能保住,恐也非要受到傷及根本的重創不可。

  屆時,真要是缺條胳膊斷條腿兒什么的,今后又要他如何去抱得美人歸呢?

  “這不怪你,退下去養傷吧。”

  仲天羽固然是直恨方子墨不爭氣,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位經過自己精心調教的四杰之首確實是沒放水,而且真的是拼盡了全力,若非那個楊洛打從一開始就在留手,想必下場還要比這更難堪吧。

  這時,飄在天上的楊洛收劍而立,緩緩將另一只手舉過頭頂,氣宇軒昂的再度開虎口、放龍聲,“仲天羽!今日我楊洛在此對天發誓,我師父的死決不能白死,此仇不報我楊洛誓不為人。三年!再給我三年時間,屆時我必定會故地重游,與你了結此怨,縱使身死,我亦無悔。”

  “哈哈哈哈,你這是在向本掌教下戰書么?”仲天羽笑得很灑脫,但那雙飽含冷漠的眸子,卻早已將其視為死人。

  在他看來,楊洛既已下定決心與之不死不休,那么多將此子留在這世上一日,都是個禍患。況且,此前還對他那般無禮的謾罵與折辱,如果當下就這么放任此子走了,待到日后江湖風波起,他這堂堂一宗掌教的臉又要往哪擱?

  所以,他必須得讓此子為今日的鬧劇付出點代價才行。

  而這個代價便是……命喪當場,魂歸九幽,非如此不能‘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一念及此,他立馬止住笑意,語聲轉冷,“三年?短短三年你又能成得了多大氣候?莫不是你今日自覺罪不可恕,想要以此為借口逃下山去不成?”

  “仲天羽!你是不敢應約么?”楊洛一臉無懼無畏,氣勢凌人的沖下方喊話。

  聞言,仲天羽面色微微有所動容,似是被楊洛的激將觸碰到了自尊底線,但在稍作猶豫后,卻仍是強壓下動搖的心緒,正色道:“諸位本宗長老,此子性情頑劣,且伶牙俐齒,妄圖在本宗犯下殺戮后法外逍遙,今日若不將此子擒殺,實不足以彰顯本宗門規之殊勝,不知哪位長老愿替本掌教去清理門戶啊。”

  “哈哈哈哈,仲天羽啊仲天羽,你也不必在那兒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想除掉我以絕后患就直說,何必假仁假義的惺惺作態呢。不過你要想留下我,恐也沒那么容易,恕不奉陪,這就告辭啦!”

  楊洛重新又踏上山河劍,就那么泰然自若的欲要全身而退,但顯然連他自己也很清楚,接下來絕不可能讓其暢通無阻的離去。

  實際上,這也是他早在來此之前就已盤算好的賭局。

  他決定賭上一把,就賭自己在身陷絕境之時,沉睡在山河劍中的劍仙子能醒過來,到時也好向其求助,將師父佟大成的亡魂剝離出肉身軀體,就像當初夏夜一樣。

  雖然這場生死豪賭可能會有點冒險,但他卻沒得選擇。

  只因唯有如此,才能讓師父活過來,哪怕只是以亡魂形態的存在,那也總要好過永遠與世辭別吧。

  再者,不是還有夔牛妖祖的一魂一魄為其保駕護航么?

  真要是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刻,他料想,那位擁有著通天徹地本領、敢于在當年和魔神叫板置氣的牛兄,應該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這位尊者轉世的天選之人殞命夭折吧?

  此外,還有通天之匙這件重寶被其隨身攜帶,隨時都可憑此重寶遠離危險,虎口逃生,要是綜上考慮起來,到頭來自己恐還真就未必會輸了這場賭局。

  “楊洛!你大鬧本宗,辱罵掌教,手刃同門,今日本長老倒是要看看,你又如何走得了?”

  突然間,一陣滾滾音浪自楊洛身后方由遠及近,正是先前在酒桌上就已對其抱有不滿的兩位宗門長老之一追趕上來。

  與其同來的,還有七八位長老。

  他們中修為最弱的都已達到元嬰境末期,更有三位渡劫初期修為的老炮坐鎮后方,牢牢鎖定前方正在奔逃的獵物。

  “哼!就憑你們這些個蝦兵蟹將也想阻我去路?劍仙子!此時還不現身,更待何時!”

  楊洛在半空中一個急停,跟著豁然轉身,眼底光芒大盛,從其口中徐徐誦念出一段亙古不變的大道法則,“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滋養萬物。吾不知其名,故而強名曰道也。”

  轟隆隆!轟隆隆……

  霎時之間,雷聲隆隆,風起云涌,足有水桶粗細的刺目閃電頻繁在云層中亂竄,就仿佛是創世之主臨凡,降下一道道霸道無匹的天罰。

  他抬手接引雷霆之力,順勢轟出九拳,宛如九座須彌大山般的拳印呼嘯長空,生生將追來的第一位長老逼退十數丈開外,旋即,又有一口金燦燦的飛劍穿過其胸前透體而出,登時令得那位長老血濺五步。

  “不!這不可能!本長老……就這么……就這么不堪一擊嗎!噗!”

  話音方落,飲恨而亡。

  楊洛一招得勢,也不戀戰,連忙就要抽身而退,繼續展開大逃亡。

  適才,他分明已感知到與劍仙子之間取得了精神上的通聯,只要自己能盡快擺脫掉后方追兵,那么這場賭局的最終贏家也就再無任何懸念。

  只不過,變數往往總是發生在一瞬間,就在山河劍重回其腳下之時,另又有七道身影幾乎是不分先后追趕而至,且全然不顧身份與廉恥,居然聯起手來向其發難。

  這是活活要將此賊子千刀萬剮、碎尸萬段,方才能消解他們心中之氣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