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2章 三年之約(一)
  中指峰之巔,殿前廣場。

  此時,日頭已過晌午,宗門慶典也已到了最后環節,那便是好酒好菜入席,全宗上下其樂融融。

  突然,一口金光燦燦的飛劍從宗門市集區方向疾馳而來,眾人抬頭望去,場間原本無比熱鬧的氣氛不由一下變得冷淡了幾分。

  若按門規嚴令,非緊急情況下,任何人是不允許在宗門以內御劍而行的,更遑論是明目張膽的趕赴昆侖寶殿。

  “哼!這又是誰呀?居然漠視門規的殊勝與威嚴,簡直太不像話啦!”有一位宗門長老橫眉仰望天穹,拍案斥責。

  跟著,另有一位與其同桌而坐的宗門長老也是憤慨而言,“現在的晚輩后生啊,可真是狂妄的沒邊了,這才剛得到掌教器重,回頭就忘乎所以的把門規都忘在了腦后,此子心性太過張揚,未來道途怕是走不長遠啊。”

  “哈哈哈,年輕人嘛,心氣高了點,性子急了些,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來!難得能有此機會同諸位老兄弟們開懷暢飲,把酒言歡,可不能被這么個不懂事的年輕人掃了興,這一杯,天羽敬大家。”

  仲天羽朗聲發笑,即興飲酒,那副大家風范之姿,屬實不是一年兩年所能養成的,深得人心。

  然而也就在這時,那口飛劍也已然飛臨到廣場上空,楊洛立于山河劍之上,殺氣騰騰的沖著下方放聲咆哮,滾滾音浪響徹全場,“仲天羽!你逼死我師父在先,還舔著個臉讓方坤去給我捎話,要我在宗門和朝廷之間做出抉擇。好啊,那我現在就給你個答案,我選我師父能活過來,如果你做不到,那從今往后,你也就是我楊洛不同戴天的仇人,他日我楊洛必定會親手宰了你,以告慰我師父在天之靈!”

  “楊洛!你心中有氣有怨,這本也情有可原,但你卻萬不該在此殊勝之地任性撒潑,佟主管死則死矣,你又要讓本掌教拿什么賠給你!”仲天羽緩緩放下剛遞到嘴邊的酒杯,氣定神閑的開口接話。

  按說以他貴為一宗掌教的身份,被個晚輩當著眾多門內長老和弟子的面如此折辱,理應當場發作、挽回顏面才是,可他卻偏生故意裝出一副惜才愛才且又寬宏大度的虛偽表象,這深沉的心機簡直世間罕有,不可以看待常人的眼光去揣測。

  而楊洛自是不會被其虛偽表象所蒙騙,隨即便又仰天發出一陣狂笑,“哈哈哈哈,看來我師父果然說得沒錯,你這個不忠不義的偽君子、真小人,表面上滿口的仁義道德,背地里卻是一肚子的男盜女娼。你不就是想借著‘人言可畏’這把刀逼我就范、與你們同流合污么?什么話到了你嘴里,都能說的如此心安理得,你他娘的還要不要點逼臉?啊?”

  “哪個去替本掌教掌嘴,將此子擒下,生死不論!”

  終于,脾氣向來很好的仲天羽也實在是被天上飄著的某人給逼到了份,不得不暫且卸去內涵豐富的偽裝,起身將手中酒杯往桌上一摔,恨聲降下雷霆之怒。

  掌教都已經發話了,自然不會缺少試圖趁此邀功的門內弟子聽令行事,緊接著,便有一位執法堂弟子當仁不讓的射向當空,欲要在人前露一回大臉。

  正是曾與夏夜私交很好、曾在常云龍面前告發楊洛經常夜不歸宗的那位。

  他本就對夏夜的死感到耿耿于懷,且因此對楊洛恨之入骨,眼下剛好遇到千載難逢的絕好機會,又豈容錯過?

  況且,以他當前真元境末期修為,外加上眾多同門長輩乃至是宗門掌教都在看著,他自認為也不會有何性命之憂。

  即便不敵,最起碼也能亮明個對本宗赤膽忠心的態度不是。

  只可惜呀,他的這一算計終究是太過膚淺,換而言之,也實在有些自不量力。

  結果,僅僅只是一個照面,便被楊洛斬落當空,一命嗚呼。

  “居然……居然是金丹境末期修為!這……這又怎么可能呢?”

  隨后,伴著一位宗門長老的驚呼出聲,立時也引起了全場掀眾說紛紜的熱議。

  到了這個時候,要說他們先前還曾在懷疑楊洛一旦被掌教授予本宗四杰的頭銜,能否像方子墨、珈藍一樣擔得起這份榮耀,那么現下看來,連四杰之首的方子墨也不過就是這個層面的修為,想必也就沒誰會不服氣了吧。

  對此,甚至連仲天羽都不禁是感到很費解,短短數月間,此子究竟又是收獲了何等驚世駭俗的奇遇,竟能從真元境末期一躍飛升到金丹境末期?同時也為其更加堅定了信念,此子若不能為己所用,還是盡早除之為好。

  是以,他便開口親自點將,“方子墨!去把他給我當場斬殺,你可不要讓本掌教失望啊。”

  “掌教,要不您還是考慮換個人吧,畢竟……是!”

  方子墨剛把話說到一半,便被仲天羽投來的冷厲眼神斷了念想,只好硬著頭皮領命。

  他腳下稍一用力,身形便已飄向當空,但卻并未與楊洛直接動手,“楊洛,不要再胡鬧了,掌教對你已經算是夠容忍的了,聽師兄一句勸,去向掌教低個頭認個錯,此事興許還尚有挽回的余地,否則,你今天是離不開這座山門的。”

  “方子墨!今時今日我楊洛既敢站在這里仗義執言,便沒打算去走那回頭路,我能否離得開這座山門也不用你來操心,要動手便動手,又哪來的那么多廢話!”

  言罷,楊洛手持山河劍在身前挽了個劍花,順勢舉劍刺出,根本不打算再給方子墨繼續勸降的機會。

  見對方來勢洶洶,且劍意果決,方子墨也不敢輕敵,抬手招出一口極品靈劍,便凌空迎了過去。

  乒乒乓乓,乓乓乒乒,倆人在幾次眨眼工夫就已過招十余回合,時而以快打快,時而以慢打慢,偶爾還會比拼修為的對上一掌,一時間竟誰也奈何不了誰,看上去倒像是戰成了半斤八兩的平局。

  不過漸漸地,身處于下方觀戰的仲天羽卻是微微蹙起了眉頭,跟著就在下一刻,當空打斗勝負立分。

  轟!

  方子墨被一道驚鴻劍芒轟飛出去,生死不知。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