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0章 佟大成的選擇
  “大成!一路走好啊!”

  石勇拎起桌上倆人還尚未喝完的半壺酒傾倒在地上,跟著用衣袖抹了把臉龐上的淚水,轉身毅然決然的走下酒樓。

  他本也很想留下來陪這位至交老友多待一會兒,哪怕只是無聲的陪伴呢,可他卻更清楚,這位至交老友應該更想盡早見到,自己的臨終遺言能夠得以實現吧?

  所以,他必須得先把正事兒給辦了。

  然而,也就在他剛走出酒樓沒幾步,兩道風風火火的少年便已從街邊遠處疾馳而來,不是別人,赫然正是楊洛與趙山河。

  “石長老!我師父呢?我師父呢!”

  剛一照面,楊洛就狠狠抓住石勇一條手臂,聲嘶力竭的喊問著。

  “跟我來吧。”

  石勇只是黯然回以四個字,便又徑自折返回酒樓。

  緊隨其后,楊洛與趙山河也一同跟了進去。

  當這三人來到最頂層那間包廂里時,楊洛有那么一瞬間是癡傻的,但緊接著,卻又狀若瘋狂般沖向桌前,撲通一聲屈膝跪了下去。

  “師父!師父!是徒弟來晚了么?您睜眼看看徒弟呀。您要是覺著在這座宗門里待得不習慣,可以和徒弟一起到外面去闖蕩江湖呀,又何必委屈自己留在這里受人窩囊氣呢。師父!師父……”

  他淚眼摩挲的搖晃著桌前怎么叫都叫不醒的啟蒙恩師,雖然倆人相處的時間才不到兩年,且聚少離多,真正朝夕相處的日子也沒多久,但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這個徒弟早已把這位師父裝在了心里。

  他這位師父呀,別看平時總是對自己不管不問的,但實際上呢,卻沒少在自己身上花心思。

  還記得剛入山門那會兒,老家伙明明對自己的底細以及在俗世中闖下的禍事了若指掌,卻又要裝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象,來陪他這個徒弟豪賭一場。

  后來在組建財神幫之初,老家伙分明是反對的,且早已對其動機有所察覺,但卻依舊還是沒去干預和阻撓,并在一切塵埃落定后,趕來出謀劃策,提出公會成員當以招收雜役弟子為主的大方向。

  再后來,財神商鋪也創立起來了,徒弟想要的筑基丹也被其從鬼市里淘弄來了,欠下徒弟的靈石也被徒弟以無所不用其極的討債方式給要回去了……

  眼看著徒弟一天天的成長進步,生意是越做越大,翅膀是越來越硬,他這位師父呢,許是也自覺幫不上什么,索性功成身退,便不再去影響徒弟的任何決定,默默躲在暗地里觀花賞月、笑看風云。

  在師父看來,徒弟豈非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

  在徒弟看來,正是得遇良師,方才成就了自己今天。

  師父這份無私的愛是博大的,徒弟那顆感恩的心是純粹的,而師徒之間這段點點滴滴的回憶亦是刻骨銘心的。

  如今,師父死了,看似走得很安詳,但他這個做徒弟的卻比誰都清楚,其實師父走得很匆忙,也并不情愿。

  因為,師父忙忙碌碌了一輩子,到頭來還沒享受幸福晚年呢。

  那么怕死的一個人,如果再分能活得久遠一點,想必就是讓其散盡家財也會毫不猶豫吧。

  “石長老,我師父又是怎么死的?你若還念在與我師父相交一場的情分上,請當著他的面,告訴我實情!”

  楊洛緩緩站起身來,眼底早已是猩紅一片。

  石勇并未作何猶豫,便將他們昨日返回宗門以后發生的事如實講述出來。

  黃昏過后,天色漸暗,仲天羽緊急召見宗門長老趕赴昆侖寶殿議事。

  當時,佟大成和石勇剛好正在一起吃酒,于是在接到通傳后,便移步同去。

  在趕去的路上,佟大成就好像已經隱約猜到了什么,始終悶悶不樂的默不作聲,而石勇還曾打趣地對他說,“別總是整天拉拉個臉,現下里你那徒弟可是出息得一塌糊涂,你這個做師父的就偷著樂去吧,還跟這兒惺惺作態的裝什么裝?”

  “石老哥呀,自打回到宗門以后,我這右眼皮就一直在跳,都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你說……我這該不會是要有什么災禍臨頭吧?”

  “不能不能!這么多年都熬過來了,掌教不也沒把你咋地嘛,如今又多了你徒弟這條退路,要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隨時都可以離開這處是非之地,那小子要是一聽說你肯下山去投奔他,還不得樂得跟個什么似的。”

  “哎!不到萬不得已,還是盡可能不要用到這條退路為好啊。此子志向高遠,且擁有一顆赤子之心,若平白多出我這么個牽絆在身邊,未必是好事,莫不如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隨這孩子自己去闖出一片廣闊天地吧。”

  “赤子之心,至誠之道,知行合一,彼岸之橋。嗯,看來你這個師父還真是對此子的未來充滿信心吶。”

  就這樣,他二人邊走邊聊的登上中指峰之巔,步入昆侖寶殿。

  然則,隨著大殿石門緩緩閉合,也讓他二人意識到接下來可能要有大事發生。

  只因除卻他倆之外,殿內并未見到其他宗門長老到場,除了仲天羽端坐在掌教主位之上,再就是金宏遠和夏初這兩位太上長老也列坐在旁。

  “大成啊,要是本掌教沒記錯的話,你來到本宗已有十七載了吧。今日專程邀你前來呢,就只為一件事,本宗與朝廷之間,你是不是也該做出個選擇了呢?”仲天羽也不拐彎抹角,直接是開門見山的直奔主題。

  而佟大成對此一問似也早有考量,與從前一向膽小怯懦、遇事畏首畏尾的性格判若兩人,當即,便義正言辭的給出回答,“仲天羽,你雖貴為一宗掌教,但也不可僭越皇權。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擔君之憂,何懼生死!這,便是我的選擇!”

  “好!有骨氣!有膽魄!看來你潛伏在本宗這么多年,卻依舊對朝廷是忠心耿耿、念念不忘,那你可曾又有想過,朝廷對你又是個什么態度?不不不不,你不知道!不妨讓本掌教來告訴你。現在的你呀,就如同是喪家之犬、過街老鼠、漏網之魚!若不是本掌教寬厚仁慈、厚德載物,若不是你那女兒的娘親曾在當年替你擋了災,你以為你還能活到今天么?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擔君之憂?那你怎么就不為本掌教去想想,把你這么個白眼狼留在本宗吃里扒外,圖的又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仲天羽啊仲天羽,你也不用在哪兒舌燦如蓮的為自己遮羞,說一千道一萬,你還不是對當今朝廷深感忌憚?還寬厚仁慈、厚德載物,我呸,你他娘的還要臉不要?當年,若非我掛念令女年歲還尚小,又豈會茍且偷生的忍你到現在?你這個不忠不義的偽君子、真小人,表面上滿口的仁義道德,背地里卻是一肚子的男盜女娼,昆侖仙宗掌教之位能落在你頭上,那可真是氣數已盡!不就是一死么?又嚇唬誰呢?是殺是剮,悉聽尊便!今兒我要是眨一下眼,全當我佟大成這輩子白來這人世間走上過一遭。”

  “好啊,既然你那么想死,本掌教又怎會不成全你呢。當年,你那孩兒她娘就是替你喝下了這碗湯藥,本掌教還給它起了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追魂奪命湯’。喝過此湯藥的人呢,并不會立刻死去,至少還能撐個十天半月,不過你可要謹記呀,在此期間切勿飲酒,否則不出幾個時辰,便會身死魂消。大成啊,要不……你就拿去喝了?”

  佟大成仿佛早已下定必死之決心,當下也并未再與其多啰嗦半句,大步上前,便從仲天羽手上接過湯藥一飲而盡,跟著啪的一聲摔碎湯碗,轉身悵然離去,“好喝!真他娘的好喝!石老哥呀,走走走走,咱這就換個地方喝酒去。今朝有酒今朝醉,活著不要太疲憊,倒在酒缸照樣睡,哈哈哈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