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18章 除卻君身三重雪,天下誰人配白衣(二)
  “野兒,不許對你二叔無禮!”

  突然,一直默不作聲的唐龍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般,偏頭沖著自己女兒厲聲呵斥道。

  而唐野似是立馬也意識到一時口快沒過大腦,忙不迭地向二叔賠起了不是,“對不起二叔,野兒真不是故意的,還望二叔千萬不要往心里去。”

  “無妨無妨!這都過去那么多年啦,你二叔早就看開啦,再說了,你這不也是無心的嘛。”

  唐虎面露溫和笑意,似乎真的已將陳年往事徹底釋懷,但在場的唐龍和唐野卻都很清楚,在這副表面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其隱隱作痛的內心深處,怕是這輩子都忘不掉那個女人吧。

  那個女人,便正是上官若雪。

  曾幾何時,倆人因一次偶遇相識,女為郎才而心動,郎為女貌而生情,倆人就那么比翼雙飛的在修真江湖上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可到頭來,卻讓深陷愛河的唐虎發現,對方竟已嫁為人婦,且另一身份還是現任南宮齋掌教。

  當時,許是嫌棄和自卑的心理各參半,因此才令其萬念俱灰、痛定思痛,自此便與之斷了往來。

  之后,他也就一直獨善其身到現在,雖也曾被父親唐肖肖提到過幾樁門當戶對的姻緣,不過卻皆被其挑三揀四的給拒絕了。

  也不知是還對當年的‘那位’念念不忘呢,還是被留在心里面的那根毒刺始終都難以拔除。

  反正這么些年過來,除了唐肖肖偶爾會提上一嘴外,旁人是沒那個膽量去自找不痛快,甚至就連唐龍都很有自知之明。

  “二叔,您方才說今日的宗門慶典只是為了楊洛一人召開?能和大侄女兒再具體說說,這里邊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嗎?”唐野心思活絡的轉開話題,她可不想這位處處寵著自己護著自己的二叔為此而舊傷復發、一蹶不振。

  唐虎稍稍平復一下紊亂的思緒,便不疾不徐地回道:“歷年來,這宗門慶典只有在特定的喜慶日子才會召開,比如發現并占據了一條尚未開采的靈石礦脈,再比如門內有何重大決定要當眾宣布,而今日的宗門慶典呢,想必便正是因為后者,掌教這是動了惜才的心思呀。”

  “動了惜才的心思?莫非,掌教是要收他為徒么?”唐野略作沉吟,突然問出一個大膽猜測。

  卻見唐虎微微頷首,語氣頗為篤定地回以四個字,“很有可能!”

  這下,唐野不由是花容失色,頓口無言。

  一宗掌教之徒?

  而且,還是修真界第一大派昆侖仙宗掌教的唯一嫡傳弟子?

  這份殊榮,又要引得多少修真子弟的羨慕和嫉妒?至于未來道途能走多遠,怕是用腳趾頭去想,都不難想得出來吧!

  這時,隨著三道身影步入殿前廣場,全場有那么一剎那是寂靜無聲的,但緊接著,那人聲鼎沸的喧囂浪潮就如同是驚濤拍岸,轉瞬又淹沒全場。

  正是楊洛同趙山河還有常云龍三人聯袂而至。

  他們氣宇軒昂,神采飛揚,言談舉止間的一顰一笑、一盼一顧,無不牽動著在場無數同門弟子的心。

  尤其是三人中的楊洛,今日的裝扮與從前截然不同,那一身白衣似雪的行頭,外加上飄若云游的氣質,也不知是俘獲了多少懵懂少女的芳心。

  “除卻君身三重雪,天下誰人配白衣,這說的應該就是他吧。”

  “快看!他就是楊洛!白衣似雪,俠骨柔腸,若能與君長相伴,此生無悔入輪回呀。”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楊洛,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卻共飲一江水。”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鴻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呃,后面是什么來著?”

  “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師妹呀,就你這記性,還是趁早離楊洛遠點吧。”

  “為啥?”

  “因為,當把一個男人裝進心里的時候,一定會記住他的一切,你還那么年輕,就不要和姐姐爭了好嗎?”

  “不行不行!這回絕不能讓!就算師妹不去跟你爭,其她姐妹也還是會和你一爭到底的。”

  咣!咣!咣!咣……

  鐘聲響,殿門開。

  仲天羽同一眾宗門長老談笑風生的邁步走出昆侖寶殿,霎時間將全場的人聲鼎沸全都壓了下去,可見這一行人在門內所有弟子心目中有著多重的分量。

  “云龍,剛好你也回來了,慶典不妨這就開始吧。”

  仲天羽沖著常云龍微笑示意,順便還在楊洛跟趙山河身上掃了一眼,似有考量,卻又令人難懂其意。

  常云龍點頭稱了聲是,便龍行虎步的重回到仲天羽之旁,沖著場間眾弟子吐氣開聲,“奉掌教法旨,于今時今日召開本宗慶典,原因有二。其一,是為了昨日凱旋而歸的本宗弟子論功行賞、接風洗塵。其二,便是向全宗上下通傳一則好消息。經掌教和眾長老商議決定,因考慮到楊洛、趙山河兩名弟子對本宗做出過特殊貢獻,從即日起,以填補夏木靑和金石四杰之二的空缺。另,午時三刻還將會在此地擺下宴席,本宗弟子皆可參與。好了,接下來大家都放松一點,各公會會長和副會長也稍作準備,等候接領掌教封賞吧。”

  語罷,常云龍似是很不習慣像今天這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場合,在向仲天羽遞了個完成任務的隱晦眼神后,便匆匆離場了。

  這也叫宗門慶典?

  依常某人看來,這分明就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個噱頭罷了,再分不是個傻子,都不會看不出來。

  當著全宗上下眾目睽睽,居然讓他這位執法堂堂主親自去接兩名弟子上山,仲天羽這步棋下的又是意欲何為?

  如果是捧殺,區區兩名門下弟子又何以入得了一派掌教的法眼?

  如果是惜才,那就更不應該了,像這般大張旗鼓的哄抬二位身價,豈不惹人非議?

  對此,常云龍雖是很不理解,卻也隱隱覺出了這里邊的不同尋常。

  故而,他認為還是暫且抽身事外為好。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