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17章 除卻君身三重雪,天下誰人配白衣(一)
  見金宏遠確實是把自己的話往心里去了,夏初繼而又坦誠肺腑的說著,“此外,不妨再跟金老說個有意思的事兒,也不知金老又會作何感想。”

  隨即,他便把昨晚夏冬與楊洛之間發生的不愉快原原本本敘述了一遍。

  而金宏遠在聽完后則是好半晌都沒說出話來,也不知是聽故事聽得太過入迷,還是對這件有意思的事兒太過在意,從而聯想到了其他種種。

  “莫非,你是在懷疑夏冬有問題?”經過反復思量,金宏遠終是一語道破關鍵之所在。

  夏初微笑作答,“呵呵,金老果然是心細如發。不過夏冬這小子我還算比較了解,一心都在為家族長遠做考慮,且凡事總愛給自己留條后路,所以說呀,他到頭來終將會投向哪一方,暫時還不好說。”

  跟著,金宏遠也是淡淡一笑,“那要是如此說來,我們完全可以試著通過這條門路先摸摸朝廷的底,之后再謀而后動,或可重新奪回主動權也說不一定呢。”

  “是這么個路子。而且那個楊洛也可以試著去爭取一下,畢竟他同當朝四皇子才剛認識不到兩年光景,如果能讓天羽對其稍稍花上些心思,要想把他的立場轉變過來,應該也并非難事。屆時一旦時機成熟,再來個卸磨殺驢,直接將他推出去為我們頂下所有的鍋,想來朝廷也要為此而感到兩難吧。”

  “妙哉!妙哉!既然此子能深得朝廷重用,那也同樣能被我們所用,天羽在收買人心這方面的分寸拿捏,還是讓我很有信心的。待到此子與朝廷倒戈相向之日,便是大禍臨頭之時,非如此,方才能幫我們的孫兒重拾道心啊。”

  “不錯!有道是心病尚需心藥醫,這個楊洛,便正是可以醫好你我孫兒心病的良藥,若不能把他的囂張氣焰和強勁勢頭徹底打壓下去,恐怕我們的孫兒是這輩子都邁不過這道坎兒啦。”

  “成!那就按你說的辦!回頭我就去找天羽詳談,這非但關乎本宗氣數,也干系到你我之后最優秀的家族血脈傳承,楊洛此子若能為此而做出犧牲,理應感到榮幸才是。”

  “哈哈哈哈,金老高瞻遠矚、英明睿智,遠非某所能及呀。”

  “老東西!跟我還來這套!倒茶倒茶,少跟我整那些虛的,晚些時候叫人把酒菜送過來,今兒就在你這兒不醉不歸啦。”

  ~~~~

  次日,初晨。

  楊洛伸著懶腰才剛一走出房門,便好巧不巧的同匆匆趕來的趙山河碰了個照面。

  “山河,你這一大清早著急忙慌的,趕著去投胎么你!”

  “楊洛,我一猜你他娘的就沒把今早的宗門慶典放在心上,這不是緊趕慢趕的來通知你一聲么。”

  “宗門慶典?什么宗門慶典?”

  “難道昨天在咱們回來以后,就沒人找過你通傳掌教法旨么?”

  “好像……沒有吧!自從昨兒個回來以后,我就一直呆在房里,也沒人來找過我呀,難道是掌教把我給遺忘了不成?!”

  “不能啊,按說我都接到了通傳,你又怎會被遺忘呢。對啦,是不是和你住的地方有關?”

  “你是說……嗨!看來我們離開的時間實在是太久啦,居然連我們在宗門內還有座山頭都差點不記得了。搬家搬家,等那勞什子宗門慶典一過,你和我都搬到財神山上去住,那里風景秀麗,鳥語花香,水木清華,繁花似錦,實乃……”

  “行了行了!咱這會兒不是拽詞的時候,還有不到半個時辰,宗門慶典可就要開始了,你就打算穿這身雜役弟子的行頭去參加?順便再提醒你一句啊,你現在可是全宗上下都很關注的焦點人物,就是穿著打扮和言談舉止最好也注重一些,否則若被人從雞蛋里挑出了骨頭,那可就大大的不妙啦。”

  “哎!麻煩!真是麻煩!想我楊洛沖冠一怒為紅顏,斷頭臺前飲酒醉,夜戰八方平匪患,除魔衛道守本心,南水北調為百姓,躊躇滿志甘平凡,沒想到如今卻要寄人籬下,被各種俗不可耐的規矩束手束腳,好吧,我這就進屋去捯飭捯飭,以免被人戳著后脊梁說三道四。”

  楊洛一邊說著,一邊緩步走回房內,門開門關,便已換成另一副裝扮重回趙山河面前。

  他身穿一襲雪白色緞面長袍,腰間系著一條湛藍色祥云寬邊錦帶,頭頂帝王翡翠綠玉簪,腳踏黑色亮面牛皮靴,修長的身體筆直挺拔,整個人豐神俊朗而又不失溫文爾雅,端的是一位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偏偏美少年。

  “臥靠!你這身行頭又是從哪淘弄來的,嘖嘖嘖嘖,都說人靠衣裝馬靠鞍,還真是要想俏一身孝啊。”

  待到趙山河給出這樣一番評價后,二人也沒在此地多做逗留,便沿著一條山間小路而行,直奔那座遙遙在望的中指峰趕去。

  中指峰之巔,正是掌教仲天羽發號施令的昆侖寶殿。

  而今日的宗門慶典,也正是在殿前廣場舉行。

  此時,全宗上下的人幾乎皆已到場,至于沒到場的,要么就是另有要務在身的門內長老或弟子,要么就是安養在藏經閣山頭上從不過問門內事務的太上長老,除此之外,似乎也就只剩下正在趕來路上的楊洛跟趙山河了吧。

  “爹!二叔!這么重要的場合我得去把他倆都找過來,不然,萬一因惹人非議而觸怒了掌教,豈不非要被降下罪責不可。”

  眼看著距離宗門慶典召開的時辰已然越來越近,楊洛和趙山河依舊還尚未現身,被父親和二叔強行從財神幫和山河會這兩方陣營前叫回來的唐野,就跟心里長了草似的,但她卻又分明從父親和二叔的面龐上瞧見了無比淡定的從容神態,就仿佛對其心中的這份惦念根本不在意似的,不由令得她好生費解。

  跟著,見唐龍遲遲都沒出聲為女兒解惑,向來慣孩子慣到沒邊的唐虎便在一旁開口了,“大侄女兒呀,你又何需去為了那兩個小子而擔心呢,今天這場合他倆若不到場,想必這慶典也就失去意義了吧。你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眼下縱使不用你去,也自會有人已經去請啦。”

  “二叔,您這話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今日的宗門慶典本就是為了他二人才召開的?”唐野瞪大美眸,一副難以置信的驚容。

  唐虎神秘一笑,隨即把嘴湊到其耳邊小聲說著,“更為確切地說,是只為了一人召開,就是你整日里心心念念的那位嘍。”

  唐野聽了,頓時是心頭小鹿一陣狂跳,霞飛雙頰,羞憤難當,“二叔!你簡直就是一老流氓,活該這輩子都討不到婆娘!”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