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15章 種下的因結下的果,誰也躲不過(一)
  “楊洛!你又要做什么?”

  眼看著楊洛氣勢洶洶的快步走向自己,夏冬也容不得多想,居然一時口快的冒出這么句話來。

  不過此話一出,他立馬就感到后悔了,真恨不得狠狠抽上自己一耳光。

  這話讓自己問的是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就好像對眼前這少年很發怵似的,這要是被七嘴八舌的傳揚出去,他今后這張老臉又要往哪擱?

  盡管通過昨晚一事,他這張老臉現下也沒剩下多少尊嚴,但那畢竟是以寡敵眾,且對方又都和自己的修為不相上下,跟當前境況可不一樣啊。

  好在,楊洛接下來的一席話算是為其找回了幾分顏面,“夏堂主,你且不必緊張,晚輩是為了昨晚之事向您來道歉的,并無惡意。”

  可若是細細去品味這話中深意,卻又不免讓人越琢磨越不對味兒。

  這又哪里是來道歉的,分明是來耀武揚威的好吧?

  一念及此,夏冬立馬板著個臉冷聲回之,“你少跟這兒貓哭耗子假慈悲!本堂主昨晚就已說過,你我之間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往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須向我道歉!”

  “嘿嘿嘿,夏堂主這氣性可真夠大的。有道是展顏消夙愿、一笑泯恩仇,大家昨晚不還都喝的挺盡興嘛,怎么今兒這一早又翻起舊賬了呢。”

  楊洛以笑臉相迎,說到最后,竟還不自覺地抬手在夏冬肩膀上輕拍幾下,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甭提讓后者有多厭惡。

  夏冬猛一抖肩,將某人的臟手甩開,隨即冷哼一聲,便不打算再與其有何過多言語。

  奈何,對方卻偏生不依不饒,非要纏著他把昨晚的誤會說開不可,還大言不慚的聲稱,前輩和晚輩之間又哪有隔夜的仇啊,往后晚輩真要是遇到了什么難處,還得多多仰仗前輩施以援手、雪中送炭呢。

  結果,卻被夏冬沒好氣地告知,“哼!要真有那么一天,施以援手、雪中送炭是不可能啦,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好好好!只要前輩不再怨恨晚輩,到時任憑前輩趁火打劫、落井下石還不行嘛。”

  說著,楊洛竟又一時沒管住手,在夏冬肩膀上是拍了又拍,但這一回,卻并未引起后者的強烈不適,而是換來了陰惻惻的冷笑。

  就這樣,這對兒表里不一的冤家也算是暫且摒棄前嫌,將不愉快的過往翻了篇兒。

  不過在很多外人眼里看來,這二位爐火純青的演技純粹就是演給吃瓜群眾看的,根本當不得真。

  這就和解了?騙鬼去吧!

  卯時三刻,當朝特使與往年一樣,親臨城頭來為各方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的隊伍送行。

  隨著一艘艘飛行梭相繼啟程,城外原本歡聲笑語的熱鬧場面,逐漸也回歸了昔日平靜,只剩下微風與細沙,還有幾只蒼鷹盤旋天際,偶爾發出嘹亮的鷹鳴。

  ~~~~

  昆侖仙宗,后山崖下。

  此時,金石正氣定神閑的盤膝打坐在宗門祖祠前,恍若老僧入定般,心靜如止水,志剛如磐石,靜默守星月之變,懷志付諸行日月乾坤之郎朗。

  突然,他的眼瞼先是動了一下,跟著就那么泰然自若的徐徐開口,“爺爺,這都過去一整年了,孫兒一直按照您說的,從未離開過這里半步,難道您還有什么不放心的么?”

  “孫兒啊,爺爺知你平時喜熱鬧而不喜清靜,但是這一次,你也莫要怪爺爺心狠,誰讓你一時糊涂的誤入歧途了呢。十年守墓之期很快就會過去的,此間你務要謹記,守住本心,方得始終,切不可再妄動嗔癡之念,否則必將前功盡棄啊。”

  隨后,一個蒼老的聲音也不知從何方傳來,好像離得很近,又好像離得很遠,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金石緩緩起身,目望高遠的面露微笑,“爺爺請放心,孫兒在此一切都很好,不就是短短十載嘛,孫兒等得起,待到重回人前之時,還是那個永遠都不會讓您失望的天之驕子。”

  “哈哈哈,知恥而后勇,知弱而圖強,知不足而奮進,這才是我的好孫兒啊。”那個空曠縹緲的聲音再次隨風飄來。

  金石重重點頭,也沒再說什么,便又重新坐回祖祠門前閉目靜心,漸入佳境。

  但緊接著,他那顆本都已靜如止水的心卻又忽然莫名躁動起來,那一幕幕陣前廝殺的血腥場景,那一聲聲遭人唾罵的刺耳之音,另外,還有那一對‘狗男女’在當著他的面秀恩愛,正是這些個零零碎碎的畫面逐漸拼湊在一起,終于……徹底引動了他的心魔。

  “不!我不甘心!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想我金石自幼開始修行,十四歲那年,就已筑下道基、修成法身。十六歲那年,就已踏進真元境、創建起石幫、還被掌教親封為昆侖四杰之一。可就在去年,這一切的一切全都已成為過眼云煙,我金石居然輸給了一群烏合之眾,而且還輸的很慘,差點連小命都丟了。知恥而后勇?是啊,這的確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楊洛,唐野,方子墨,珈藍,你們一個個都給我等著,他日待我出谷之時,定將你們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漸漸地,金石眼底布滿了一道道猩紅血絲,面露兇狠,猙獰可怖,就宛如一頭即將被魔化的叢林走獸,正在一點點的喪失自我意識跟理智。

  然而也就在這時,當的一聲鐘響在其耳畔響起,鐘聲悠揚,回蕩綿長,令其正在迷失的意識跟理智又一下恢復過來。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渾身僵持的肌肉也逐漸恢復松弛,但卻依舊汗如雨下,仿佛親身體驗了一場生死浩劫。

  類似于此的狀況,他已在這一年里經歷過很多次。

  起初時尤為頻繁,隔三差五就會發作一次,后來才逐漸拉長間隔,可直到現在,也還是會偶爾復發。若非依仗著宗門祖祠前的‘還魂鐘’為其穩固神魂,只怕他早已性命不保,又或者是早已變成一個到處茹毛飲血、食肉寢皮的瘋子了吧。

  “哎!”一聲悠悠長嘆來自于當空。

  金石抬頭一看,剛好目送爺爺‘金宏遠’的背影飄身遠去。

  他默默發呆了許久,才緩緩閉合上那雙已經有些濕潤的眼眸,輕聲呢喃自語著,“爺爺,您是對孫兒感到很失望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