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14章 暫時的分別,是好的相聚(二)
  “這……這當真都是分給我們的?”

  當得見如此一筆驚世財富就擺在眼前,被當成禮物相送,就連一向不怎么愛說話的九黎都不禁為此插進話來。

  盡管一直以來,他是挺看不慣這位小師弟那不著四六的性子,可今時今日,卻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位小師弟身上確實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優良秉性被其藏得很深。

  也許,的確是他之前看走眼了吧?

  隨即,便聽楊洛語氣真切地袒露出心聲,“自然是當真的!若按幽冥界與外面現世的時間差來算,此一別,我與各位師兄師姐不知又要多少年后才能得以重逢,這些寶貴資源放在我這兒,恐難物盡其用,反倒還有可能會招惹來無妄之災,所以莫不如趨吉避兇,送個順水人情嘍。”

  “哎,你小子呀,什么事情到了你嘴里說出來,怎么就變了味道呢。那你不妨說說看,這個順水人情你又打算要我們如何去還呢?”

  你看看!要說把楊洛看透到骨子的,那還得是藥康。

  這不,某人的小心思才剛一暴露,便被其一語戳破。

  楊洛略顯尷尬的笑了笑,暗嘆一聲‘真不愧是知我懂我的大師兄啊’,跟著便將自己的訴求提了出來,“各位師兄師姐,如果你們實在也想送小師弟點東西作為回饋,不如就多送些高品級丹藥吧,比如那延壽丹,小師弟就能派上大用處。”

  “延壽丹?幾天前你不是剛從我這兒死皮賴臉的要去幾顆么,這東西只有在第一次服用時才會起效,第二次就不管用了,你要那么多延壽丹又做什么?”藥康眉頭微蹙,似是對其提出的訴求感到很費解。

  緊接著,昊天、九黎和瑤光也都是先后發聲,皆對某人曾在私底下向他們求藥的行徑進行了揭發與披露,一時之間,不禁是把心中有鬼的楊洛造了個大紅臉,連稱江湖救急,情非得已。

  然而待到這場鬧劇一過,某人所收獲的回饋也是讓其相當滿意的。

  光是延壽丹加在一起就有一百多顆,至于其它高品級丹藥也大都以幾十上百來計數,這對于某人而言,可要比囤積在人種袋里的資源更有價值多了。

  如今有了這批絕世神藥在手,何愁遇不到合適的金主漫天要價?

  對方若敢討價還價,就只管問問他‘舍財’還是‘舍命’,那這砸出去的血本,豈不很快就能連本帶利的全都賺回來?

  ~~~~

  時光總是太短暫,分別總在無意間。

  楊洛從洛河塘調來一輛馬車,親自將這三位師兄和一位師姐送出了城,目光所及,最后就只剩下兩行車轍印由深變淺,一直延伸向大漠深處。

  他沖著遠方風沙揮了揮手,突然放聲喊道:“暫時的分別,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幾位師兄師姐,相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兄弟,你這又是嗚嗷瞧叫的跟誰道別呢?”

  隨即,一個熟悉的聲音緊跟著在其身后響起,即使都不用回頭去看,也不難讓其猜出來人是誰。

  “山河,我們是該啟程了么?”

  “是啊,在外面飄了這么久,要是再不回去,怕是宗門那邊還真就容不下咱倆了呢。”

  “呵呵,遠離勾心斗角又有什么不好,要不是我那啟蒙恩師執意要留下為朝廷賣命,你還真當我會跟他們一起回去?”

  “這么說來,佟主管已然在私底下和你談過了吧。”

  “更為確切地說,應是遵從了仲天羽的授意,才單獨找上我聊一聊。哎!沒辦法呀,念在師徒一場的情分上,我這個做徒弟的總不能把師父往絕路上逼吧。”

  “莫非,佟主管也不希望你回去?”

  “那老東西定是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可越是如此,我就越不能放心他只身一人往火坑里去跳啊。山河,我記得你曾答應過我,待到半年后的宗門新秀大會結束,你就會想辦法讓你爺爺頒布一道旨意,將我師父名正言順的調回京都養老,這番承諾可還算數?”

  “當然算數!兄弟答應過你的事兒,又豈會出爾反爾。只要新秀大會一過,我保證讓佟主管風風光光的走下山門,從此衣食無憂的回京養老,說到做到。”

  “好!那我們就盡可能低調的度過這半年,此后便是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到時就算他仲天羽手眼通天,也休想再把咱們給騙回去了。”

  “嗯,想法是挺好,可要想在這半年里盡可能低調的度過,恐怕并不現實。”

  “為何?”

  “為何?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昨晚你吆五喝六的命人把夏冬給毒打了一頓,到頭來還是夏冬向你服了軟,這件事想必很快就會在全宗上下傳揚開來,屆時你可曾有想過,這場史無前例的風波又會持續多久?”

  倆人邊走邊聊,一路來到城外屬于昆侖仙宗的集結地前才止住敏感話題,不過,楊洛卻隱約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預判,場間那一道道投向自己的目光似乎與從前有著很大區別,也不知是昨晚的消息傳得太快,還是源自于其他什么原因。

  總之,像這種如芒在背的感覺讓他并不是很好受。

  有道是作的緊死得快,他可不想為了一時的光鮮亮麗而曇花一現。

  細水長流,方可潤物。

  任重而道遠,方能看清一路風光。

  他還很年輕,還不想成為短命鬼。

  是以,他必須要做點什么,絕不能再讓誤會和謠言繼續蔓延與傳播。

  他一步步走向夏冬,本想著要去跟這位長輩當眾道個歉,然后再低三下四的賠上幾句不是,或許這一幕落入旁人眼里,應該也會抵消不少流言蜚語,從而還給自己一個‘清白’吧。

  可誰又成想,往往處心積慮的考慮總是會適得其反,當很多雙眼睛都瞄著他走向夏冬時,那悉悉欻欻的猜測聲與議論聲居然立馬轉變風向,并在瞬息間燃爆全場。

  “快看快看,楊洛又要發威了,看來昨晚的傳聞的確不是空穴來風啊。”

  “難不成他一介宗門弟子,還真敢一而再的毒打本宗長老?”

  “那你看看!人家現在可是咱們本宗掌教最為器重的天之驕子,就是煉丹堂堂主也要掂量掂量自己這把老骨頭有多重的分量,萬一要是觸碰到了掌教的逆鱗,只怕一準兒也撈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嗯!這話倒是一語中的的說到了點子上,現如今憑這個楊洛在修真江湖上闖出來的名堂,要換成我是掌教,也定會當成寶貝嘎達一樣寵著。別的姑且先不說,單是那筑基丹的門路,就足以讓掌教對其刮目相看,以后要真能將這一門路面向本宗所有弟子開放,那又是何等的功勞?指望煉丹堂?切!每年就那么點少得可憐的產量,就是等到七老八十都未必能筑基成功吧。”

  “那要是如此說來,回頭我們可要跟財神幫和山河會的同門處好關系呀,有道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到時也好多淘弄上幾顆筑基丹,此路未必不是一條捷徑啊。”

  “對對對!正所謂狡兔三窟,只要能讓我們筑基有望,和誰成為朋友又有什么關系呢。”

  “得嘞!現下可是到了我們該站隊的時候,究竟是選楊洛,還是選煉丹堂,這會兒也該表明一下立場了。”

  于是乎,不禁圈攏的眾子弟便都開始紛紛一廂情愿的發聲,聲勢如潮,振聾發聵,反響好不熱烈,場面好不壯觀。

  “楊洛威武!實乃我輩之楷模,日后還請多多指教。”

  “夏堂主欺人太甚!我們永遠都站在楊洛這一邊!”

  “楊洛,你就是我這輩子無人能取替的偶像,沖冠一怒為紅顏,斷頭臺前飲酒醉,夜戰八方平匪患,除魔衛道守本心,南水北調為百姓,躊躇滿志甘平凡。”

  “還有一段,還有一段,大家伙不妨齊聲誦念。”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鴻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只嘆江湖……幾人回!”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