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99章 夔牛與尊者(一)
  在聽完昊天就好似在講神話故事般的親身經歷后,楊洛的一顆心已然是無比躁動與澎湃,當再看向樹上那八枚果子時,就仿佛它們確實都還活著,不過卻再也不是從前那一個個魔性深重的自我,而是洗心革面的獲得了新生。

  “大師兄,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菩提果不成?”楊洛開口詢問。

  “嗯,估計應該就是了。”藥康微微頷首,面龐神色晦明晦暗。

  楊洛忙又迫切地追問,“那也就是說,只要有了這東西,日后也就有望煉成九品‘萬壽丹’嘍?”

  藥康斜睨他一眼,不疾不徐地回道:“有希望倒是有希望,但你小子也別高興得太早,如今縱是有了這菩提果,也還尚缺很多稀有靈材藥草需要去收集,就比如……”

  “還魂草!對對對,還有還魂草!方才在途經彼岸花海時,我好像也看到了還魂草。”

  楊洛很沒禮貌地打斷了藥康后面要說的話,但藥康卻并未因此而表露出絲毫不滿,身形一動,便已消失在原地,跟著也只是轉瞬之間,便又重返楊洛身前站定,而在其手上,卻是多出了一株黑白兩葉的藥草。

  楊洛一眼就認出,這絕對就是‘還魂草’無疑。

  當初,正是因為自己將這樣一株黑白兩葉草稀里糊涂的帶出山洞,這才導致天天被噩夢糾纏,后來也是為了盡早與這噩夢之源做個了結,才與大師兄和藥門結緣,現在想一想,還真是百轉千回、挺難忘的一段回憶。

  “菩提果,還魂草,看來當年針對藥門的那一股神秘勢力終于浮出水面,應該就是回歸現世的魔族余孽了。”

  藥康手指輕輕一松,那株還魂草就如同是重獲自由般的孩子,‘咻’的一下又飛回彼岸花海,落地歸根。

  卻見楊洛有些迷信的沖著面前的佛果樹拜了拜,叨叨咕咕的說著,“夔牛前輩,您能與晚輩在此結緣,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晚輩雖不敢夸下海口,日后能幫您重聚三魂七魄,再塑法相金身,但多幫您殺些魔族余孽,替前輩出口氣,還是不難辦到的。還望前輩多為晚輩降下福澤,晚輩愿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天下開太平。”

  “小子,你這番話要是在當年說給那位夔牛妖祖聽,興許他老人家一時高興還真有可能會賞賜你點什么。哎,只可惜呀,你面前的這棵樹終究只是一棵樹,你就是再怎么拜它,它也不會施恩于你的。”昊天在一旁搖頭苦笑,語氣中嘲諷之意甚濃。

  可偏生楊洛卻是迷信的無可救藥,將雙手合十胸前,誦了聲佛號,“阿彌陀佛,只要我心虔誠,夔牛妖祖就一定能感受得到。”

  然而讓他萬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半開玩笑的一句戲言,居然獲得了如夢幻般的浩瀚回應。

  突然之間,天穹之上降下七彩祥瑞之光,伴著兩聲響天徹地的牛吼,眼前這棵樹就像是活過來一般。

  它幻化成一只通體墨綠色的龐大夔牛,聲音厚重的口吐人言,“尊者慈憫,心系天下蒼生,若非當年老牛妄動無名之火,非要與那魔神的一縷分身置氣,也不會給自己招來業火焚身之劫數。承蒙尊者大善,以己身阿羅漢果位與天道做了筆交易,這才幫老牛留下一魂一魄尚在這世間猶存。如今,不知尊者緣何來此啊?”

  “尊者?什么尊者?您是在說我么?”楊洛指點著自己的鼻尖,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那夔牛點了點碩大牛頭,鼻息漸漸粗重,“莫非,尊者在當年與那賊老天的交易并不只是阿羅漢果位,還要度脫六道輪回,只身嘗遍世間八苦么?”

  楊洛眨眨眼,盡管他是真的很想認下這一尊者身份,但在經過慎重考慮后,終還是決定盡早坦白,以免引火燒身、玩火自焚,“夔牛前輩,晚輩楊洛不敢對您有何欺瞞,前輩有沒有可能是……認錯了呢。”

  “認錯啦?這又怎么可能呢!若非尊者親臨,老牛又怎會從那渾渾噩噩的沉睡中醒來?難道尊者當真什么都不記得了么?”

  “不瞞前輩說,方才有一伙魔族余孽被您給……吃了!然后在樹上還結出了八枚果子。當時,晚輩也以為是前輩您顯靈了,于是就沖著那棵樹拜了拜,結果,這不就把您給吵醒了么。”

  “尊者切莫折煞老牛,前輩二字,老牛在您面前可是承受不起啊。對了尊者,您此番度脫六道,下界臨凡,要是老牛能幫到您什么,只管吩咐,現下老牛雖只剩下這一魂一魄,但也很想能為尊者做些什么呀。”

  “好吧好吧,那從今往后,我們之間就以兄弟相稱好啦。牛兄,其實我還真有個小忙需要你幫幫我。”

  “哦?尊者但說無妨,只要是老牛能做到的,就是拼上這一魂一魄徹底灰飛煙滅,也定會幫尊者達成所愿。”

  “哎呀,剛不是都說過了么,我們之間今后就以兄弟相稱,即便我上輩子真是個尊者,這輩子不也是個凡人了么,所以尊者這個稱呼也該變一變啦,一切緣起緣落,順其自然吧。”

  “一切緣起緣落,順其自然?嗯,有道理,有道理啊。”

  “牛兄,如今我的一位師姐和一位師哥被困在了魔族余孽的封印結界中,而且通過他們各自的本命法寶來看,應該就被困在附近,不知道以您的通天本領,可否能感知到他們的具體位置所在?”

  “這又有何難呀?要說這望氣追蹤之術,還是當年尊者傳授給老牛的,這就待老牛開啟天眼通,一看便知。”

  言罷,忽有兩道金燦燦的光芒繚繞在夔牛眼底,他先是低頭看了眼楊洛手上的兩件法寶,隨即立刻鎖定了一個方位,細致入微的看了過去。

  西南方向不到二十里,有一座霧氣昭昭的幽深峽谷出現在這片廣袤且荒涼的幽冥大地上,峽谷盡頭,有個并不起眼的山洞被遺忘在那里。

  洞內,陰風陣陣,白骨遍地,越往深處的地方,越是景象駭人。

  沿著一條由血水匯聚而成的溪流深入洞穴,便可發現一座煞氣繚繞的冰冷寒潭和一片占地遼闊的積尸地。

  在這兩處地界上,分別被一道若隱若現的光幕籠罩著,目光所至,頓時在光幕上泛起一圈圈猶如水中波紋般的漣漪。

  光幕內,各自都有一道身影被成人手臂粗細的玄鐵鎖鏈束縛著,他們的臉色都無比慘白,雙目緊閉,頭顱低垂,乍一看就像是兩具肉身尚未腐爛的尸體,但通過那綿長的呼吸和緩慢的心跳來判定,這二位又確實還都活著。

  突然,那個被鎖在積尸地的男人當先睜開眼瞼,似是察覺到了什么,在其嘴角旁勾勒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隨即,那個被鎖在寒潭水下的女人也是倏地睜眼,那張慘白而又絕美的臉龐上流露出些許激動之色,由于水下無法開口說話,但卻有個聲音在其心間呼之欲出,“近百年啦,都已經過去近百年啦,我終于要出去了嗎?”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