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96章 魔七少主和他的第一夫人(二)
  “哦?看來夫人還是對我挺關心的嘛!難得夫人能走出祖閣一趟,要不就留下過夜可好?”

  魔七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壞笑。

  上官若雪也是很迎合的沖其柔媚一笑,說道:“夫君若想讓妾身留下,那妾身自當留下便是。不過,就是不知夫君又要何時動身,前往那軒轅秘境中去一探究竟呢。”

  “哈哈哈,像此等小事又何須你夫君親自出馬。現如今我們兵多將廣,且底蘊雄厚,即使讓那條妖龍逃出結界也翻不出大天去。剛好可以趁此機會去試探一下,那幾位大鬼王對我們到底有多忠誠,如果忠誠度并不高的話,那也就留在身邊沒什么用嘍。”

  “夫君的意思是……想要以那條妖龍作為誘餌,從而釣出對我們不夠忠心的兩面派,然后再一舉將其統統殲滅?”

  “不錯!不愧是本君冰雪聰明的第一夫人!但夫人你也只說對了一半。”

  “夫君雄才大略,自是妾身所不及,能猜對一半,就已是很知足啦。”

  “哈哈哈,夫人又何須自貶。其實呢,不管那十城鬼王對我們是忠是奸都沒關系,只要那條妖龍膽敢對它們出手,必定會引起‘那位’的震怒,屆時,一怒之下將其給宰了也說不定。即便是退而求其次,拼個兩敗俱傷,那不也正整合了我們的意么。而我們呢,只需要躲得遠遠的看好戲即可,又何需往自己身上攬麻煩呢。”

  “夫君說的那位,可是常年守在忘川河畔哭河的孟婆?難道那么個糟老婆子還真有屠龍的本事不成?”

  “雪兒啊,你可千萬別小覷了那個糟老婆子。當年,我父攏共派回三十六位魔君重返現世,其中有六位剛一被送過來,便在忘川河畔與其遭遇,結果是無一幸免,全都遭了難。自此一役后,這孟婆的赫赫威名可是傳遍了整個幽冥界。”

  “那要是照如此說,以她當年的實力就已不輸于隱退的孟奈何,眼下若由她親自出手,還真有可能會屠了那條妖龍。到時我們再發兵將其一并除之,放眼整個幽冥界,不也就再無后顧之憂啦?”

  “正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立刻向十城鬼王放出消息,讓他們前赴后繼的去送命,如此才能激怒那位孟婆嘛。”

  “嗯,夫君果然是高瞻遠矚,運籌帷幄,讓妾身受教啦。”

  語罷,上官若雪就那么嬌滴滴的往魔七懷里一靠,柔情似水,千嬌百媚,不由令得魔七的身子骨頓時一陣酥麻,小腹邪火亂躥。

  隨即,他這位魔族少主也沒去在意場間還有近百位老伙計看著,直接是俯身將上官若雪攔腰抱起,興致昂揚的闊步返回祖祠。

  祖祠的兩扇石門緩緩自行閉合,魔七那略顯沙啞的聲音從門內悠悠傳出,“勞煩諸位老兄弟替本君辛苦一趟,你們的任務,是牢牢盯死那十城鬼王,若它們中有哪一位膽敢對本君生出異心,無需考慮太多,當場格殺勿論便是。還有,分出一隊兄弟順路去看看那座‘困龍陣’是否已被完全破壞,盡快報與我知。”

  “是!魔七少主,仙福永享,壽與天齊,魔功蓋世,縱橫古今,稱霸寰宇,四海揚名,馳騁八荒,唯我獨尊。”

  近百道身影齊齊整整的單膝跪地領命,那嘹亮的口號徘徊在山崖間,久久揮散不去。

  ~~~~

  再說楊洛等人這一邊,他們在急匆匆逃出霧海結界后,并沒有第一時間遠遁,而是就近找了處隱蔽的地方先潛藏起來,靜觀其變。

  按照他們的設想,這結界只要一破,勢必會驚動并引來不計其數的大量勁敵蜂擁而至,到時也沒什么好說的,只管逮住時機下黑手,然后再撬開對方的嘴,從而獲知瑤光和九黎被囚禁之所在。

  原本,楊洛是沒打算讓趙山河、唐野、珈藍、方子墨、蛇小寶和黑鴉這六位也跟著摻和進來的,畢竟一旦動起手來,吉兇禍福難料,也不好讓不相干的人受到牽連。

  奈何,任憑楊洛磨破了嘴皮子要攆他們走,這六位卻依舊是很講義氣的非要留下來有難同當,還真是不好往深了去說。

  一處荒草茂密的矮坡上,楊洛看向不遠處正在一棵老槐樹下盤膝打坐的藥康,試著開口問道:“大師兄,一直就守在這里也不是個辦法呀,要不我們先分散開,四處去找找看,說不定能有什么發現呢?”

  藥康緩緩睜開眼,起身道:“也好!看來是我們過于謹慎了。這座法陣結界已設在此地近百載,即便是當年那些人還尚未全死光,怕也不敢輕易露面來承受老三的雷霆之怒。估計呀,他們是已做好最壞打算,等著我們殺上門去呢。”

  “那就遂了他們的愿,殺上門去唄。”

  這時,已幻化成人身的昊天還是那副黑袍壯漢的模樣,之前還依靠在那棵老槐樹下正打盹兒呢,此刻一聽說要殺上門去,立馬就來了精神,手一撐地,便從地上躥了起來。

  藥康輕輕在其肩膀上拍了拍,微笑道:“老三吶,稍安勿躁,眼下六師妹和七師弟還尚未脫困,我們還是要多一點耐心才好。”轉而又對楊洛說著,“九師弟啊,你的預感一向挺靈的,運氣也向來不錯,不妨就按照你的意思,分散開四處去找找看,興許真能發現什么也說不定呢。”

  “好,那我們這就分開在附近找找看,一旦有何發現,互相通個風報個信,再統一行動。”

  楊洛點頭,跟著轉身面向趙山河、唐野等人發問,“不知……你們誰愿意跟我一起呀?”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六人分別舉起一條手臂,默默地向其投來渴望的眼神。

  這可就不禁讓他好生為難啦。

  到底挑誰不挑誰呢?

  平心而論,趙山河、蛇小寶和黑鴉肯定是被他列為首選的,可那樣一來,不也就無形當中得罪另外仨人了嘛。

  還真是有點不好選呢。

  “好啦,你也不必在那兒挑三揀四的,我主動放棄。”

  “我也放棄!”

  “哎,那我也放棄吧。”

  是唐野當先做出了表態,隨后珈藍和方子墨也依次做出表態,還都挺自覺的。

  楊洛尷尬地笑了笑,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忽然,藥康在其身后不疾不徐地開口,“好啦,這回也不必分頭去找啦,他們已經自己送上門了。”

  話音方落,果真就有一眾身影在很遠的地方憑空顯現,就仿佛是被時空之門傳送到此。

  攏共有八位,個頂個都已是渡劫中期修為的狠角色。

  當感受到他們各自身上的古怪氣息時,要說反應最強烈的,還要當屬昊天。

  他簡直對這股氣息太熟悉啦。

  當年對其展開圍追堵截、最后生生將其逼進封印結界中的那群亡命徒,身上就是繚繞著同樣的氣息,如今雖已時隔近百年過去,可要想讓他從記憶中抹去這段恥辱的過往,怕也是萬萬做不到的。

  他一臉肅穆的邁步來到藥康身邊,赤金色的眼瞳燦燦生輝,語氣冷冽地沉聲問著,“大師兄,我們又要何時動手?是先將這幾條臭魚爛蝦生擒活捉,還是先都宰了再等下一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