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94章 上官若雪的回憶(二)
  “娘!你又怎么可以如此歹毒!爹在當年可是救過你好幾次呢?死了個師父,就要拿自家夫君去抵命,難道你這么做就不覺得心里有愧么?”

  “你給我住口!人活一世可舍生忘死,卻不可忘恩負義,娘打小就教過你的做人道理,難不成都被你忘得一干二凈了么。”

  啪的一聲,上官若雪的臉頰被母親狠狠扇了一巴掌,頓時令得她的頭腦清醒了幾分,但要說對于某件事上的觀念和看法,這對母女倆仍舊還是有著很大分歧的。

  “好啦!關于你爹的死,娘自會給他個交代,接下來就跟你說一說這‘傳信鈴’的秘密。此法器確與本宗在軒轅秘境中布下的法陣相通連,更為確切地說,是與三座法陣相通連。而在每一座法陣內,皆被封印著一頭無匹強大的恐怖妖魔,據說當年是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才將它們封印在此,一旦被其沖破封印結界,后果可想而知。”

  “總之你只需要知道,這份孽緣是后山祖祠里的那群老家伙們惹下的,有朝一日,若真要是被其中哪一頭大妖魔沖破了結界,殺上山門來尋仇,到時你只管躲得遠遠的,切不可自以為是的強出頭。誰種下的因,就由誰去承擔果報好啦。最后,娘再多啰嗦一句,今后你務要將眼光放得長遠些,遠離后山祖祠,多為自己培養心腹,盡可能將信得過的心腹送到宗門以外的地方去修行成長,唯有如此,興許在未來變天之時,你才能尚有自保的余地。言盡于此,娘也該走啦!孩子,保重……”

  “娘,你又要去哪里?娘!娘……”

  當上官若雪反應過來時,母親已然將一把匕首深深地插進了心窩處,汩汩流淌的血水霎時間染紅了母親的胸膛,但在那絕美的容顏上,卻是綻放著一抹淡淡地微笑,看上去就像是終于解脫了一般。

  “孩子,不要怪娘……心狠!只因你爹在當年做了錯事,所以欠下的債……就必須要還!呵呵,娘也是一樣!做了錯事就得認,欠下你爹的一條命……也得還!況且,以娘當前的身體情況來看,本就已在這世上時日無多,能在臨死前……將這一生的因果做個了斷,娘走得也安心啦。”

  “娘!您還如此年輕,又怎會在這世上時日無多呢?如果爹還活著,他一定不會允許您做出這等傻事的。”

  “傻孩子,娘走后你也不必太難過。娘之前和你說過的話,你務必要往心里去。咳咳咳……你爹雖然當時是死啦,但畢竟是來自于那方神秘勢力,事后……有沒有可能會被人救回來也不好說。娘懷疑呀,你爹他本就不是人,或者也可以說,那方神秘勢力也全都不是人,所以,你務必要遠離后山祖祠,尤其是……不能給他們孕育子嗣,不然……不然就會和娘一樣,注定在這世上活不長久。還有……還有……剛才娘打你那一巴掌,疼嗎?是娘……錯了。”

  “娘!娘……”

  緊緊握住母親的一只手,上官若雪撕心裂肺的放聲吶喊著。

  母親的死,對她觸動很大。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都想拔下母親胸口上的匕首,也給自己來個了結。

  如果早知道母親和自己說的是臨終遺言,那么她一定不會去頂嘴,更不會對母親惡語相傷,將其比喻成一個歹毒的女人。

  如果她的父親當真不是人,并且有著起死回生的能力,那該又有多好,相信父親一定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母親就這么身死魂消吧。

  如果沒有如果,那她又該怎么呢!

  “娘!是女兒錯啦,都怪女兒惹您生氣,您是在嚇唬女兒的對不對?”

  “娘!您跟女兒說過的所有話,女兒都牢牢記下啦,不信你可以親自考考我,看我有沒有撒謊。”

  “娘!您倒是說句話呀!如今爹已經不在啦,您又就這么走啦,難道您就真的放心將女兒一個人撇在這世上撒手不管了嗎?娘!我求求您,女兒求求您,您就醒過來再陪女兒說會兒話行么……”

  眼看著母親一動不動的倒在自己懷里與世辭別,怎么叫都叫不醒,上官若雪的一顆心逐漸徹底陷入絕望。

  她緩緩伸出一只顫抖的手,猛地拔出插在母親胸口上的那把匕首,然后又緩緩地放到自己脖頸前,打算陪母親一起上路。

  可就在這時,她額頭上的火焰印記突然閃亮起來,剎那間紅芒大盛,宛若熊熊烈火在燃燒。緊接著,便有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腦海,“若雪!螻蟻尚且貪生,為人豈不惜命?像你娘一樣做個窩囊女人,最后連活都活不起了,難道你認為這值得么?”

  “你又是誰?你又有什么資格評判我娘?你又憑什么?”

  上官若雪渾身一震,驀地睜開雙眼彷徨四顧,不過很可惜的是,卻并沒有讓她發現什么,整座閣樓里除了自己以外,再就是沉沉睡在自己懷里的母親。

  那個聲音沉默了片刻,隨即又在其腦海中響起,“孩子,我是你爹呀。適才你娘她說的對,爹確實不屬于人族,但她沒對你說出口的是,其實你和爹也都一樣,身體里都是流淌著正統魔族的血脈。你娘之所以當著你的面了解生命,無非是舍不得對你下殺手,希望在你受到刺激后自己動手,而你的高貴,是凌駕于這世間一切生靈之上的,為了那么個蠢女人去死,真的不值啊。”

  “爹?你真的是我爹?”

  “這還能有假么!在你額前的火焰印記和爹的一模一樣,不信你可以在二十年后親來后山祖祠一趟,到那時,爹差不多也就該蘇醒了,我們父女倆也就可以重逢了呀。”

  “二十年后,您真的可以復生?”

  “哈哈哈,我的乖女兒你可不要忘啦,我們可是至高無上的魔族,生命對于我們來說,是無窮無盡的。正如魔神大人當年所說,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喜樂悲愁,皆歸塵土。生與死的權利,可都是把握在我們自己手上。”

  “爹!那您平時會經常來看看我么?如今娘親沒了,您又不在女兒身邊,女兒感覺好孤獨啊。”

  “乖女兒,其實爹一直都陪在你身邊啊。你可還曾記得小時候在林子里遭遇兇獸那次,又是誰幫你脫困的?還有你失足墜崖那次,又是誰幫你化險為夷的?總之你只需要記住,當你遇到困難和危險時,爹自會為你擺平一切。對了還有啊,在你想爹的時候也可以照照鏡子,看一看自己額前的火焰印記,爹就住在那里。”

  這都已經時隔多少年過去啦,雖然那二十載的約定早已過期,父親至今還尚未復生,但上官若雪卻始終堅信,父親一直都在,終有那么一天會重臨現世,風姿飄逸的站在自己面前。

  上官若雪抬頭看了眼懸掛在房梁上的風鈴,跟著又摸了摸額頭上的火焰印記,嘴角揚起一個幸福的弧度,起身走下閣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