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68章 凡禍亂百姓民生者,其罪當誅(一)
  再說另一邊,一艘飛行梭急速劃過天際,轉瞬間便已是去了很遠的地方。

  在這艘飛行梭上,就只有楊洛跟趙山河兩人,其余一行人等都被暫且留在了京都城,來處理洛河塘開門營業的后續事宜。

  倒不是他倆想要這么著急忙慌的離去,畢竟距離今年賞金大會召開的日子還有段時間,實在是遇到了急事,才不得不放下手中一切,盡快趕過去馳援。

  至于這個急需馳援的目標,正是出自于江夏白家的白玲兒。

  前文書說道,白玲兒本是出身于一方赫赫有名的醫藥世家,因家產紛爭,其父母被蒙冤,才導致雙雙英年早逝,故而,她才與弟弟‘白冰’相依為命,過上了流浪漂泊、四海為家的苦日子。

  而這江夏城,便是白玲兒和白冰曾經的家鄉故土。

  自從去年賞金大會過后,這對姐弟倆便與他們的爺爺‘白若海’相認,并隨同當朝三王爺‘趙玄禮’的車隊來到京都,為當朝太子和三皇子治病,就這樣又在京都耽擱了數月,爺孫三人才踏上返家的歸途。

  當年,白若海曾在象城與白玲兒、白冰相遇時,便已打定主意,要在那一年的賞金大會結束后親自返家,為死去的兒子和兒媳討回一個公道。

  可卻不成想,白冰竟在此期間患上一場重病,饒是救治的還算及時,保住了性命無憂,卻仍是留下了癡癡傻傻的后遺癥。

  后來,白老爺子四處尋訪老友,沒日沒夜的冥思苦想,總算是想出了一個為孫子根治這后遺癥的藥方,但自此以后,卻又為了尋覓那一味名曰‘肉靈芝’的藥引而四處奔波。

  直到去年,他們爺孫三人才得以團聚。

  然而就在數天前,楊洛收到了一則關于江夏城當地瘋傳的消息,說是白家當代家主‘白守山’已將上任家主白若海連同白玲兒、白冰爺孫三人一同軟禁,并對外宣稱說,現已基本確認,這三位皆是冒名頂替的江湖騙子,目前已然報官,只待府衙將這三位緝拿歸案,并按當朝法度給予嚴懲。

  當楊洛獲悉了這則消息后,立刻就通過傳音玉簡下達一道指令,務必要在暗中先保住這爺孫三人的安全,其他事且容事后再說。

  于是,他后又留在京都城緊鑼密鼓的忙了幾天,便于今日一早,同趙山河火急火燎的趕赴江夏城。

  江夏,是一座水特產極為豐盛的臨江古城,由于臨江,故而四季氣候也偏于潮濕,不過,卻經常會有文人雅士和各地旅者前來觀光,當地百姓的小日子過得屬實是都挺不錯。

  一艘飛行梭在城外一處無人之地降落,隨后楊洛收了飛行梭,便與趙山河步行前往江域上游,租下一艘漁船,沿水路進城。

  漁船靠岸,銀兩結清,碼頭上早已有人在等候。

  下船后,他們一行也并未前往當地的洛河塘分號去歇腳,便直奔府衙而去。

  正如從那位漁民口中所獲悉的最新消息,現如今白若海、白玲兒、白冰這爺仨皆已被押下大獄,正在飽受著囚犯一般的待遇,另還受到了獄卒的‘特殊關照’,一個個造的是委實狼狽至極。

  有了趙山河這張王牌,當地府衙的官老爺自是不敢違抗皇命,直接便命人將那爺仨從大獄里給放了出來。

  當得見是楊洛與趙山河這兩個熟人將其保釋出獄,原本心性還算堅毅的白玲兒也不禁是將委屈化作淚水,稀里嘩啦的哭了好一通,后又經由他爺仨如實將此中蒙冤細節娓娓道來,這才讓得楊洛跟趙山河盡知一切。

  數月前,白若海領著孫子孫女怒氣沖沖的重返家門,著實是把當代家主‘白守山’給嚇得心驚肉跳。

  本來,白若海也未曾想過要廢除白守山這個家主之位,只因一時在氣頭上,難免也就說了幾句重話,卻不想因此而讓白守山生出一不做二不休的歹意,當晚擺下一桌鴻門宴,將他們爺仨迷翻并軟禁起來。

  但如此一來,自然免不了在府中上下傳出各種不好聽的流言與議論。

  畢竟若從族譜而論,白守山也要稱呼白若海一聲大伯,況且,白若海還是上任家主,如今要就這么被當代家主不按族規矩的私自扣押并軟禁,于情于理都實難服眾。

  換而言之,若想將白若海長期軟禁在府里,恐也絕非長久之計。

  是以,為了盡快擺脫這一窘境,白守山才謀劃出‘瞞天過海’的驚天騙局,不惜以重金買通府衙,坐實了爺孫三人的虛假身份,將其押下大獄,等候當朝法度的嚴懲。

  不過,即便是受到當朝法度的嚴懲,他爺孫三人也總歸是罪不至死。

  故而,為了讓他們永遠都無法重見天日,白守山還以重金買通了獄卒,欲要在大獄里將其滅口,若非被楊洛早有安排,下令讓留守在當地洛河塘的兄弟們活動關系,務必要保住這爺仨的性命,只怕這會兒早已是三具尸首了吧。

  “他娘的!你這個當地父母官又是怎么當的?要不是本皇子趕來的及時,豈不又要釀成一樁冤假錯案!”

  府衙后院,一間書房里,在聽完白若海爺仨的一番訴苦后,趙山河猛地一拍桌案,戳指沖著那位跪在地上的官老爺就是一通破口大罵,把那官老爺嚇得是渾身瑟瑟發抖,亡魂皆冒,一個勁兒的在那兒磕頭認錯。

  “四皇子息怒,四皇子息怒,且容下官作以補充,屆時您再定下官的罪也不遲啊。”

  “有話就說,有屁快放!你若膽敢再有半分欺瞞,本皇子立刻就送你上路。”

  趙山河被氣得渾身發抖,那一雙虎目充滿了肅殺之意,就仿佛在俯瞰著即將問斬的罪臣一般。

  那官老爺也不敢抬頭,就那么卑躬屈膝地窩在地上回話,“稟四皇子,本朝各方官吏素來以善待百姓為職責所在,若下官無此德行,又豈會被朝廷任命為江夏一地的父母官,只是這里邊……實在是有著說不出的難言之隱啊。”

  語聲頓了頓,繼而又將這說不出的難言之隱給說了出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