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65章 趙山河與南宮卿兒的婚約(四)
  “待到今年賞金大會過后,如何?”楊洛思忖了良久,終是給出大概時間。

  雖然此事還尚未征得藥康的同意,但在他想來,反正這七品延壽丹的煉制時限也已將近,那么屆時再多讓大師兄煉制出一顆,相信大師兄應該也不會拒絕。

  況且,要真是這七品延壽丹無法破除大師兄的短命之憂,到時候興許還可以憑此換來另一條生的門路也說不定。

  是以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覺得有必要把眼光放長遠一點,若真能將這位功勛赫赫的南宮老侯爺綁到自己這一陣營,日后無論再做起任何事來,想必都會相對容易許多吧。

  正因為如此,他才很爽快地應下此事,甚至連對他還算了解的趙山河都對此感到好不詫異。

  不過詫異歸詫異,往往楊洛給出的承諾,他還是心里很有譜的,“嗯,那要是從現在算起,前前后后攏共也就四個月左右的時間,估計南宮老侯爺應該也能等得起。你覺得呢,卿兒姑娘。”

  “要不,咱們還是這就去一趟皇城修道院,跟趙爺爺和我爺爺商量一下吧。”

  南宮卿兒面泛為難之色,似是對這么大的事也做不了主。

  卻見趙山河很有派頭的一擺手,說道:“不必啦。此番回京,我們還有很多自己的事兒要去處理,既然恰巧讓我們得知南宮老侯爺遇上難處,自然是能幫則幫,至于我爺爺那兒嘛,也就不必去叨擾啦。”

  “好吧,那你倆就先在這里多等上一會兒,等我爺爺回來后,再當面去跟他談條件吧。”南宮卿兒緩緩點頭。

  趙山河一聽,立馬對其理解誤區進行糾正,“呃……談條件多見外啊,是談誠意,談誠意。”

  好吧,反正也就那么回事唄,南宮卿兒倒是對此沒再多說什么。

  緊接著,楊洛又似有意、似無意地問她,“卿兒姑娘,要說你家這座府邸可真是夠遼闊的啊,想來就是連皇宮內苑也不過如此吧。只是讓我感到有些好奇的是,如今以老侯爺的顯赫身份,不是應該將此府改為侯爺府么,為何還一直保留著從前將軍府的匾額呢。”

  南宮卿兒想了想,似是覺著在這件事上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便如實回道:“一來是因為我爺爺念舊。二來嘛,也是因為嫌麻煩。你們不也都瞧見了么,我家這座府邸的圈地雖很廣袤,但下人卻沒幾個,就是有心想要去改換一下門庭,人手也不夠用啊,所以也就一直拖到了今天,這住著住著也就早都習慣啦。”

  “原來……是因為人手不夠用啊。”

  楊洛貌似漫不經心地說著,實則卻是暗有所指在說給某人聽的。

  果然,趙山河一下就領悟到了其話中深意,忙不迭地開口接茬,“你家人手不夠用,我們這兒有啊,要是卿兒姑娘實在覺著這座府里冷清,我們大可以派過來些人手住在府上,任憑卿兒姑娘隨時差遣。”

  “這樣……恐怕不妥吧。”

  南宮卿兒狐疑地看向趙山河,一時間也無從猜到對方心思,可就是讓她隱隱有種說不出的預判,對方的真正意圖,怕沒那么簡單。

  事實上呢,還真就讓她給猜著啦。

  如今,放著這么一處占地廣袤的侯爺府不用,還犯得著為了洛河塘在京都城的選址而犯愁么?

  喏喏喏,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來得早不如趕得巧,這不就恰巧讓他們給趕上了嘛。

  南宮老侯爺大限將至,而他們又恰巧能拿得出為其續命的延壽丹,這要還不趁機狠狠敲上一筆,那又更待何時!

  趙山河興奮地直搓手掌,坐立不安的在院子里滿地溜達,那一副無比迫切的心情,任誰都不難看得出來。

  先前,他還沒想好要跟對家如何獅子大開口,現下好了,這樣一座氣勢恢宏的侯爺府,反正空著也是空著、閑著也是閑著,這不是讓他們撿了個現成的好地方么。

  與此同時,楊洛也是滿懷欣慰地坐在石桌旁自顧品茶,雖然表現得還算挺穩重,但流露在其臉上的笑模樣,卻充分暴露出他當下的心地是多么不純潔。

  眼見此二人都是如此一反常態,甚至就連南宮卿兒都能隱隱覺出,恐怕這座侯爺府在接下來要有大事發生。

  一個時辰后,南宮博老侯爺終于回府。

  這位老侯爺面容慈善,穿著隨意,看上去雖已是年紀一大把,卻給人一種和顏悅色的親切感,根本就不像是傳聞中那么邪乎與嚇人。

  他剛一回府,便聽說了自己小孫女帶回兩位朋友,于是乎為了驗證心中好奇,便直奔竹林里的小院而來。

  正如他之前所猜測的一般,被自己小孫女帶回來的兩位小友之一,正是當朝四皇子趙山河。

  至于另一位么,應該就是不久前從當朝國師‘趙天一’口中獲悉的楊洛吧。

  當南宮卿兒得見南宮博走進竹林的身影,立刻迎出院外將老人家接到院內,然后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按肩捶背,把老人家伺候的是無比知足,臉上的笑容就從未斷過。

  “好啦好啦,爺爺就是過來看看,跟你們打聲招呼,這就先回去了,你們年輕人之間有些話也不方便讓我聽到不是,哈哈哈……”

  “爺爺,您來的剛好,我們正為了您的事兒在談條件呢。他們愿意拿出延壽丹來幫您渡過難關,但前提是,要將這座侯爺府借給他們用一用,不知爺爺又意下如何?”

  南宮卿兒此話一出,原本還滿面堆笑的南宮博不由是一下變得嚴肅起來,瞬息間在其身上釋放出肅殺氣場,就如同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大魔頭一般,簡直與先前判若兩人,讓人不自覺地感到心里發寒,如墜冰窟。

  旋即,這一壓迫感又在一瞬間消失,南宮博又重新掛起了和藹可親的笑容,不緊不慢地說著,“呵呵,凈拿你爺爺尋開心。你爺爺都已是一把老骨頭啦,多活幾年、少活幾年又有什么關系呢。那姓趙的老東西也真是的,跟晚輩說這些干嘛,那延壽丹可是位列高品級的七品丹藥,就算你們幾個晚輩真有心,又要去哪里才能求得到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