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64章 趙山河與南宮卿兒的婚約(三)
  “你先別急!南宮老侯爺戎馬一生,為本朝立下過無數汗馬功勞,我要真能幫到他,自然是責無旁貸的。”

  這一席話,倒是趙山河發自肺腑的真心話。

  隨即,他又有些不確定地說著,“不過,你不妨先說說看,我爺爺跟你提到的那顆丹藥又叫什么名字,看我能不能拿得出來。”

  南宮卿兒略一思忖,搖頭道:“當時,趙爺爺只跟我說,放眼當今天下,恐怕也就只有你這位本朝四皇子能幫到我爺爺,還讓我自己看著辦。至于那丹藥究竟叫什么名字,也沒和我說呀。”

  趙山河一聽,不由是暗暗憤恨不已,心道:“個老東西!這是存心在給我找事呀。”跟著又看向身旁的楊洛問道:“兄弟,你不是對各種丹藥都很熟悉么,可否能猜到又是怎樣一種丹藥,居然能幫到南宮老侯爺度過生死關?”

  “七品延壽丹。”楊洛直接是嘎嘣溜脆的給出回答。

  聽他這么一說,趙山河也是心下恍然,連連點頭,“對對對!應該就是這延壽丹,不然又何以能幫人度過生死大限呢。”

  楊洛也沒說什么,端起茶杯,自顧自地品了口飄香四溢的竹葉茶,露出一副回味無窮的享受之態。

  趙山河斜睨他一眼,便又轉向南宮卿兒繼續說著,“卿兒姑娘呀,你可能有所不知,我身邊這位朋友呢,其實就是一位家傳淵遠的煉丹師,但你要所求的這顆丹藥,卻已是位列于高品級丹藥范疇,所以吧,不是我們不想幫你,實在是愛莫能助啊。”

  言罷,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一飲而盡,隨后唉聲嘆氣的低下頭去,不敢再與南宮卿兒對視。

  這也算是委婉的拒絕了唄。

  然而,南宮卿兒卻好像是沒聽懂他的話似的,眼淚汪汪地說著,“我不管!反正這個忙你是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趙爺爺還說了,無論你以任何借口來回絕這件事,那都是騙人的屁話,根本不必當真。”

  “我靠!那個老不死的也把事情做得太絕了吧?這是擺明了對我擅自回京的不滿吶。咋辦?總不能遂了那老不死的愿,讓這南宮老侯爺的小孫女就這么一直纏著我吧?”

  想到這兒,趙山河頓時一臉苦逼哈哈的看向楊洛,“聽見沒!這個忙你是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還跟那兒裝沒事兒人呢。”

  聞聽此言,楊洛不慌不忙地晃動了幾下手中茶杯,淡笑道:“既是如此,那就幫唄。”

  說完,便將最后一口熱茶仰脖喝掉。

  “你確定?”趙山河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就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

  那可是七品‘延壽丹’,即使你愿意拿出再多靈石去求購,都沒可能求購得到,除非是以天大的人情來交換,或許尚可從高品級煉丹師手中換到,其絕世罕有程度,那還用說么?

  雖然他對各種丹藥所知不多,但對于一些驚世駭聞的高檔貨,還是略知一二且很感興趣的。

  尤其是這延壽丹,具有延長壽命之奇效,要真能拿得出這玩意去跟人做交易,那豈不要驚動很多不出世的骨灰級老家伙找上門來?

  到時候,饒是他爺爺都得要腆著個臉來向他求上一顆吧?

  要是如此看來,他爺爺之所以要充當幕后推手,在私底下教唆南宮卿兒來糾纏自己,恐怕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此機會探一探自己的底才是真。

  都說人老精馬老滑,這老東西可真是夠賊的啊。

  與此同時,南宮卿兒的情緒也同樣是無比激情澎湃,眼珠瞪得滴溜圓,一眨不眨地盯著楊洛。

  從小就被南宮老侯爺寵在身邊的她,盡管對這七品延壽丹的真正價值也沒什么概念,但一想到這樣一顆丹藥竟能有望將自己爺爺從鬼門關前給拉回來,想必也肯定是萬金難求的好東西吧。

  卻見楊洛將手中空杯輕輕擱在石桌上,往前一推,言道:“我當然確定。如此性命攸關的大事,又豈容不負責任的亂許諾,只是……凡事總要有個代價,就是不知道對方愿意拿出怎樣的誠意,這可就要有勞四皇子給把把關啦。”

  “得嘞!七品延壽丹就交給你來搞定,剩下的事只管全都交給我,一準能讓你滿意。”

  趙山河趕忙拎起桌上的茶壺,給楊洛的空杯續上茶水,那一副心猿意馬的樣子,甭提有多歡喜、多樂呵。

  要真能把此事促成,那可真是讓他在全族上下都露一回臉,光是想一想那受人仰望與崇拜的場景,都覺得挺過癮。

  旋即,他又好像是從春秋大夢中突然驚醒,怔怔地看向楊洛,顫聲道:“你……你當真確定能拿出這東西?能再多弄出幾顆不?條件任你開!喏喏喏,當初你可是答應過我,有朝一日將這東西分給皇族一脈當糖豆子吃的,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

  “山河呀,做人總不能貪得無厭是吧?當初你還答應過我,將趙氏山河分我一半呢,可我不是沒那份雄心壯志么?再說了,你可知道煉制這延壽丹的幾味主藥材有多稀缺,我就是想給你多弄出幾顆,暫時也湊不出那么多藥材呀,所以說……”

  “所以說,我不急,我能等,只要你還記著這事兒就行。”

  趙山河當下的思維倒是轉得挺快,干脆不給楊洛把話說完的機會,直接就來了個蓋棺定論收尾,不禁把楊洛造一愣。

  但轉念又一想,誰讓自己當初曾向人家夸下過海口嘞,以后要真能成批量的鼓搗出這玩意,優先考慮讓皇族一脈嘗嘗鮮,倒也不無不可嘛。

  是以,他也就保持沉默的沒再對此去接茬。

  跟著,趙山河又問他,“那你又打算什么時候交出這第一顆延壽丹呢?”

  見楊洛一副仔細斟酌的思考狀,繼而又補上一句,“本來這事兒也急不得,但眼下南宮老侯爺大限將至,總要給人家一個確切的時間不是,回頭我也好去跟人家談條件嘛,不不不,是看看對方究竟能給出怎樣的誠意嘛。”

  話畢,他還偷瞄了一眼南宮卿兒,似是自覺說漏了什么,但卻并未發現南宮卿兒對他的不良動機起疑,這才稍感安心的又將目光落回到楊洛身上,靜待其給出答復。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